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瑜昉】灰





/


尹昉的眼睛稍微出了点问题。


爆破戏份过后,尹昉闭着眼让化妆师把脸上的污渍和灰尘卸下来。


睁开眼以后突然发现看到的东西只有两种颜色,灰和白。


灰分成深灰和浅灰,像是时代久远的黑白电影。


尹昉张了张嘴,闭上眼又睁开,没什么变化,镜子里的自己变成一张不会动的老照片。


被经纪人带到医院检查,翻起眼皮,上下照照,仪器也用上了,医生在病历本上写字。


估计是爆炸那会儿眼睛的自我应激反应,过几天就好了。


以前也有相似的病例吗?经纪人问。


有啊 现在奇奇怪怪的病这么多,百科全书也记不下了。


这…怎么办?经纪人拿着药单问尹昉,拍戏会有影响吗?


尹昉沉默了一会,看着单子上黑色的印章。


那原来应该是红色的。


/


尹昉回了家,黄景瑜围裙还没解下,扶着他的肩膀推到桌边。


“看!怎么样?”


尹昉看着桌上深灰浅灰和白色堆在一起点了点头:“好看!”


黄景瑜的手伸到背后解围裙:“我还加了点彩椒,颜色也很好看的。”


“你要不要拍点照片啊?”黄景瑜得意地把碗筷摆出来,“坐这吗?”


把盘子换了个位置,尹昉看着形状知道那是他喜欢的菜。


黄景瑜撑着下巴看尹昉拍完了照,等他拿起筷子夹了第一口菜。


眼睛亮起来:“好吃吗?”


尹昉点点头。


除了颜色寡淡和吃土豆丝的时候顺便嚼到了姜丝之外,这顿饭吃得还不错。


相机里的黑白照片滑来滑去,尹昉玩着填色游戏,在脑子里想着它们本应该是什么可爱的颜色,看了一眼一旁低头玩吃鸡的黄景瑜,剥了一瓣橘子塞进他的嘴里。


嘴唇碰到手指,深灰把浅灰吃进去,然后再舔一下。



/


起床之后的黄景瑜抓着后脑勺翘起来的头发,在衣柜里挑衣服。


“你说我穿哪个颜色好?”黄景瑜拿着几件衣服挂在身上,像个人体展示架。


尹昉愣了一下,选了个合适的回答:“你穿哪个都挺好看的。”


“你给我选一个呗。”


“这个吧…”尹昉随手指了一件。


黄景瑜身上的衣服连着衣架一块倒在床上,膝盖踩着被子,像是软体动物在雪地上爬行留下的痕迹。


黄景瑜抓着尹昉往上套裤子的手,盯着他的眼睛:“你眼睛怎么了?”


秘密是一颗小小的种子,藏不住地要从内心的善意里破壳而出。


最近粉丝发现黄景瑜只穿黑白灰三种颜色的衣服,多了没有,简单却也很好看。


黄景瑜跟尹昉窝在沙发里看时间久远的黑白电影,从罗曼蒂克到幽默搞笑。


小心翼翼地撑起眼皮给尹昉滴眼药水,抹掉溢出的液体,叹了口气在眼皮上不轻不重地映下一个吻。


没有颜色的世界枯燥又无聊,什么蘸料看不清,黄景瑜都会贴心地闻一闻然后告诉他这是酱油还是米醋。


尹昉想说自己能闻出来的,但还是没说出口。


/


黄景瑜去剧组探班,路上买了影视城里刚炒出来的糖炒栗子。


尹昉坐在旁边休息,下一场戏又有爆破。


他看见黄景瑜在远处朝他招手。


他听见导演的倒计时。


五、四、三、二、一。


他看见黄景瑜突然开始跑,手上塑料袋要被甩到飞起来。


在导演的最后一声“开始”以后准确无误地挡在了尹昉的眼前。


卷着栗子的气味的风伴着爆破的声音在尹昉的脑子里瞬间炸开来。


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等声音停下来再睁开,视线前面的白色无限蔓延,再是深咖色的牛皮纸袋里一颗颗圆形的开了口的栗子露出黄色的肉。


眼前的人皱眉问他:“你刚没看到吧?”


银杏树叶落下来,是舞台上高潮时洒下的金色闪片。


尹昉按了按头上的帽子突然笑了。


“你…是不是能看见了?”黄景瑜问。


“嗯。”


/


黄景瑜穿着白色短裤,忘记系紧抽绳,卡在胯上出来洗漱。


尹昉转过头看见白色短裤里隐约透出的内裤颜色。


“今天穿的紫色啊?”尹昉把剥好的栗子在桌沿排成一排,有大有小。


“啊?”黄景瑜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屁股,拍了拍脸,“差点忘了你能看见颜色了!”


“原来你这几天都穿这么骚包的颜色啊。”


“也不是…也就昨天随手拿的。”黄景瑜清醒过来又变得很硬气,“谁让你看我内裤颜色了!”


“行,那我不看了。”尹昉又把栗子排成一个圈。


黄景瑜刷完牙擦干嘴上的沫沫,捏了颗栗子咬在嘴里:“那可不行,你每天都得看。”


说着就把栗子拿舌头顶进了尹昉的嘴里。


“什么颜色的?”


“…黄色。”


黄景瑜把尹昉扑倒在沙发上,桌子被膝盖一磕,栗子咕噜噜地滚开彻底没了形状。


尹昉抹掉黄景瑜嘴边的屑:“好甜啊。”


/


尹昉问黄景瑜,你怎么知道我眼睛出问题了?


黄景瑜说我每天都看,看不出不对劲就是我有问题了。


尹昉说,你说实话。


黄景瑜嘟囔了一下,你之前给我选的衣服…是之前我俩玩游戏输了以后我穿的那件桃粉色…


尹昉想起来了,之前玩游戏来着,说是谁输了就要女装一次。


本来是黄景瑜要赢了的,尹昉故意拿脚蹭了蹭黄景瑜的那个地方,手一抖让尹昉赢了去。


尹昉说着就要去拿手机翻出之前拍的黄景瑜女装照。


被黄景瑜按在床上动也不能动。


“你敢!”黄景瑜故作威胁。


尹昉挑了下黄景瑜的下巴:“老婆,你生气起来真好看。”


黄景瑜咬了咬牙:“你完了。”


惩罚是落下来的一串密密麻麻的吻。


/


总结:黄景瑜不让泥。


尹昉除外。






-


久违的色彩系列!




评论(15)
热度(330)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