油炸杏鲍菇

写作就像割腕。

每一刀溅出一颗血红细胞,落在纸上就成了文字。

【瑜昉】骑龙4

[环境监测局]


“局长!你快看这个视频,已经上微博热搜了。”一名员工急急忙忙地从门外进来,拿着一个手机。

#震鲸!南海近海附近竟然出现……#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局长皱起了眉头,点开了那个视频。

里面是前几天突然失去踪影,还“被灭绝”的那头鲸!

但是视频上看起来完全没有要灭绝的迹象,在海里翻来翻去,还喷水来着,更神奇的是四个角落里还有海豚跟着一块游,整得跟一个花样游泳队似的。

“不是,这鲸,不是在北海么?这是南海啊?”

“是啊,确实在南海捕捉到了鲸的活动痕迹。”

俩人都郁闷了,这鲸偏偏挑的这个时候出现,是为了打他们的脸么……

“去查一下这鲸是怎么过来的。”

“...

4 37



我都梦到结局了,就是中间这段乱七八糟的…

11 18

纸扎电梯。



-
文/杏鲍菇

一个鬼故事。

我在奶奶家吃完饭,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到沙发上摆着各种花色的纸。

我走过去拿起来看,是纸裁成的小衣服,和我们平时穿的没什么差别,还有配在一起的裤子和鞋。

奶奶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从小我就喜欢在她旁边看她做各种各样的玩意儿,那时候用的浆糊还是拿黏黏的米煮的。

挖一小坨,把纸片们粘在一起,展开来就是一件漂亮的衣服。

我说奶奶你又在做这些东西了啊。

突然想起来,已经是七月半了。

七月半也就是我们说的中元节,鬼门开,祀亡魂。

忌夜晚出门。

台风来了,树枝乱晃,像一团又一团的鬼影。

我打开楼道门,等着电梯下来,数字显示是我家下面的那一层,3。

电梯门打开,走进去。

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味。

不是抽烟以后的...

3 24

人生压缩包。



-

你知道不知道人死了以后会去哪里?

黄景瑜打开电脑,看到屏幕上又出现了一堆压缩包。

里面都是将死之人的所经历的人生。

大多是视频,也有文字之类的概述。

通过检查里面的内容,来判断这个人死了以后去哪个地方工作。

对,黄景瑜,他是这个专门检查别人人生的工作人员,人们称他们为天使。

天使听起来有意思,实际上干得活又重又多。

比如,你怎么判断这个人该去哪儿呢,这可不能乱弄,得写个书面报告,然后把材料打包成一个一个文件夹往上送。

等上面的人盖章签字以后呢,贴上标签归了类,才算结束。

这是黄景瑜干这活儿的第六年了,工龄六年的天使们就可以结婚了,但是对象只能是同一个工种的。

最近被判死刑的那位罪犯,上来以后大概是会被派到哪个地...

【瑜昉】罐装爱情

文/杏鲍菇


*

罐头人的梗来自世界奇妙物语里的一个故事 美人罐


-
如果爱情是一次性的。

[元芳,你有点好看]

七夕节,各处都在打折。

甚至菜市场都买一送一了。

黄景瑜走进家附近的便利店里买盒饭,时间有点晚了,今天又加班。

没得挑,就一种味道的炒饭了。

黄景瑜顺带捎上了一罐咖啡,去结账。

店员一边滴着塑料包装袋上的条形码,一边跟他说:“先生,要不要您再去买点东西,凑到52元可以拿一个赠品哦!”

“什么赠品?”黄景瑜从口袋里掏着手机。

“这个。”店员弯下腰从柜台下面掏出一个圆柱形的罐头,“爱情罐头!”

“……”黄景瑜看着那个罐头,“不用了。”

店员撇撇嘴:“好吧…”

把盒饭加热以后放进塑料袋里,店员...

宇宙三明治。

/ / /杏鲍菇


刮下深红的铁锈

涂在面包上当做果酱


临近旁晚时深黄的天空

拍扁了就是一片奶酪


远处橙色的太阳

是不是一颗流动的蛋黄


转动的星系绕成一个圈

是有着蜂窝状空洞的面包


你别不信啊

我的肚子里装着一整个宇宙


流星雨是我吃多了以后......

呕——


这么多人对着它许愿

可我只想让你的愿望成真


5 37

【瑜昉】骑龙3



黄景瑜是被太阳光给活活照醒的。


陆地上的光线只经过一层薄薄的大气过滤,不像沉进海底的阳光那样被海水削去了原有的温度。


关于怎么倒腾空调遥控器这事儿,昨晚上黄景瑜先自己研究了一下,反正都是遥控器家族的,自己跟电视遥控器的关系还不错,就那么几个按键,总能让空调开口吧。


按了个最大的按钮空调就开了,黄景瑜哼一声,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掌握。

这个按下去风力就会变大,那个按下去扇叶子就会上下动。

黄景瑜躺在床上都摁了一遍,但空调也只会对着他吹风,没什么别的了。

折腾完这个黄景瑜还偷偷溜出去把在客厅角落里充着电的扫地机器人搬进自己屋里,看着它在地上转过来转过去,这效率比自家的螃蟹可高多了,因为螃蟹...


我要搞校园文了

校园AU必须在这个夏天拥有姓名!

另外,我是那种存不住稿的人,写完一章就忍不住发上来跟大家分享,没发就是没写,望周知!

10 24

【瑜昉】骑龙2



黄景瑜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这里摸摸那里摸摸,觉得每一样家具的手感都比王彦霖那破地儿来得高级。

他坐到沙发上的时候还弹了弹,摸到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拿起茶几上水果盆里的葡萄塞进嘴里,把频道调来调去,突然觉得这样不行。

你看啊,虽然这电视机大了薄了,漂亮姐姐的脸也更清楚了,可内容是一样的啊。

在这里看电视和在王彦霖那儿看电视也没有什么太大分别嘛!

他都来到地上了,一定要做点什么别的事啊。

黄景瑜又重新站起来,对了,赚钱。

他经常听王彦霖说起过人民币,这玩意儿能玩买到很多东西,就比如那二手的旧电视机吧,也是王彦霖拿人民币买的。

“瞧瞧,这画面!”王彦霖指着满是马赛克的屏幕说,“这可是现在最高级的电视机了。”

“不是吧...

【顺懂】盲爱(十九)

盲爱


================================

李懂摘下墨镜,掏出纸巾擦了擦,跟电影里慢动作回放似的慢悠悠地再戴回去。

顾顺在这一连串沉默的动作中先心虚起来:“那什么,今天…..月亮挺圆的哈。”

“我知道你想听什么。”李懂背着手往前走,这时候倒挺像个靠谱的算命先生的,“但是我不说。”

顾顺感觉就像钓起来的鱼刚露出水面就又被挣脱掉了,心里有点空,手一伸搂住李懂的肩膀正要跟他好好说道说道自己的好基友,就听见身后有人喊李懂。

“李先生!”

李懂在顾顺怀里动了动想要扭头去看,顾顺手一动又把他的身子给拧回去:“姓李的多了,又不是叫你。”

“我听得出他声音,店里...

 
1 / 37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