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顺懂】小哥哥,一起吃鸡吧

-

瞎写。



*校园 年下 

 

 =====================


晚上的选修课还没下课,顾顺的心已经飞到了宿舍里。

点开宿舍的微信群,果不其然。

-

室友A:下课了没啊?

室友B:等会来不来?

室友C:来个屁,带不动。

室友B:剪你丫网线。

顾顺:鸡?

室友C:嗯。

顾顺:来。

-

听起来略显微妙的对话,原因是某一款火爆的网络游戏。

如果赢得最后的胜利,屏幕上就会出现“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一行字。

顾顺下了课,先跑到宿舍楼边上的一条小吃街,那里就算到了深夜也有营业着的摊位。

“来两只鸡。”顾顺说。

“好嘞。”老板把旁边烤架上搭着的鸡一个个翻面,表面焦黄,散发出好闻的味道。

这家店烤的鸡很好吃,后面也陆陆续续地来了人。

顾顺百无聊赖地等着他的鸡,在宿舍群发了一个问号之后没有人回。

那群逼估计已经三排起来了,啧。

“谁的两只鸡?”

顾顺把手机放回裤兜:“我。”

“要加辣不?”老板熟练地往上面撒着各种调料。

“一个微辣。”顾顺想了想,“另一个,中辣。”

忘了提,这家店的辣椒粉也很得劲。

哼哼,背着我三排吃鸡是吧,明儿就该上演一出菊花残了。

顾顺拿着两个塑料袋,闻了闻,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偏过头去用手臂遮着嘴巴狠狠地打了两个喷嚏。

 

一跨就是两个楼梯,顾顺飞速地上了楼,烤鸡的香味淌了一路。

敲门。

“谁啊?”

“送外卖的。”顾顺说。

“等会儿!”

门后边响起窸窸窣窣找拖鞋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

顾顺往下边一看,看来是没找到拖鞋,翘着脚趾像个娘炮。

“哟!顾哥,买啥好吃的呢?真香!我去,烤鸡!”室友A扒开塑料袋瞅了一眼,“咱们正三排呢。”

“早知道了。”顾顺进门,脚一踢,门又重重地合上了。

室友A又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会儿的!”

顾顺站在他们背后看了会儿:“我去,天谴圈吧。”

“今天网速还不错,这会儿还没卡。”

“别乌鸦嘴,等会服务器分分钟崩给你看。”

“然后微博又可以开始道歉了。”

看了看三人乱糟糟的桌面,鼠标一动都可以碰翻一杯水。

顾顺把两袋烤鸡放自己桌上:“一会儿要吃来拿啊。”

“得嘞!”室友B愉快地回应,“哥,哥!你快看NW方向是不是有个人!”

“傻逼吗,那是一颗树。”

 

顾顺开了自己的电脑,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先把网连上,开了游戏界面,回头看看他们三估计还要打个十多分钟。

等着也是等着,双排试试吧。

排的美服,说是美服,其实大多都可以遇到自己的同胞,如果遇到拽洋文的,用自己的弱鸡四六级英文也能勉强应付一下。

少说话,总不会出错。

排得还挺快,这会儿大家都下了课,估计都在往服务器里边挤。

顾顺看了看左下角的ID,英文的,他皱了皱眉,用自己的菜鸡英文水平琢磨了一下,最后下了一个定义,一串乱码。

他不认识的都可以算是乱码。

素质广场上有许多人喊着话,整得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似的。

这位老哥没有开麦,或许是外国友人?

顾顺也不开,静静等着游戏倒数。

上了飞机,顾顺看见左上角的乱码ID右侧一个音响标志亮了一秒然后又熄灭了。

发现地图上多了个红点。

估计是让跳那儿?打野么。

顾顺按了下键:“hello?”

“hello。”

哦,原来也是一位哥们儿,声音还挺好听,不会是什么游戏主播吧?

顾顺莫名的有些紧张。

顾顺又按了一下键,打算问是不是跳红点:“Go re......”

“我去!吃鸡了!”

“牛逼!”

室友的背景音响起来,打断了顾顺沉下心来讲英文的情绪。

又松开了按键。

室友A美滋滋地跑过来从顾顺桌上顺走了一袋烤鸡,也不知道是那袋微辣的还是那袋中辣的。

算了,懒得计较。

外国朋友估计也没听懂,好一会儿没有开麦。

顾顺正搜着房子呢,一个二级头,想让外国友人来捡一下以示中外友谊长存。

按了键,却不知道怎么说,抓耳挠腮了一会儿。

“Here,two.......head,我操。”

顾顺决定把自己键盘上的T给扣掉,还是闭嘴吧。

那哥们儿不知道咋听懂的,还真的摸过来捡了,还顺带送了他一个四倍镜。

顾顺犹豫着又按了键:“Thank you.”

这他会说,不仅他会说,估计幼儿园小朋友也会说。

“You are welcome.”那人声音里带着点笑,还怪好听的。

呸呸呸,专心游戏。

缩圈了,有点远,喝了饮料找了辆车,顾顺开。

动着鼠标,顾顺拿了块袋子里的鸡啃。

“咳咳咳!”辣椒粉冲进喉咙,一阵猛咳。

顺带着,鼠标也不停晃动,车在游戏里一阵蛇皮走位以后,撞上了一块石头停了下来。

尴尬到窒息。

顾顺赶紧喝了口水。

外国友人又说话了:“change?”

“OK.”

顾顺的声音听起来镇定得一批,其实已经在心里疯狂咒骂自己。

让你点中辣!果然害人终害己的这句老话没有错的。

丢脸啊,还是在外国朋友面前丢脸。

 

进了圈以后找掩体当个老苟比。

人已经剩得不多了,顾顺玩狙,开了镜,瞄着人。

对面已经开打了,菜鸡互啄,人体描边枪法,顾顺一边看一边笑着想这回估计吃鸡就在前方。

等着那两队打完收个人头就行。

顾顺刚想吃一块烤鸡,又想到刚刚的窘态,又默默地把鸡放回去了。

握着鼠标,又重新盯着,还没打完呢啊。

一阵轻微的插销声,顾顺这上千元的耳机果然没白买,赶紧往旁边跑,还不忘点按键喊了一句:“run!”

半管血下去,打个急救包。

顾顺在找那个阴了他们的人。

估计是那人也等着他们露头,树干后面露出一点点的颜色。

顾顺立刻锁定了位置开枪,没打到头,刚想骂人。

左侧的外国友人也开了枪,爆头。

远处的两队也打得差不多了,看时候走过去一阵突突收了弹尽粮绝的人,顺利吃鸡。

顾顺呼了口气,扭了扭脖子。

那位哥们儿的ID旁边又出现了一个标志,但是一直没有声音。

顾顺想着,不会是在组织语言怎么夸我呢吧,毕竟最后刚枪的时候他还是挺帅的。

顾顺也想着怎么用英文回礼呢,那哥们儿说话了:“打挺好的啊。”

我操,中国人?

顾顺一愣,刚组织好的洋文,什么thank you啊,play next time啊全都忘了。

按着按键,脑子昏昏沉沉的,好久才憋出来一句:“你他妈中国人?”

“是啊。”

“那你刚才还跟我说洋文??”

“我看你说挺好的啊?”那哥们儿回,“不忍心打断你。”

顾顺咬着牙:“算了,都吃鸡了,不计较了。”

“嗯。”那人说,“那我走了。”

“好。”顾顺犹豫了一会儿,“要不......一会出去加个好友?”

“你加我?”

“你名儿太难打,你加我吧。”

“哦。”那人顿了顿,“你爹我?你ID啊?”

还是用的拼音,nidiewo。

游戏里,杀了一个人就会在左下角出现一行字:你爹我杀了XXXX

“啊。”顾顺说,“是不是特霸气。”

“呵呵。”

 

之后也偶尔会等那位兄上线的时候双排一会儿,也会吃几把鸡。

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和不靠谱的室友们一块玩。

然后出了个吃鸡的手游,室友们又一个个屁颠屁颠地下了一个,但是和PC端的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的。

感觉大多数玩家都是小龙虾,又聋又瞎。

而且按键什么的都不太舒服,顾顺玩了几次就不怎么玩了。

室友B加了一个学校里的吃鸡群,一天另外两位室友都出去上选修课了,只剩下顾顺和B在寝室抠脚。

“诶,哥,吃鸡来不来?”B问。

顾顺看了看关着的电脑:“那我开个机。”

“手游啊,方便,一会儿就好。”

顾顺滑动屏幕:“行吧,就陪你来一局。”

“你等等啊,我去群里再喊点人一块。”

“还有群呢?”顾顺好奇道。

“刚加的。”室友B低头打字。

顾顺进了游戏,无聊地进商城逛了会儿。

“有人了!我加一下他。”

“好。”

室友B拉顾顺进了队伍。

顾顺放下手机:“我去撒个尿,开始了叫我。”

游戏开始,顾顺瞅了眼ID。

咋这么眼熟呢?

顾顺向来对洋文的记忆里偏弱,打乱组合起来又是另一个词儿。

等到那位哥们儿开枪打死一个敌人之后,顾顺才反应过来。

这他妈不是和他PC端一块吃鸡的哥们儿的ID吗??

不对,说不定是巧合呢?刚好有人脸滚键盘取了个重名儿的,也很正常吧。

不正常吧!

脑子里的“正常派”和“不正常派”打着架。

“哥,上楼!来人了。”室友B催着还站在平地上思考人生的顾顺。

其实,顾顺的ID也是和PC端一样的,只是换成了中文。

操控游戏里的人物趴下来,然后在屏幕上打字。

-

你爹我:小哥哥,一起吃鸡吧。

-

室友B:“吃吃吃。”

顾顺:“我他妈是跟你说话吗?”

“???”

然后乱码兄也回过来:好。

这局还真吃了鸡,退回游戏大厅的时候,有一条消息。

乱码兄要求加你为好友。

还真是.......绝了,我操。

 

夏天到了。

学院要给大四的毕业生们准备毕业晚会,顾顺他们这样的也只能干干体力活儿了。

后台和各个年级的同学们挤在一块,分不清谁是谁。

有人提议打一局手游哈皮一下,网瘾少年们纷纷响应。

顾顺也加进去,发现乱码兄也在队伍里。

赶紧抬头看。

操,谁啊到底?

“你爹我,哈哈哈哈这ID流批,是哪位兄弟?”

顾顺硬着头皮:“我。”

然后他看见对面有人抬起头,看着他,笑了一下。

顾顺赶紧问:“你就是,那......”又低下头去看那个英文,“p、l.....”

“是我。”那人点点头。

“快点,游戏开始了!”

于是,第一次和网友见面就被打断了。

 

结束彩排,再也看不到那位哥们儿的身影。

出去,肚子空空的。

室友B让带烤鸡回来。

顾顺犹豫着问:“上回一块玩游戏的那人的微信,你加了吗?”

“没,咋了?”

“没什么。”

“哦哦。”室友B回,“烤鸡我要微辣的!”

“屁事儿多,知道了。”

烤鸡排队的人依旧很多,点完单之后就靠着路边的栏杆玩手机。

等烤鸡的人零零散散地分布。

“谁的两只鸡?”老板吼一声。

“我。”

“我。”

顾顺愣了一下,把头转到左边,是那人。

“嗨。”那人朝他笑了一下,“巧了。”

“真巧。”顾顺愣了会儿,“你先?”

那人也不客气,点了点头,把烤鸡接过来拎在手上。

然后顾顺的两只鸡也好了。

两个人有点尴尬地一起走回寝室。

“呃,还不知道你叫啥。”顾顺说,“我叫顾顺。”

“嗯?不是你爹我吗?”

“.......”

“我叫李懂。”李懂说,“你大二的吧?我大三的。”

那会儿随手打的“小哥哥”,真实得一批。

顾顺点点前面的楼:“我住这楼。”

李懂指指旁边的一栋楼:“我住你对面。”

“哦。”

然后就没话题了。

到了宿舍楼下,顾顺说:“那我走了。”

“好。”李懂朝他挥了挥手,然后亮出自己手上的塑料袋,“有空一起吃鸡吧。”

“......”

让你皮!

 

顾顺回了寝室之后,按着室友B的头让他往上翻聊天记录,一定要找到上回那人的微信。

“诶哟,我找我找。”室友B看着中辣烤鸡上的辣椒粉心里一颤,“嘿,应该是这个!”

“发我。”顾顺说。

“哦......”室友B看了看顾顺,“我的微辣呢?”

顾顺甩给他一个塑料袋:“吃你的鸡吧。”

“嘿嘿,那多不好意思.......”

顾顺瞪一眼:“滚。”

 

发去好友消息,人不会不加陌生人吧?

又加一条:“我是你爹我。”

好像怪怪的?哎,不管了。

等顾顺洗完澡,再拿起手机的时候,发现已经通过申请了。

但是李懂没有给他发消息,连表情包也没有。

顾顺脑子一抽,发过去:“小哥哥,有空么,一起吃鸡吧?”

过了一会儿,李懂回:“速度上线。”

俩人配合默契,一枪一命,和亡命夫夫似的。

室友A在后边看了会儿,咋舌道:“咋和我们玩的时候不是一个水平啊?”

室友C:“血妈凯瑞啊。”

室友B在心里嘟囔,你们懂什么,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吃了一把鸡以后,顾顺动了动脖子:“还玩么?”

李懂说:“不了吧,我一会儿还得写论文。”

“行吧。”顾顺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也快熄灯了,“那你,那什么,早点睡啊。”

“好。”李懂笑笑,“你怎么知道我微信的?”

“上回不一块玩了么,我室友知道,就,随便加一下。”顾顺扯谎。

“哦——”李懂拖了长音,“他好像没加我吧?”

“你管呢!”顾顺撒谎不成就耍赖,“就加了。”

“行吧。”李懂那边好像按了几下键盘。

“你干嘛呢?”顾顺好奇。

“网恋呢。”李懂说。

“啊?什么网恋......”顾顺看了看四周,“你还网恋啊?”

“嗯。”李懂说,“不仅网恋,还奔现呢。”

“......你挺牛逼啊。”顾顺憋出一句,“那妹子好看么?”

突然觉得今天的烤鸡变了味儿,有点酸溜溜的。

“好不好看不知道,挺帅的。”李懂说。

“???”

“下线了。”

“???等.......”

 

毕业晚会结束后,顾顺走到顶楼透透气,一直舞台后台两边跑,都快被灯光给烤熟了。

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顾顺回头看,是李懂。

“这么巧啊,你也来上边吹风?”李懂也走过去靠着栏杆。

“嗯......热。”顾顺嚼着口香糖,一股薄荷味。

“是挺热的。”李懂说,“不赶紧回宿舍打游戏?”

“......懒得和他们玩儿,菜。”顾顺又撒谎。

其实是在等你这种屁话他实在不好意思说。

“那看来我技术还挺好的?”李懂抖了抖衬衫。

“你,挺能秒人的。”顾顺看了看他,额头有点微微出汗,衬衫纽扣开了两颗,露出下边的锁骨,啊,好想吃鸡锁骨啊。

“哦,谢谢啊。”李懂回头看了看他,又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小哥哥,下回也一起吃鸡吧?”

顾顺胡乱地点点头,去看天上的月亮。

“你说的,网恋对象很帅,啥意思啊?”顾顺犹豫着还是开了口,“男的么.......”

“啊。”李懂说,“很惊讶?”

“没。”顾顺赶紧摇头,“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李懂盯着他瞧。

“算了,没什么。”顾顺深吸一口气,“走吗?”

李懂叹了口气:“小哥哥,我发现你游戏里的智商和现实好像不太相符啊。”

“嗯?”顾顺的表情有点迷茫,“啥意思?”

“我网恋对象么,你也认识的。”李懂笑道。

“嗯??”顾顺又一脸震惊,“我操,不会是我室友吧?就他那样儿?还帅?你是不是......”

“你想什么呢。”李懂说,“前天晚上,98K一枪爆了石头后边的敌人然后吃鸡的,是谁?”

顾顺想了想,犹豫着指了指自己:“.....我?”

“对啊。”李懂点头,“就是你。”

顾顺的心脏的跳动频率突然加快,然后他觉得更热了,忍不住张嘴喘气。

说话都有点不清楚。

“我......就是你网恋对象啊?我咋不知道呢......”

李懂没说话。

顾顺抬头看了看夜空,闪着星星。

心里又开始一轮新的斗争,最后不知道是哪一派的胜利,顾顺做出了决定。

他掏出口袋里的口香糖包装纸,然后把嘴巴里没味儿的口香糖包起来,在手心里搓成一个球球。

看了看李懂身后的垃圾桶,慢慢吐气。

“如果,一会儿,我把这个扔进垃圾桶了,我就亲你。”顾顺红着脸说。

不过还好,顶楼还算黑,也不算丢脸。

“好。”李懂点头。

手腕一动,抛出一条弧线。

李懂打算回头看是不是进了球。

顾顺突然上前一步,扳过李懂的脸,然后对着自己刚刚知道的网恋对象吻下去。

身后,球轻轻地进了框。

 

“你知道的,我......不太会讲话。”顾顺轻声说,“那我就展示给你看好了。”

就像,游戏里那精准地一次次爆头击杀。

有点好笑也有点安心的左下角的那一行:nidiewo使用XXX击杀了XXX


李懂笑着点了点头:“小哥哥,网恋吗?”

顾顺捏捏他的手:“不是已经恋着了么。”



===============


端午节快乐~


评论(43)
热度(369)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