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溃疡。





-





原来以为那不是溃疡。


或许是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咬到下嘴唇里的肉发了炎,或许是吃的即食便当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太烫了。


等到对着摄像头,半杯酒下了肚,液体浸入皮肉刺激神经,传递到脑子里的信息写满了痛。一口气提上来只骂得出“我操”,然后又笑着躲过别人“怎么不干了?”的追问。


诗句念出口,酒精从口腔里慢慢蒸发,像古代士兵从远处投掷过来的箭矢扎在靶心,又像鸟类的喙在凸起发烫的肉上轻轻摩擦。


带着不合头围的帽子,从背后看,头起码有之前的两倍大。


一半的时候昏沉,一半的时候舌头舔过那一片如火山喷发口红肿的黏膜又清醒一点,尹昉低下头看见手机屏幕里的男朋友问他在干嘛。


打上在喝酒,想了想又把后面的半句“我好像有点喝醉了”给删去,显示出自己没有被酒精击倒的劲头来,也抹去了那一点点藏在文字里的想跟他撒娇的情绪。


然后这一层和纸巾一样薄的伪装被发在微博上的小视频给完全打破。


比微博底下的评论速度还要快,尹昉刚从别人的手机上看完那段视频之后手机收到一条:“你喝醉了?”


尹昉忍住没有回,对方不知道在忙些啥,也没回。


尹昉过了会儿还是忍不住在手机上打字:都闹着玩呢,你在干嘛?


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按了发送,在桌子上的朋友们闹着等人来续摊的时候说自己先回去了,在一众怂了啊的起哄声中,尹昉干脆把下嘴唇翻过来给他们看,话也说不清楚:“我他妈长溃疡了才发现。”



众人啧啧两声,夸了夸牙口真好,也就放人回去休息了。


橙黄色的灯光割裂开树影,边缘清晰得像大师手下的剪纸作品。路边有街头歌手弹着吉他唱歌,前面放着一个小木盒,里面有路人放进去的纸钞和硬币。


什么年代了,也该在旁边贴个二维码什么的吧。


尹昉走了一段路以后,干脆把帽子垫在屁股底下,在马路牙子上坐下来听。手机屏幕里养着的男朋友这会儿又活了过来,发来的是一段十几秒的语音,还夹着点喘息声。


“我刚拍戏去了,看见微博上的视频了啊,还在喝吗现在?还是喝完了要回家了?有人接的吧?听到后回我一下。”


尹昉切成语音按键,把街头歌手唱的歌录下来,后半段自己还跟着哼了几声,走过去在把兜里仅有的几个硬币放进木箱子里。


然后等来的回复让尹昉感觉嘴里的溃疡又放大了一圈。


“你在路边发酒疯?”


“你才发酒疯,我只是觉得人唱得不错跟你一起分享一下罢了,我还投币了呢。”尹昉把脚盘起来仰着头对着手机底部的收音口说话。


过了一会手机上出现了放大后的头像和发起语音通话的邀请。尹昉总是想起剧组里的工作人员玩着手机里的游戏,里边的纸片人打来电话的时候给她们激动得不行。


假人有什么可养的,养真人才有意思。


尹昉按下接听,把手机贴在脸侧:“喂?”


“打过来和你一起听歌。”黄景瑜说。


呸。


尹昉看了看街上穿过来又穿过去的机动车和非机动车,这些噪音就能把歌声给削掉一半的音量。


尹昉也不说话,碾着鞋底凹槽里掉出来的小石子。


“车还没来么?”黄景瑜问。


“路上了,等着呢。”尹昉犹豫了一阵,要不要把自己长溃疡的事儿跟他说啊,“你休息呢?”


“嗯,一会儿还得继续。”


“唱得好听吗?”尹昉突然问。


“嗯?”


“不是听歌吗?感觉怎么样。”


声音愣了愣,笑声喷在听筒上直接传到耳朵里:“你明明知道我那是随便说的。”


“其实我等车也是乱说的,现在躺在马路边上等着谁把我捡回去呢。”


“……”


“我长溃疡了。”尹昉垂下头,“在下嘴唇里面,今天才知道。”


“买点药擦擦,上火了吧。”黄景瑜突然想到视频里的那一段,“那你还喝酒?”


“喝完才知道。”尹昉说。


马路对面的车超他闪了闪灯,尹昉站起来挥挥手,掸了掸自己的衣服。


“车来了。”


“好,你记得擦药,我……”


“诶。”尹昉站在路灯边,影子缩成可怜巴巴的一团,“你说,在我的溃疡变成五毛硬币那么大的时候能见着你吗?”


“你能不能想着点好啊。”黄景瑜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奈。


“真想让你看看它长什么样。”尹昉说,“其实最想让你给我擦药。”


“然后擦完药再亲一下是吧?”黄景瑜把手机夹在脸侧对着招呼他过来的经纪人点了点头。


“是这个理儿。”尹昉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想你。”黄景瑜撅着嘴对着空气亲了下。


“我可不会亲你啊。”尹昉笑了笑。


“嘁…行了,喊我呢,等会擦了药再跟我聊,我得闻闻你嘴里有没有药味。”


“隔个手机能闻到个啥。”


“能闻到的。”



尹昉上了车以后闭着眼睛。


溃疡盘踞在内侧的黏膜上时不时地磨到牙齿,像是以前课堂做的化学实验,硫酸滴在纸上烫出一个黑色不规则的窟窿。


想念很像发了炎以后的溃疡。


它是一座处于休眠状态的火山,在某个念头揪起来的时候,迅速扩张喷发。


爱人的话语是西瓜霜喷雾,绵密地镇压着咕噜咕噜冒着泡的液体。


尹昉满嘴的西瓜霜味,躺在床上想。


一会视频的时候一定要掀开自己的下嘴唇给黄景瑜看看自己溃疡。


那样他还会不会想要吻他啊。


大概是会的吧。




-



评论(15)
热度(254)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