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臻阔】四围

*

年上


=====================



 

 

 

洪阔有本小册子。

不是路书,比路书小一点。林臻东经常看到洪阔在休息的时候会拿出来看,有时候会记上几笔。

曾经借着递水的借口凑到旁边斜眼去瞥,但是洪阔很快地把它放进自己外套的内口袋里藏起来。

 

训练完以后,车队到食堂去吃饭。

林臻东用他5.1的视力从菜里面挑肉吃,洪阔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队友问:“东哥,你不吃这个啊?”

“这个”躺在餐盘左上角的一个格子里,可怜地被林臻东的筷子堆成一座山,它的学名叫杏鲍菇。

林臻东看也不看:“你不觉得这玩意儿吃起来特吓人吗?滑溜溜的,跟舌头似的。”

队友嘿嘿笑起来:“那多好,还能体会下舌吻的感觉。”

气氛拐了个弯,林臻东在越来越响的嘿嘿声中看见洪阔左上角格子里的菜都不见了。

洪阔喝了一口汤:“杏鲍菇含有高蛋白、低脂肪和人体必需的各种氨基酸.......”

林臻东打断他:“你是百度百科吗?”

洪阔说:“我只是觉得它的营养价值很高,你每天训练都要消耗很多的体力,应该多吃点。”

队友们的笑容逐渐消失,看着他俩面对面坐着,有两团不同颜色气体冒出来打着架。

林臻东哼了一声,拿起筷子。

队友们在心里暗叫不好,这是要拍桌子了。

林臻东拿筷子夹了一块杏鲍菇放进嘴里嚼了嚼,一边用“男人,你满意你所看到的吗”的眼神看着洪阔。

洪阔没什么表情,继续吃自己的饭。

林臻东最后下了一个结论:“这不就是在和蘑菇舌吻吗??”

 

回家以后的娱乐活动除了跟着手机里的歌扭屁股之外就是打游戏了。

林臻东的高配电脑主机风扇辛勤地工作着,完了还得听着自家主人对它的抱怨。

林臻东跑着跑着觉得自己的画面有点掉帧。

“我这主机配置又该换血了。”林臻东喝了一口可乐,继续捏起鼠标来调视角。

“我看见NE方向有人,你们当心点,估计还有队友......”朋友在房子里搜这装备,对着往这里跑的林臻东说。

“哎,看到了看到了,树后边呢。”林臻东继续用他5.1的视力从掉帧的画面里看到了远处阴在树干后边的敌人。

洪阔蹲在窗边开了镜瞄人:“我掩护你。”

林臻东说:“行吧。”

跑着跑着发现左前方的灌木丛里突然伸出一小截黑色的枪管。

“我靠,这里有个老阴比!”林臻东赶紧举起枪对着那个灌木丛突突了一阵。

那人本来是想坑林臻东的,没想到被发现了,视线被遮挡条件也不好,索性被他几梭子给带走,送了一次顺丰快递。

“别舔包了,先过来,那人看到你了。”洪阔说。

林臻东说:“来了来了。”

想了想,还是默默地趴下来捡了一波装备。惊了,这人怎么这么多的绷带,怕不是木乃伊哦。

从NE方向过来的子弹无情,林臻东菊花上捂着的锅被打碎,直接被打成残血。

“靠,洪阔!不是掩护我吗!”林臻东一边Z字爬行,硬是把自己藏进灌木丛里。

那边沉默了一会,朋友和洪阔的声音搅在一起:

“房子里来人了!我先打着,洪阔你去摸一下他。”

“不是让你直接跑过来吗,我又没拿着狙。先下去把他干了再来救你。”洪阔一着急连方言也飙出来,夹在一块像是来自遥远国度的语言。

朋友:“说啥呢?”

林臻东淡定地看着自己的菊花流血:“他说干完人再来救我。”

“行吧。”朋友说,“我等会就过来,要缩毒了。”

洪阔戴着个绿帽子从窗框上跳下来,在围墙的缺口瞄那个跑着要去补死林臻东的人。

转个方向,从背后偷袭,中了,然后再来几枪直接杀了。

洪阔对着地上的那个箱子看也不看,蛇皮走位去拉掉了一半血的林臻东。

“快拉一把。”林臻东说。

洪阔不紧不慢地先去看了一下林臻东没有捡完的装备,一件一件地往自己身上装,绿帽子也换成了黑色的三级头。

林臻东看着牙痒痒:“快拉我啊!!要死了我。”

洪阔蹲在一边抱着他鸟枪换的“大炮”:“先叫声哥哥听。”

林臻东突然觉得好他妈屈辱,竟然眼睁睁地看见装备被捡完,还在小树丛里被人这样对待!

差点把可乐的易拉罐给捏扁了。

当然洪阔还是“好心”地把林臻东拉起来了,洪阔看着林臻东死命地喝饮料缠绷带,硬是要把自己缠成个木乃伊。

“给你个包。”洪阔扔下一个医疗包,“走吧,要缩毒了.......”

林臻东刚把包捡起来,趴在地上打针,就听见又是几梭子,洪阔趴下了。

刚才那人的队友来报仇了!

林臻东刚想哈哈大笑说你也有今天!就看到有人往这里跑过来。

洪阔默默地趴在地上看见林臻东摸了把狙出来。

解决完敌人以后,林臻东看着左下角缩毒的提示,得意地看着没脸见他的洪阔:“来,叫声爸爸听听。”

辈分还升级了。

朋友那边终于解决完了敌人,糟心地看见左上角那俩不省心的人的血条一个残完另一个残,紧接着又听见俩人幼稚得不行的吵嘴。

“赶紧救人,你俩再玩殉情,信不信爷爷我亲自突突了你们?”

 

林臻东去开车,洪阔蹲在地上打包喝饮料回血。

朋友从房子里浴血出来换了一身装备,拉开副驾驶座:“接了人我们去红点。”

洪阔下意识地要上副驾驶,发现已经有人了,只好委屈巴巴地端着枪上了后座。

朋友正在那里说着刚刚自己怎么一对二还灭了一队,洪阔开了装备看着自己的子弹。

朋友突然看见洪阔的血条:“诶,洪阔,你血没打满啊?”

洪阔心想,刚刚唯一的那个医疗包都给林臻东了。

“嗯。”

“等会我给你包。”朋友说。

“不用。”林臻东把车开上山坡,“一会儿我给他,自家儿子自己疼。”

朋友疑惑:“你刚真叫他爸爸了??”

洪阔赶紧反驳:“没有!”

林臻东心情很好地吹了声口哨。

 

打完几把之后被服务器不稳定给劝退,林臻东把易拉罐扔进垃圾桶以后出了门。

走到对门敲了几下,里面的人磨蹭了一会儿才出来开门。

林臻东看着门脸后面的洪阔:“你小子本事大了啊,叫哥哥这种话也敢说了。”

洪阔脸红了一下:“开玩笑而已。”

林臻东看见了洪阔身后桌上摊开的本本,又在记些什么呢?

“有什么事吗?”洪阔问。

林臻东把胃里翻上的可乐味的气体憋回去,好一会才说:“房东来看看自己的房子也不行啊,网速什么的还可以吧?”

“还行。”

林臻东突然抓住了把柄:“这下你被人打趴下就不能说是网络不好的锅了!”

“......”

林臻东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水晶灯里一闪一闪的灯泡:“灯泡该换了。”

其实这两间房子都是林臻东的。

原来是想和朋友们开通宵趴的时候有地方能让人住下,后来想到了洪阔一个人从外地过来还得租房。

反正这里离训练场地也近,就当是培养感情了。

 

洪阔看着换完灯泡去洗手的林臻东:“原来你还会换灯泡。”

林臻东有点无语:“一拧不就下来了,再一拧不就装上了,有什么难的。”

“我还以为.......”

“你以为富二代都是不会换灯泡不会做饭不会用洗衣机的生活残障吗?”林臻东把手擦干,“不过我确实不会做饭。”

洪阔料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那人已经蹭到了冰箱边上。

“我饿了。”林臻东说,“下面给我吃吧。”

洪阔把冰箱里的一些食材拼拼凑凑弄了碗热腾腾的面出来,把桌上的东西都摞到一边,把碗放在餐垫上。

林臻东翻着印着自己照片的杂志看得津津有味。

吃着面的间隙,林臻东看了眼被压在最下面的本本。

“对了。”林臻东说,“除了路书之外,你那个经常写东西的本子是啥啊?”

洪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右边的那叠东西:“没什么,随便写写。”

林臻东抱着碗喝完了最后一口汤,葱花都粘在碗底。

“咱俩solo一局吧。”林臻东说。

“嗯?”

“赛车?”林臻东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站起来跳了跳,“我赢了你给我看一小眼那本子,你赢了我以后就叫你哥了。”

“怎么样?”林臻东看着他。

洪阔说:“赛车那是你擅长的,你赢不了我还赛个屁的车。”

“行。”林臻东又说,“那别的车也可以,卡丁车,碰碰车,过山车还是跑跑卡丁车?你说。”

洪阔大概是被“叫哥哥”的奖赏给蛊惑了,看着右手边的本本犹豫了一会儿:“卡丁车吧。”

 

室外卡丁车场地,林臻东戴好护具,听完场上教练的各种指导和安全提示,弯腰上了车。

引擎声很响,卡丁车四面漏风没什么阻挡。

林臻东看了一眼左边洪阔的侧脸,已经开始想本本里的内容了。

左想右想,等着发信枪响起以后,林臻东的肌肉记忆被唤起,下意识地踩下油门。

不会是,少男的暗恋日记本吧?

回想起以前不经意瞥到的画面,好像是画着两个小人手拉着手的。

林臻东又开始胡思乱想,看着前面的洪阔,没有被头盔压紧的头发飘出来两撮。

心里不是滋味,但却好想把他的头盔戴戴好。

林臻东带着一股略微苦涩的心情从第二圈开始加速,场地放的歌是《一路向北》,林臻东迎着风,仿佛自己是MV里那个失恋的男主角。

洪阔也跟着加速,但是林臻东在转弯的时候变道,让洪阔赶紧踩了几下刹车让他过去。

为什么要跟自己的本子过不去呢?洪阔心里也不是滋味。

原来林臻东一直把自己看成是个弟弟吗。

洪阔也迎着风,看着已经转了弯以后的林臻东继续加速,听着场上三百六十度环绕的bgm,心里有些苦苦的。

 

林臻东在开过终点线以后又往前开了一小段,甩了个尾以后,轮胎冒着烟停在洪阔前边。

林臻东挥了挥眼前的烟,咳嗽了几声,摘下眼镜:“我赢了。”

“嗯。”洪阔下了车,想把头盔摘下来,却卡住了几根头发。

林臻东按着他的头盔示意他别使劲:“别动。”

把头发从里面顺出来,林臻东按开了扣,把头盔摘下还给教练,迎着场边女生们崇拜的眼神慢慢地摘护具。

看了眼洪阔:“要我帮你吗?”

“不用。”洪阔说。

哼,果然是把自己看成小弟弟了。

 

两人面对面地坐在桌子两边,中间放着笔记本。

洪阔把本子往前推了推:“看吧。”

“真的给我看啊?”林臻东再确认一遍。

“不是你要看的吗?”

“好吧。”

林臻东喝了一口水,搓了搓手,慢慢地打开了笔记本。

这都什么跟什么。

没有看到什么青春疼痛文学,林臻东先看到的是自己的各项身体数据。

什么身高体重视力三围啊......

再往后翻,是各种食物的营养表。

再翻,两个大头绿豆眼火柴人手拉着手,还举着个酒瓶子。

“这什么啊?”林臻东头大了。

“你看日期。”洪阔小声提醒。

左下角小小的罗马数字,那是他们第一次夺冠的日子。

硬是把开香槟庆祝的场面画成了两个街头醉鬼,什么水平啊。

再往后,是游戏里面的装备的各种数据。

“你记这个干吗?”林臻东又问。

“....我怕我太菜,你就找别人玩了。”洪阔的头渐渐低下去。

林臻东看着自己每天不一样的体重和各种数据。

原来本子里记的都是自己。

合上本子,林臻东又喝一口水,跟之前喝水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洪阔啊......”林臻东慢悠悠地说,“你知道男人除了三围,还有四围的吗?这你可没记啊。”

“四维?我没听说过啊。”洪阔抬起头一脸的求贤若渴。

“你好好想想,胸围、腰围、臀围,在往下,是什么。”

洪阔跟着林臻东的描述一路往自己身下看,突然明白过来:“我靠!”

“你要不要了解一下?”

 

第二天的食堂。

林臻东的餐盘里色彩缤纷,但是他照样先吃肉。

队友问:“洪阔,今天怎么不说他了?”

洪阔默默无语。

林臻东拿起一个虾:“这不是基围......虾么?”

队友疑惑:“基围虾就基围虾,三个字怎么还大喘气呢?”

再一看对面的洪阔,脸红得跟虾似的。

我靠,这是怎么了?

林臻东剥了个虾放在洪阔的碗里:“知道今天为什么百度百科罢工了吗?”

“为什么?”

“因为人现在知道我营养好得很。”林臻东嚼着虾肉擦了擦手,“不用补了。”

“???”队友们互相交换眼神,硬是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嘛,洪阔明白就行。

林臻东咬着筷子看着他偷偷地笑。

 

游戏是不可能不打的。

又是一次跑毒,林臻东飞快地倒车让人上来。

朋友刚要上副驾驶,林臻东开着车往前一冲,把朋友带到了地上。

“我靠,我上车呢!”

林臻东说:“你上后排坐去。”

洪阔开了车门,稳稳地抱着自己的枪坐在副驾驶上面。

弃车换游艇。

林臻东说:“这游艇,比不上我家的。”

“土豪,打扰了。”朋友一边喝饮料一边吐槽。

“你下回要不要坐?”林臻东问。

朋友:“嗯?什么时候。”

林臻东:“我问洪阔呢。”

“......你这是玩游戏呢还是度蜜月呢?”

林臻东突然从驾驶座上退下来:“你开船。”

“怎么了?岸上有人?”朋友紧张地看了看。

“我这里服务器不太稳定。”林臻东说。

“哦。”朋友接过了方向盘,突然发现站着的洪阔趴了下来。

“诶?洪阔怎么了,没掉线吧?”朋友开着船喂喂了几声却没有回音。

林臻东咬着洪阔的下嘴唇舔了舔:“我又饿了。”

洪阔的手指按错了键,看不清电脑屏幕上的人在干什么,慌忙地关了麦克风:“打游戏呢!”

紧接着洪阔的电脑屏幕上也出现了服务器不稳定的字样。

林臻东突然想感谢一下突然慢下来的网速。

 

“吃什么鸡啊还,先吃你。”

 

 

朋友:“喂喂喂??服务器好了吗?”

微信跳出一条消息:我俩都掉线了。

朋友看着四面八方的敌人,还玩个屁啊,我炸我自己吧。

 

林臻东咬开笔盖,在本本上记上一笔。

“记着啊,叫哥哥几次了?”林臻东喘着气数着上面的“正”字。

唉,去他妈的吧,懒得数了。

又俯下身让洪阔挤出更多声的哥哥。




-

但我还是押一手年下

评论(29)
热度(275)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