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瑜昉】圆








尹昉最近发现他喜欢的人也喜欢在晚上的操场上跑圈。


自己是为了保持体型,用跑步来抵消一次叫了夜宵的侥幸心理。


是真正的慢跑,听完几首歌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又一次跑过去一个熟悉的身影。


夜晚的奔跑记人很难,都是用各种的色块。


长方形的白色和黑色的正方形,脚上套着两个灰色的椭圆形,咻地带走身边的一团空气。


他快跑完一圈的时候那人已经跑完了一圈半,再次从他的身边经过。


像是数学题中的追及问题,甲和乙的第一次碰见。


给暗恋的那个人起个代号,在心里存起来作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母本。


“打篮球的。”


那个人的大名在学校篮球队的海报上排在第一位。


一个月之前认识的,地点在学校的北操场,,尹昉正在那里拍学校舞蹈团的宣传视频,刚收工,女生们打算去吃甜品,尹昉说他得回去修图剪片,和她们挥手告别。


不知道抽的什么风,看见身边的单杠,就把腿搁在上边压筋,顺便低头遮住阳光检查镜头里的画面。


一个橘色的篮球从远处越过人群,触地反弹,击中他的胯下。


相机脱手,脖子被一拽。


尹昉看到远处跑过来说着不好意思的那个人,两只手不知道先该捂住裆部还是揉脖子。还应该再多个手托住那个在胸前晃荡着的相机。


默默地把腿放下来,尹昉挺想骂人的。


但是看见那个人的脸之后,只能憋出一个不尴不尬的笑容:“没事儿。”


“你的…没事吧?”那人含蓄的地问,视线下行。


“…嗯。”


不好意思说有事,有事也不好意思检查。


“我跟队员闹着玩,球不小心脱手了。”那人指了指远方的那群人,都穿着白色的背心。


“我是篮球队的黄景瑜,那个,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来找我。”


尹昉扯了扯嘴角的肌肉:“好的。”


等人跑回去之后,尹昉背过身去,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跟在“卧槽好疼。”之后的想法是“卧槽好帅。”


是什么时候从“黄景瑜”在心里慢慢变成“喜欢的人”的呢。


舞蹈团为了十周年的纪念日,特地向学校申请了北操场附近的那个礼堂作为表演的场地。


尹昉被分到独舞。


有一束追光灯从二楼观众席一直照着他直到舞蹈结束。


黄景瑜原来是在北操场上的篮球场打球的,训练结束回去的时候被旁边礼堂的音乐声给吸引,后面进场的已经不需要门票,直接上二楼选了前排的坐。


操作着追光灯的是黄景瑜认识的同学院的兄弟,借着闹肚子的理由皱着五官说了三遍不要吃学校外面的那家XX麻辣烫。


“你替我一下吧,就很简单,追着跳舞的人照就行。”


“啊?你干嘛去。”


“屎憋屁门了。”


“喂…”


黄景瑜无奈地看了看舞台,最后决定还是接手。


站在舞台上的尹昉脚下脚下出现一个圆形的光斑。


光线有温度,尹昉眯着眼吸了一口气希望自己不要出错。


下场的时候,理应关掉追光灯的,但是不知道为何,追光灯却一直照着他直到他下了场才关掉。


再一次出场和同学们一起牵手向观众们鞠躬,他看见追光灯旁边站着的人是黄景瑜。


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裆部,紧身的舞衣把那边的形状勒得有些分明。


尹昉去看自己学院和别的学院的篮球赛,别的学院就是黄景瑜的那个学院。


以为自己藏在许多个脑袋后面应该不会被一眼发现。


没想到在离场的时候,走得慢了跟在人群身后,黄景瑜从后面叫住他:“诶,你也来看比赛了啊。”


尹昉一回头:“啊,嗯,没事干,随便看看。”


尹昉心里却在想,黄景瑜叫住他之后脑子在想什么,会不会时是“我操,那个不是我被我打中裆部的那个人吗?”


黄景瑜抹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我请你喝饮料?”


自动贩卖机里的汽水滚出来带着冷气,黄景瑜拉掉拉环往嘴里灌。


尹昉看着他,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爱吃甜品的小女生。


黄景瑜微红的耳朵尖是草莓味的。


黄景瑜发现那个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在操场夜跑很久了。


常常跑完一圈之后,迎面看见他跑过来。


“诶?你也在跑步啊。”装作惊讶的样子。


黄景瑜笑了笑:“是啊,好巧。”


从自己的背后消失,然后反方向跑过来的技巧屡试不爽。


中秋节,社团聚会。


两个社团刚好撞在一个饭店里,混在一起也不分你是哪个社的人了。


吃完饭从饭店里出去散步回宿舍。


路灯也是圆的,像是复制粘贴了很多个天上的月亮。


一个光斑和一个光斑接在一起,黄景瑜问:“你等会儿还去操场跑步吗?”


“跑吧,吃多了。”


“我等你?”


“我…跑得慢,没事儿,你先跑着。”尹昉说。


每个字的嘴形都是一个圆圈。


撒点糖粉就能吃了。


月亮是圆的,照在椭圆的操场上。


尹昉再一次从反方向跑步打算迎面遇见快跑了一圈的黄景瑜。


正跑着呢,被人从背后拍了拍肩。


扯下耳机转过头,看见黄景瑜的脸。


“啊?”尹昉一愣,“你不是在前面跑吗…”


“你为什么每次跑一半就往反方向跑?”黄景瑜明知故问。


“我…练习下半身肌肉呢,听说折返跑有效。”


“那你这也太长距离了吧,800米折返跑?”


尹昉知道黄景瑜也喜欢自己是在之后的一次学院手写英文字体比赛后。


参赛者在最后还写下自己的英文名,被张贴在走廊的墙壁上。


尹昉在下课时撞见黄景瑜在看墙上的参赛作品。


“这是你写的吗?”


“嗯,不过这样看还挺羞耻的。”


“不啊,我觉得挺好的,跟我们打球赛一样,开心就好。”黄景瑜说完以后突然没理由地说了句英文:“Can I have fun?”


“啊?”尹昉愣了,“你现在…不fun吗?”


黄景瑜突然笑了:“不是。”


指指右下角的英文名:“这不是你么?”


尹昉明白过来之后才觉得自己彻底傻逼了。


黄景瑜让尹昉去看他的比赛。


大家都换了新球衣,背后除了名字和数字还多了句英文的口号。


“Have fun”


篮球在黄景瑜的手指上飞快旋转之后停下来被夹在他的胳肢窝下面。


操场中间的草长得很快。


夕阳蹦跳着就要落下去。


黄景瑜问这一次不再反着跑的尹昉:“我可以吻你吗?”






评论(21)
热度(305)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