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瑜昉】供神

-

文/杏鲍菇



-


/1

庙会又要到了。

这里的人都更加热衷于将整一年的希望寄托在看不见的神佛上而不是天气预报。

祈祷风调雨顺,台风绕道走,鱼虾蹦上岸。

 

女生们除了讨论星座之外还格外喜欢收集奇奇怪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消息,指着手机屏幕上的漫画形象一脸兴奋:“诶你看,我最近才发现的,这些个神仙里面居然还有位兔儿神。”

“好可爱~还有兔耳朵呢。”

“既然是神仙,那他是管什么的?”旁边的一个男生插嘴。

女生笑起来:“这个嘛,他是.......”

老师从门口走进来:“等会上课前先把单词默写了,都准备一下。”

女生赶紧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皱眉搜索着脑子里的词库是否完整。

“你还没说是管什么的呢!”男生小声催促。

女生胡乱搪塞:“就管学业的嘛。”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男生撞撞黄景瑜的手肘,“你知道吗?”

“不知道。”

黄景瑜摇摇头,继续看自己手上的单词本。

 

2/

尹昉拍了拍自己身上捞金鱼时被打湿的衬衫,把那两条好不容易捞起来的金鱼扎进塑料袋,绷上皮筋递给那个小孩。

摸了摸他的脑袋,去旁边的店买了麦芽糖,拿着两根棍子搅了搅塞进嘴里,又黏又甜,舌头不知道往哪边放。

看了看胸口半透明的布料,回头又顺了一件日式罩衫,袖子又宽又长,老板说是从日本进口的,尹昉知道那是从市区里的批发市场里买来的,几十元一件,各式花样。

旁边的一个兔子面具吸引了他,立着两个耳朵,红色的卷边花纹勾勒出五官。

尹昉说:“老板,这个面具算送我了啊。”

“哎哎!”

尹昉的手肘撑在柜台,把面具往自己的脸上一罩朝着老板晃了晃:“您这进口货走的还是陆路啊。”

老板无语地挥挥手让他拿走。

“保佑您感情顺利哈。”

尹昉把罩衫一拢,看着大道上拥挤的人群,想了想转个身抄小路。

这小路其实就是被人踩出来的土路,灌木丛的一个缺口就是小路的入口。

尹昉的牙齿还在和黏上去的糖打架,输得有点惨,只能祈祷口腔的温度把它融化,昏黄的灯光被树叶分成一层一层,每一层都比上一层更淡。

居然有人抄这条小路上山。

尹昉盯着那人的头顶,直到他抬起头才发现这个人他之前见过。

那个人也是一愣,看着那个古怪的兔子面具和更加古怪的罩衫,被庙会的气氛蛊惑,女生们的讨论声突然挤开英语单词和数学公式排在了思考队列的第一位。

“兔儿神......?”

 

啊?尹昉一愣。

 

3/

之前来过一场台风,刚刚从旁边蹭过去。

学校在一座岛上,需要乘船过去,安全起见那会儿学校停了课让大家在自己家里学习。

尹昉在狂风中歪歪扭扭地骑着自行车,突然看见码头边上站着一个人,盯着海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把自行车扔在地上,他拽着那人的手臂:“要死啊你?”

那人看着远处的学校:“我作业忘拿了。”

“......”

在动词“寻死”之前加个主语“神经病”。

自行车的轮胎被风吹得直打转,尹昉拎起车把:“赶紧回家!”

还没跨上座椅,雨就浇下来了。

俩人狼狈地躲在关了门的店铺屋檐下,尹昉更狼狈一点,还得推着他的自行车。

手缩进袖子里擦了擦座椅,他知道这是无用功,只是做点动作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闲。

“你还是个三好学生啊,国旗下讲话有你一份吧?”尹昉看了看他淋湿的头发,纳闷自己以前好像没见过这人。

那人突然看着他:“我知道你,上周一你在国旗下发过言的。”

“啊......”尹昉掸了掸衣服,“其实我都不记得我讲什么了,演讲稿我网上抄的。”

那人笑了笑,看着被风吹得变了向的雨。

“其实我不是为了作业。”他说,“我是为了作业本里夹的游戏盘。”

“哦.....哦!”尹昉感觉自己被骗到了似的提高声音,“你这人挺有意思。”

“你叫什么名?”

“黄景瑜。”

 

4/

两人沉默了几秒。

尹昉挪着脚,把自己的人字拖往草丛里藏了藏。

把声音放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声音放沉,总觉得这样听起来更有说服力罢了。

“汝.....汝......”搜索着脑子里的文言文用词,汝了半天没有汝出来,差点联想到别的不太好的词语。

清了清嗓子,顺应着时代:“你有何事啊?”

黄景瑜觉得自己刚刚不经脑子脱口而出的名词特别好笑,没想到对面居然接了话。

月光像是个被吊在天花板上的电灯泡,摇摇晃晃地照进树林,照进面具上的窟窿,尹昉眯了眯眼睛。

“听说兔儿神能够保佑人学业进步.....”黄景瑜抬起头看着他。

尹昉很想笑,还是忍住了。

原来他除了能被我骗还能被别人骗啊,那兔儿神明明是........

他也是剥毛豆的时候听老婆婆说起奇奇怪怪的民间传说的,兔儿神是司掌同性之间情感的神明。

他是被谁诓了?

尹昉想着,忘记回话。

踩碎了一根枯枝。

“好办。”尹昉装模作样,“但是我也不能白白实现你的愿望啊。”

 

尹昉看着下山去的黄景瑜,他竟然同意了自己的提议而且还接受了让他走大路小路危险这种烂借口。

麦芽糖终于化了个干净,只留下甜味。

尹昉蹲下来挠了挠脚背上被咬起的蚊子包。

其实只是想骗骗他而已,骗不骗得到看造化,都已经想好了自己被拆穿,摘下面罩以后要说的话。

“游戏盘拿到了吗?”

 

5/

周日,尹昉抄着小路,看到那个大石块,弯下腰,从洞里掏出一个铁盒。

还真的来了。

尹昉勾了勾嘴角,把绿皮铁盒打开来,里面塞着一张纸条。

“期末考试年级第一”

下面还散落着许多橘黄色包装的糖块,尹昉捏起来一看,还是胡萝卜味的。

难道之前自己吃糖的味道被他闻见了?不可能啊,这么远呢。

尹昉一边自我怀疑,一边把糖塞进自己的口袋,翻到纸条的后面,掏出红笔,搁在膝盖上写了一个潇洒的“阅”。

颇有点老师批卷子的味道,寻思着以后要不要刻个章装得更真一些。

尹昉摸到图书馆看见黄景瑜在那里低头做题,窗外就是海,被四方的窗框起来像一幅会动的画。

装作偶遇的样子把自己随手拿的书按在桌子上:“我能坐这儿吗?”

黄景瑜抬头看他:“可以。”

在装作不经意地看见他的笔尖停在某个题号前。

仗着自己比他高一个年级,尹昉问:“这题难吗?”

“你会吗?”黄景瑜反问。

尹昉啧了一声,把他的本子转个方向,让他递支笔给自己在草稿纸上写下解题过程。

黄景瑜低头看着,尹昉得意地塞一颗糖进自己嘴里:“是不是和正确答案一样?”

黄景瑜抬头:“你在吃什么?”

“糖啊。”

“什么味的?”

尹昉愣了:“没看,亲戚送的,我随手拿的。”

“哦。”

尹昉装着要去还书,匆忙跑出去,哈一口气在手掌,原来胡萝卜味儿这么浓。

 

6/

尹昉很快把不掩饰自己的偶遇战术了,摊开来说,只是一个教导学弟的热心学长罢了。

等到下一次的国旗下讲话已经是考试成绩公布以后的第一个星期一,校长让每个年级综合排名第一同学上去发表自己的学习经验。

尹昉换了个模板抄,祈祷不要有人跟他抄得一样。

黄景瑜上去的时候,尹昉跟着一惊,心情有些复杂。

尹昉站在黄景瑜的背后,躲在他的影子里刚好不被太阳晒到,展开手中的纸条,听见黄景瑜在话筒前念出第一句话,跟着回音在脑子里转来转去。

靠。

原来奇妙的偶遇不仅在现实里发生。

他们俩不知道什么时候搜索了同一个关键词,点开了同一个网页,觉得同一个模板很不错。

黄景瑜一个个字念下来,尹昉把纸攥紧塞进了口袋里。

从台上下来的时候,黄景瑜说:“你的演讲很精彩啊。”

尹昉快步从他身前走过去给了一个背影。

影子摇晃,蹦跳着像一只兔子。

 

黄景瑜的愿望没有那么多,尹昉在盒子里收到那张演讲稿,反面写着“谢谢”,心情更加复杂。

这回的礼物不是糖。

是一张游戏盘。

 

男生的关系一旦建立在打游戏这一件事上就会迅速升温。

听说黄景瑜游戏打得很好,所以很多人都想抱他的大腿过关,尤其是那种双人合作的游戏。

尹昉把食指塞进光盘的洞里,拿起来对着太阳照了照,除了把自己的眼睛闪瞎之外,倒是也没有琢磨出黄景瑜这是什么意思。

是被发现了吗?还是只是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放进来而已啊?

尹昉想了想还是把游戏盘放进了盒子里。

 

7/

妈妈说有人找。

尹昉走出去,看见黄景瑜抱着一本教材:“有个题不会做。”

“进来吧。”

尹昉坐回到桌子上,把电脑屏幕关上:“什么题啊?”

黄景瑜沉默不语,把书翻开。

里面夹着一张游戏盘。

“玩吗?”

......

 

尹昉玩游戏的水平远远不及做题的水平高,躺尸看着黄景瑜一个人唰唰地过关。

“没想到你玩游戏的水平.......”

尹昉瞪了一眼,示意他谨言慎行。

“今天就先这样吧。”黄景瑜说。

“你游戏盘不拿走啊?”

这游戏必须得盘插在游戏主机里才能玩。

“留你这儿吧。”黄景瑜抱着教材开了门,“多练练。”

尹昉看着游戏盘从里面被吐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啊?

只和我玩的意思吗。

 

尹昉在学校的天台找到戴着耳机听歌的黄景瑜,从背后把耳机扯下来。

黄景瑜摸着耳垂皱了皱眉,尹昉这才发现黄景瑜的耳垂有点发红。

“怎么了啊?”

“......长痘了。”

“耳垂也会长痘?”尹昉惊讶,“我看看。”

黄景瑜捂着耳朵不让他看,尹昉索性一扯他的胳膊把脑袋按在自己腿上,整一个掏耳屎的姿势。

捏着耳垂摸了摸,像是柔软蚌肉里藏着的一颗珍珠。

“好玩吗?”黄景瑜的脸贴在尹昉的校服外套上闷闷地问。

“比游戏好玩。”

黄景瑜把耳机塞到尹昉的耳朵里,翻了个身。

“我想去你家。”

“干嘛?”

“玩游戏。”

“你怎么不把游戏盘拿回去啊?”

黄景瑜坐起来,突然把音乐调很大声,把尹昉震得一脸懵。

 

8/

高考结束了。

尹昉考上了市里的一所很好的大学,但是他好像不满意,决定复读一年。

于是新学期开始,他和黄景瑜坐在了一个教室里。

他发现黄景瑜的愿望突然变得很少,虽然本来也并不是很多。

他们每天坐船去学校上学,手里拿着的面包被海鸥叼走好几次,也曾经在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书里交换过很多次的游戏盘。

海边的蚌壳里没有珍珠,指甲缝里嵌进过砂砾。

黄景瑜始终不肯让尹昉骑着自行车载他。

星星像是黑色纸张上用针戳出的许多洞,光漏下来就那么一点点亮,比不过手里被点燃的仙女棒。

尹昉坐在海边画画,不让黄景瑜看见,衬衫上的蓝色颜料已经透露了他在画大海的秘密。

 

学校举办了一次爱心义卖活动。

大家都把自己做的东西拿出来展示和拍卖,尹昉溜达了很多圈以后发现自己的那张画被人买走了。

“我那副画被人买走了。”尹昉歪歪扭扭地骑着自行车对黄景瑜说,“你买了什么?”

“游戏盘。”

“切......”尹昉撇撇嘴,“没意思。”

“你以后打算上哪里的大学?”黄景瑜问。

“很远的地方。”尹昉说,“不过对咱们这交通不便的小地方,哪里都算远吧。”

 

黄景瑜塞了一张纸条进铁盒里。

尹昉忙着学习,很久都没有去看。

 

 

9/

尹昉还是考上了他说的那个很远的地方。

离开的那天他到山上掏出那个铁盒。

有两张纸条。

“考上很远地方的大学”

还有一张看不出什么字,被水笔涂花,纸也差点被戳烂。

尹昉对着太阳照了好久,还是决定放弃识别。

 

黄景瑜的身影倒退又缩小,尹昉决定不让电视剧般煽情片段有机会上演,转过了头。

像是游戏通关以后的结局。

一个人留下,一个人即将离开。

大概那个铁盒很久都不会被打开了。

 

10/

台风天,尹昉的舞蹈巡演活动暂停一段时间。

唯一运行的一趟车载着他回去。

大家拿着海报要他签名,尹昉签在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地方,通讯本、篮球、餐巾纸、手机背面,还有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最后拿着一支找不到主人的马克笔去找黄景瑜。

有一条跨海大桥正在修建,以后交通会便利很多。

黄景瑜的办公室放着一个工具箱,他把从市里剧场带回来的海报折了又折,和设计图纸放在一起。

黄景瑜带着安全帽指挥着大家加固桥面和桥墩,黑色雨衣被风刮得哗哗响。

尹昉站在安全线的外面,看了一会儿转身上了山。

那个铁盒早就已经生锈。

却还挺好打开的。

里面竟堆了许多张纸条。

尹昉一张张地展开。

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还是我想你。

尹昉咬开笔盖,在反面一张张地补上“阅”。

 

11/

黄景瑜看见尹昉靠在“禁止倚靠”的标志旁朝他招了招手。

下雨了,黄景瑜先把他带到自己家里。

脱了鞋一进门,尹昉一眼看到客厅墙壁上悬挂着的大海。

 

“原来我的那幅画是你买的。”

“嗯。”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

“嗯。”

“我还以为真的能骗到你。”

“你是骗到我了。”

“有吗?”

尹昉擦了擦头发,现在没有自行车座让他擦,他只好摸了摸沙发背。

“你说你会早点回来的。”

落地窗外的大海翻腾,像是加了灰色滤镜的画。

尹昉转移话题:“咳,你这屋子还是海景房啊........”

黄景瑜从背后抱住他,静静地收紧了手臂。

尹昉慢慢转过脸,黄景瑜吻上去。

 

“我还是很想知道你涂掉的那张纸上写的什么。”尹昉问。

黄景瑜躺在尹昉的腿上让他帮自己挖耳朵。

“别走。”黄景瑜说。

“真的假的?”

“真的。”

尹昉吹了吹黄景瑜的脸。

“这回你还走吗?”黄景瑜问。

“不走,这里除了网慢点,其他都挺好,今天什么都没干还拿了支马克笔。”尹昉说。

“马克笔干嘛的?”

“签名。”尹昉把餐巾纸扔进垃圾桶,“对了,我还把纸条后面的‘阅’都补上了。”

“真的?”

“我带你去看啊。”

12/

孩子们在山脚下玩球。

不小心把球扔进树丛里,找来找去,在一块大石头旁的洞里发现了。

掏出来的时候发现里面还有个铁盒,以为发现什么宝藏了,喊着大家一起过来享受这一刺激的时刻。

打开,里面全是纸条,不是什么藏宝图或者宝藏。

“是谁在树林里偷偷摸摸谈恋爱!”

“拿走拿走!”

“这都是什么奇怪的趣味啊,不会发短信吗?”

 

13/

尹昉往洞里看了好几次。

“我刚还看到的啊!”没了证据的尹昉觉得黄景瑜的视线如芒在背,“难道被台风吹走了?”

黄景瑜还是默默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黄景瑜说:“算了。”

“晚上我给你做饭啊。”尹昉捏了捏他的耳垂,剥开一颗糖塞进黄景瑜嘴里,“好吃吧?”

黄景瑜酸溜溜地把糖挤到一边,“反正有的是时间慢慢补上。”

 

14/

两个人牵着手沿路往上走。

“你也太爱给我塞糖了,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吃甜的。”尹昉说。

“每次都拿光,我以为你喜欢。”黄景瑜看了他一眼。

“说实话,我这个‘神’是不是当得不错?”尹昉踢掉路上的一颗石子。

“你指哪方面?”

“当然是所有方面。”

“好像是。”黄景瑜想了想,“看来以后得把你供起来啊。”

“拿什么供?”尹昉停下来认真地问他。

“你说呢?”

尹昉亲了他一口。

“就你了,每天必须给我亲,不然我就跑了。”

 

孩子们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从身边跑过去。

尹昉逛着庙会,看见有许多兔子面具挂在柱子上。

“兔子这么滞销的吗?”

黄景瑜把尹昉的脸搓扁又捏圆。

“我看来看去,还是你这只兔子最合眼缘。”

黄景瑜把他的手塞在自己手掌中间郑重地合十。

 

“保佑我感情顺利。”



=======================

祝所有今天和我一起过生日的兄弟姐妹们生日快乐!(我居然和陈立农一天生日)


大家十月都顺顺利利哦~

评论(39)
热度(319)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