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瑜昉】今晚有雨





咖啡店的优惠券快过期了,黄景瑜赶在最后一天打算把它用掉。有相同想法的人不约而同地排成一列,进出门时的风铃晃个不停。

旁边书店前的展示柜摆着不同颜色封皮的书,像商场里陈列出的味道不同的香水。黄景瑜进门的时候被热风刮了一脸,虽然说最近天气变冷了,但这么早就开暖气是不是夸张了点。右手边摆着一个单薄的展架,二楼在举办一个什么签售会,黄景瑜抬头看了下楼梯口,空旷得很。

食指把口罩勾下来塞进口袋,二楼的展架比楼下的要再大一些,走两步从侧面看到桌前坐着的人,才发现原来自己认识。

教辅书和专业书区里就穿梭着一点人,黄景瑜拿过一本家常美食菜谱随手翻几页挡在自己脸前,在排骨汤和红烧肉的缝隙中看见他低着头把笔盖拔开又盖上。

有几个女生拿着书摆上去让他签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红着脸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黄景瑜想起以前还在剧组里拍戏的时候,演的一部网剧,一两集讲一个故事的那种。他是其中一集的编剧,据说导演对剧情不太满意,最后还是把剧本给改了,黄景瑜在里面饰演的一个角色被写死了。

那时候黄景瑜还是一个不怎么挑剧本的不出名小演员,对这样的剧情安排也只能说一句“知道了”。早早地杀青,走到自动贩卖机前买咖啡,可能是某个部件松了,一下子掉出两罐。

黄景瑜的余光瞥到后门有个人坐在楼梯上,一手拿一罐,仗着自己人高,看到被后脑勺遮住的剧本,上面的红色圈圈和删除线几乎布满了整张纸。

他想起来拍摄之前在摄像机后面有一场小小的争论,他闭着眼让人上妆,听到以后问怎么了,眯缝着眼睛看到导演把剧本拍到那人的胸前,化妆品的颗粒从睫毛上抖进眼睛,又赶紧闭上。

“喝咖啡吗?”

从后面都能看出来那人被吓了一跳,把剧本又合上,转头看到黄景瑜,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没说出来。

“多了一罐。”黄景瑜撑着水泥地坐下来,“一人坐后门吹风,不嫌冷啊?”

“...还好。”

热气从打开的口里蹿出来变成一团没有形状的雾。

“你是编剧?”

“嗯。”

这部剧每一集的编剧几乎都是不同的,因此每一集的剧情都是不同风格,现在的原创网剧越来越少,题材也越来越受限,这次也算是一个挑战了。

黄景瑜看见那人拉链拉到最上面的薄外套,把咖啡罐递过去:“给。”

“尹昉!”有人在远处喊,“别坐着了,有事儿。”

尹昉把剧本卷成个圆筒塞在左手,右手接过黄景瑜的咖啡:“谢谢你。”

黄景瑜看着他跑过去,有人递给他个什么东西,咖啡没地方放,低头找着能塞的地方,最后被委屈地塞在右边口袋里。

外套瞬间向右边倾斜了一点,从背后看起来有点滑稽。

 

黄景瑜把那本家常美食翻到最后一页,各种食材和适量的调料从眼前经过,把它放回书架。装作是路过的人,在桌前停下来,打量了一下,等到尹昉被他吸引得抬起头来,才故作惊讶地张着嘴:“啊,是你。”

“啊。”尹昉转笔的动作停下来,也惊讶地看着他,不过人家可不是装的。

“这是你写的书?”黄景瑜拿过一本坐下来,“对了,你还记得我吗?”

尹昉点点头:“知道,我们见过的。”

黄景瑜还要继续演,被真正路过的一个小男孩打断了演技。

“哥哥,这个签售会,是可以在给人签名的吗?”小男孩看了看尹昉,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后。

黄景瑜也不自觉地看了看,除了楼梯口没看到什么。

“对的。”尹昉说。

黄景瑜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书,心想,现在小学生的阅读面可真是广啊,游记也看,他那时候看的都是唐诗三百首和漫画书。

“那你也能帮我签名吗?”

“可以啊。”尹昉温柔地说,“要我签在哪里呢?”

小男孩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被叠成方块的纸,还扯了扯黄景瑜的袖子:“哥哥,能帮我挡一下吗?”

黄景瑜侧了侧身子。

小男孩郑重地把纸在桌上展开。

黄景瑜憋着笑。

语文试卷上的成绩一栏用红笔写着“59”。

尹昉有点尴尬:“这个...”

黄景瑜说:“那个哥哥不能签,我帮你签。”

小男孩赶紧把试卷呈上来,像宫廷剧里总是跟在皇上身后的小狗腿。

尹昉:“诶.....”

黄景瑜把笔盖又合上:“这句古诗的后半句都填不出,看到那边的<唐诗三百首>了吗?”

小男孩转头看了一眼,又转回来点点头。

黄景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放在试卷上:“拿去把那本书买了,天天看知道了吗?”

小男孩没要到签名有点委屈,攥着钱一步三回头,在黄景瑜的注视下从书架上拿下了一本《唐诗三百首》,妈妈从楼下上来,看到他手上的书还摸了摸他的头。

黄景瑜有点得意:“做好事了啊。”

把笔还给尹昉:“你这签售会是不是快结束了?”

“嗯,马上。”

“拿给我也签一下呗。”黄景瑜把手上的书递过去,“可以to签吗?”

尹昉愣了一下:“可以。”

“那就给我签......”兜里的手机响了,黄景瑜接起来,用眼神示意尹昉翻到第一页。

是说明天工作的事,黄景瑜应了几声,看到尹昉已经开始写了。

“to:艹”

“黄”的顶头刚写了三划,黄景瑜“诶”了一声,电话里和尹昉同时问:“怎么了?”

“没事儿没事儿。”黄景瑜对电话里的人说,把手机捂在自己胸前,“你有事,先停一下。”

尹昉看着纸上的“艹”,感觉自己在骂人。

黄景瑜终于打完了电话:“我没想让你写我名。”

“这样......那写什么?”尹昉尴尬地翻上书放到一边拿一本新的。

“没事,这本我也买了吧。”

黄景瑜帮尹昉压好,指着纸说:“写‘to:宝贝儿’。”

尹昉写完冒号的手停下来,抬起头再确认一遍:“什么?”

“宝贝儿。”黄景瑜撑着下巴,在手机上回信息,“能签吧?”

“......”

黄景瑜摆着一脸“我说这话有问题吗”的表情。

尹昉硬着头皮一笔一划地写下“宝贝”。

被严格的黄景瑜纠正:“少个‘儿’,我们北方的得带儿化音。”

尹昉在路过的人的余光下抖着补上个“儿”。

黄景瑜满意地看了看,瞥到折起来的封皮上写着尹昉的个人简介,一瞬间有种对方谎报年龄的感觉,后来想想,谁还会把自己往老了报啊黄景瑜去前台买单,提着纸袋又返回二楼,尹昉跟店员们把书整理好,看见黄景瑜又过来了。

“怎么了?”

“喝咖啡吗?”黄景瑜笑笑,“我请你啊,庆祝你差点喜当爹。”

 

咖啡店的人终于少了一点,前面排着的有三四个。

“你喝什么?”黄景瑜让尹昉点单。

“还是我请你吧。”尹昉说。

“我有券呢。”黄景瑜给他看自己手机里的优惠券,“今天就过期了。”

“这样......”

“喝什么?”

“和你一样吧。”尹昉不怎么喝咖啡,喝多了容易心跳加速。

“行。”

尹昉觉得过意不去,人买了他的书还请他喝了咖啡,自己必须做些什么让心里的天秤保持一下平衡。

但说不定人晚上约了人呢?如果说是以后......自己有没有熟到可以和他交换联系方式呢?

尹昉开始乱想的时候,一杯咖啡递到手边。

黄景瑜问:“晚上有事么?”

“没事。”尹昉赶紧说,“你呢?”

“我也没事。”

“我请你吃饭吧。”尹昉打开手机,“我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店。”

黄景瑜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家在附近。”

“啊?”

黄景瑜从手中的纸袋里掏了掏,《365道家常菜谱》露了一个头。

“我想学做菜来着,之前剧组的人说你做菜很牛逼?”

“还好吧.....就自己瞎捣鼓。”尹昉抠了抠纸杯上的贴纸,上面的油墨浮着“Mr.Huang.”

“教教我呗?”

还没喝咖啡的尹昉心跳已经开始加速,像跑车里过热的引擎。

 

黄景瑜看起来不是挑菜的好手,捏着一根软趴趴的垂下头来的黄瓜问尹昉怎么样,指缝间的绿色和拙劣的砍价技巧让尹昉莫名觉得他有点可爱。

“别这么拿,手容易痛。”尹昉把黄景瑜手上的塑料袋卸下,把皱在一起的塑料展开,放在手指上,“你试试。”

黄景瑜拿起来的时候尹昉的手没有抽掉,被一起提起。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黄景瑜松了松,穿过公园里散步回家的大爷大妈,葱长得太高只能委屈地把头垂在外面。

黄景瑜的家不是很大,袋子摆在地上,用手肘按下开关:“你穿双拖鞋吧。”

尹昉套上卡通图案的拖鞋,黄景瑜翻着书:“你看看我们先做什么?”

“看你想吃什么。”

“东北菜行吗?锅包肉。”黄景瑜拿手指点点。

“行。”尹昉卷起袖子。

 

看着黄景瑜在那边颠锅,冰箱里快过期的罐头们让尹昉对黄景瑜的做菜天赋肃然起敬。

除了切炒炖煮之外没有话题可聊,尹昉说不该锅碗瓢盆在水槽里奏起乐章。

饭桌上黄景瑜问你还在写剧本么?

尹昉摇了摇头,我现在只写我自己想写的。

啤酒像是过了沸点的油,尹昉想问黄景瑜现在还在拍戏吗,黄景瑜自己揭露了答案。

我也没在拍戏了。

啊?

网剧出来的时候火了,黄景瑜的角色虽然是一个配角,但因为人设有趣和演技过关吸过许多粉,那段时间还上过综艺接过采访。

然后经纪人想让他继续演类似的角色蹭一把热度,被黄景瑜拒绝了。

“你那时觉得我演的怎么样?”黄景瑜的牙齿咬着杯沿,上唇沾了一点泡沫。

“很好。”尹昉说。

其实是比男女主还要好的,黄景瑜在里面演的是尹昉写过的最喜欢的一个角色,一位同性恋。

“其实演那个角色我还挺轻松的。”黄景瑜说,“因为我也是。”

咖啡的副作用缓缓来迟,麦芽和气泡作为辅料,心跳加速。

 

黄景瑜最近在做模特,给杂志社或者店铺拍广告。

尹昉不再把自己剧本卖掉,只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梦想过了期,现实被搬上荧幕。

 

“你也是吧?”

黄景瑜的话像武林绝学,尹昉像被点了穴一样在那里不动。

“今天签售会,站你后面的是你男朋友?”

“不是。”尹昉赶紧否认,“我编辑。”

“哦。”黄景瑜转头看了看窗外下起来的雨,“下雨了。”

“嗯。”

“怎么办,我家没有伞。”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

是谁先尝到的香草拿铁的味道,又是谁的舌头加了点啤酒的苦味。

肩膀把客厅的开关按灭,雨水映着窗外的车灯变的五颜六色。

身体的某处被烫开了一个洞,卷着边慢慢软下来投降,身下的床单被攥成丘陵又被按成盆地,陆地被海峡分成一块一块然后又拼在一起。

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喘息,尹昉在第一道雷下来的时候猛得一缩,彻底清醒过来。

与此同时,某处的大坝泄了洪。

黄景瑜把额头贴在尹昉的锁骨上,让骨头硌着他,轻微的痛让人觉得真实。

第二天尹昉醒来的时候,黄景瑜已经出了门,没来得及收拾的饭桌上残羹剩饭粘在盘子上,颜色像迅速枯萎后的鲜花,干巴巴,皱巴巴。

冰箱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串号码。

尹昉咬着牙把盘子收拾进水槽,刚打开龙头,一颗水跳着溅到眼皮上。

不知道哪里来的火,尹昉把水龙头拧上决定不再做这个田螺姑娘,还往里面挤了几泵洗洁精。

 

黄景瑜早上有工作,去摄影棚里拍东西。

结束的时候买了早餐回家,看到水槽里的一堆盘子和冰箱上还贴着的纸条,搓洗的时候把带泡沫的盘子的手感和昨晚上尹昉皮肤的触感联系在一起,黄景瑜喝了一口冷豆浆。

尹昉在写到两千字的时候卡了壳,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有点严重,突然想起昨晚上玻璃窗映出的自己的脸,挠了挠头,把镜子转了个方向。

手机开始震动,尹昉喝了口水接起来,眼睛看着大纲想着后续发展。

“喂?”

“爸爸。”

“啊?”诈骗电话?

“还能签名吗?”

尹昉看了看来电显示:“......”

“我早上有工作。”黄景瑜说,“你这么早就醒了啊,还给你带早餐了。”

“呵呵......”

“不信?微信加一下,我发你看啊。”

尹昉挂断了电话,键盘被他按得咔咔响。

 

黄景瑜给尹昉发了几条消息都没人回,随便发一个链接过去。

尹昉拉屎的时候手滑点进去,“恭喜您获得0.06元美团外卖红包”

-

黄景瑜:原来你看到了啊

黄景瑜:我哥们要来我家吃饭,有空能帮我看看我做的菜么?

黄景瑜:我看过了,今天明天后天都不下雨

黄景瑜:[图片]

黄景瑜:看到了吗?天气预报写的

黄景瑜:怎么又没声了啊?

尹昉:...我在拉屎

黄景瑜:你拉屎和回我信息有关系吗?拉屎不用手吧

黄景瑜:还是没纸了?在哪里,我给你送过来

尹昉:有纸!

-

黄景瑜被人喊去拍照,尹昉看了看手机好久没了动静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电视里正在放美食节目,尹昉觉得自己有点饿了。

 

黄景瑜盘着腿在沙发上玩游戏,厨房里的辣椒味传出来直呛眼睛。

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左腿麻了,站起来的时候像是踩在沙子上,每一粒沙子生出两只手给他的脚底挠痒,整条腿像是一大节过年放的鞭炮,从下面一直炸到了大腿根部。

黄景瑜故作镇定地靠在沙发边上看着远方的尹昉:“做什么呢?”

“自己看。”尹昉又抓一把花椒撒进去。

黄景瑜挪着腿慢慢移动过去。

“你拿个盘子过来吧。”尹昉说。

“啊?哦。”黄景瑜想了想,屈着左腿,单脚跳过去,拿了盘子又单脚跳过来。

“?”

黄景瑜说:“哦,我锻炼呢,练腿,有劲。”

“那你得换着边跳吧,不然一粗一细拍照不好看。”尹昉说。

“哈哈,是啊。”

尹昉看着他,一脸“换个腿跳啊”的表情。

黄景瑜咬着牙,跳了一下。

尹昉把水煮肉片摆上了桌,黄景瑜夹起一块肉嚼到了一粒花椒。

“吃到花椒了?”尹昉看到了黄景瑜皱眉的表情。

“嗯。”黄景瑜敲了敲自己还麻着的腿。

过了一会儿。

“麻完了么?”尹昉问。

“啊?”黄景瑜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下面。

“我说花椒。”尹昉指了指嘴。

“哦,嗯,完了。”

黄景瑜看着尹昉憋笑的表情,知道一切都完了。

 

拍外景的时候被围观的路人拍照放到了微博,底下有人认出来,很快四面八方的声音都聚集到一起,那不是之前演过那部网剧的XXX吗?

黄景瑜又开始在剧组里跑,从小龙套到偶尔能在主角旁边露点脸的小配角。

尹昉换了个编辑,比之前的有经验,给出了许多建议,写的时候也顺畅了很多。

下午的时候尹昉接到了一份快件,拆开来,是一张黄景瑜新角色的定妆照,翻过来,背面还写着字。

“to:宝贝儿 

今天晚上回来吃饭”

 

尹昉想起之前黄景瑜离开剧组的时候,自己出去送他,口袋里的咖啡早就冷掉了,除了握手之外还是没能说出“对不起”。

黄景瑜只是指指他的口袋:“咖啡热热再喝。”

 

黄景瑜这样的人只会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他的脸要出现在中心商场的LED大屏幕上,出现在电视剧和大荧幕上,过场的广告和最新一期的杂志封面上。他是刚刚跃出海平面的太阳,海面都被映成黄色。

尹昉想,总有一天要让他成为自己剧本里的主角。

  这话他还没有对黄景瑜说过。

 

 屏幕上跳出编辑发过来的ok,尹昉松了口气,给黄景瑜发去信息。

“晚上想吃什么?”

“不过期的就行。”

尹昉出门前买菜之前看了看天气预报。

今晚有雨。


评论(20)
热度(241)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