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再早的我记不清。

写着学号的搪瓷杯盛着牛奶,老师说喝完就可以看动画片,里面的小猫好像总是在找妈妈。

雪花片、七巧板和珠心算,那时候的小朋友还没有被要求全面发展,只要有一项玩得好就会被夸奖。

额头贴上小红花,坐在自行车后座咬着饼干,糖吃多了会蛀牙,妈妈的头发总是有好闻的洗发水味,如果路上遇到卖蛋卷的店,请撒娇让妈妈捏住刹车。

小学门口卖的彩色小鸡没有活过一个星期就在纸盒里变得硬邦邦,后来喜欢养蚕宝宝,变成飞蛾的时候又盖上盖子拿到楼下去扔掉。

学校附近的小店会偷光我兜里的钱。

梦幻西游的贴纸,有吊坠的自动铅笔,黑白猪和糖果屋的笔记本,粘牙齿的麦芽糖,能吹出泡泡来的胶,彩色的弹簧圈,永远学不会的溜溜球技术,人手一辆的四驱赛车,南京板鸭和西瓜泡泡糖。

动漫里面的男主角一直都那么热血,看蜡笔小新、樱桃小丸子和哆啦A梦的时候要拿上薯片,那越前龙马现在有没有长高。魔法少女和她的魔法棒挥了几圈,考试的时候能不能把时间停一会会让我把最后一题写完。

在贴吧上追星看小说,聊天室里跟人谈天说地,QQ昵称必须要好看又好听,同桌永远不是言情小说里写的帅哥,上课有人偷吃番茄味的干脆面,男生把垃圾桶当做篮筐往里面扔矿泉水瓶和纸团。扔作业本的时候扔到电风扇,纸被搅碎,尸体掉在不是主人的桌子上。

然后知道了有男孩和男孩谈恋爱的小说,虐的时候一边在心里骂作者一边把手机放被窝里看到很晚,早上听写的时候总是想打哈欠。我和哥哥一起塞着他的MP3听后弦唱昆明湖,看他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荒村公寓》,后来等我自己有MP4的时候,听的是Justin Bieber。

 

电视机越来越薄看不见雪花,萧十一郎还有没有坐在屋顶上吹竹叶,想穿越到书里看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决战紫禁之巅,追了很久的漫画也终于迎来了结局,好看的节目越来越少,路越走越窄,遇到的人越来越少。

 

外婆在水泥地上铺凉席,蓝白条纹的窗帘和绿色老旧的电风扇,在瞳孔里搅来搅去。乡村的河水里长出螺蛳和水草,狗会追着鸭子跑,京剧里的惨死女鬼向阎王讨要公道。

英语作业要用磁带录下来贴上纸条写着自己的名字和学号,好朋友家里的座机号码倒背如流,漫画书可以在教室里传完一轮,放大镜引来阳光烧穿白纸,保护鸡蛋的实验也成功过。

 

没有智能手机,游戏的画质永远那么差,每天去报刊亭问杂志有没有到,关了灯以后打着手电筒看小说看出近视,上学总是丢三落四,买了好几次的红领巾。

 

我找到一本小学时候的日记,上锁的笔记本,钥匙已经找不到。企图掰开封面从里面窥见一些以前的秘密,那些欢笑和打闹争着从每一页里跳出来,飘上天空,像小时候玩的肥皂泡,然后碎掉不见。

 

我梦见我坐在云间钓鱼,钓上一条金色的鱼,它说放了它就实现我一个愿望。我说能不能让时间变慢一点。

它说,我还是喜欢被红烧。


评论(3)
热度(61)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