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顺懂】越线番外1

-

前文

越线


看了下时间,都是两个月前写完的了,正文是三个月前写完的


现在再看我还是最喜欢这篇文了555


送给同样喜欢越线的朋友! @R酱红豆汤   @两点 

=====================



走出电梯门,从裤袋里掏着钥匙。

一抬头发现自己家的门把手上又挂了一袋新鲜鸡蛋。

李懂叹了口气。

转过身:“别看了,是你买的吧。”

顾顺笑嘻嘻地从门缝里露出脸来:“我看你喜欢嘛。”

 

顾顺搬到对门已经一个月了。

高考结束后,顾顺就寻思着租房住。

李懂对门的那户人家是一家三口,原来住的地方因为马路扩建而被拆迁,现在新小区差不多都装修好,准备搬过去了。

顾顺咬着碎碎冰路过,看到他们正大包小包地往楼下运东西。

“哎,你们这是要搬走吗?”顾顺随口问一句。

“是的。”男主人回答道。

顾顺在心里盘算着,得,就这儿了。

小女孩梳着两角辫,眼睛亮亮地看着他手上另一根碎碎冰。

顾顺瞅瞅她,把碎碎冰递到她眼前:“想吃么?”

小女孩点点头。

女主人不好意思地说:“哎,想吃妈妈等会给你去买嘛。”

“没事儿,天太热了。”顾顺笑着看小女孩。

“哥哥你好帅。”小女孩嚼着蜜桃味的冰棒,看着帅哥,心情美得很。

顾顺摸摸她的头,心想,就是嘛,李懂真是不知道珍惜。

也不是没想过同居。

上回顾顺趁着李懂写小说时,拐弯抹角地问了一嘴,没想到李懂立刻拒绝了。

顾顺很委屈:“为啥啊?都搞对象了也不能住一块吗?”

“我不习惯。”李懂头也不回地敲打着键盘。

 

顾顺决定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一下机会。

比如,他发现李懂很喜欢吃水煮鸡蛋。

有时候下了课之后就到楼下便利店顺上一盒,然后再顺理成章地蹭一顿饭。

筷子的尖端分开剥完壳的鸡蛋,露出没有完全熟透的橘红的蛋黄,蘸上酱油。

“你很喜欢吃鸡蛋么?”顾顺问。

“做起来简单啊。”李懂回答。

顾顺看着李懂最近沉迷构思新小说而略微消瘦的脸有点心疼。

可人又不吃外卖啥的,这可怎么办呢?

 

顾顺在微博上翻找着鸡蛋的做法。

番茄炒蛋,嗯,这个应该不错。

从超市买好食材,顾顺开始料理起来。

毛毛糙糙的手法,番茄被开肠破肚,流出的汁液中带着黄色的籽。

大小就没有均匀过。

信心十足地打开煤气灶。

“哒哒哒”发出电流声,但却不见火。

“嗯?坏了?”顾顺关上旋钮,又重新转了一次。

“哒哒哒”

顾顺百思不得其解。

只好去敲了敲对面的门。

“额,你知道那啥,煤气灶怎么开火么?”顾顺尴尬地挠挠头。

“顺时针旋转啊。”李懂说。

“转了啊,它就是不开。”顾顺说,“要不你帮我看看?”

李懂无语地看了他两眼,穿好鞋。

 

顾顺搬过来以后,这也是李懂第一次进他的房门。

沙发上堆着T恤,没有折过显得有些皱皱巴巴。

顾顺赶紧挡住,然后推着李懂转弯进了厨房。

“你看看,就是不来火啊,是不是坏了?”顾顺很郁闷。

李懂抽了张纸巾,拧开旋钮,手腕往下一按。

“......”

 

李懂看了看案板上的一片狼藉:“你要炒菜?”

“不是吃外卖也不好嘛,随便学学。”顾顺一边开了火一边偷瞄李懂的表情。

“我回去了。”李懂说。

“晚上能来蹭饭吗?”顾顺问。

“你不是自己在学吗?”路过沙发,李懂皱了皱眉。

“唉,这不是手艺不精嘛!”

李懂走出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句:“那衣服,好好叠叠吧。”

“好勒!”顾顺擦了擦手,“那晚饭......”

“你来吧。”

 

顾顺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照菜谱做了份番茄炒蛋。

就是太买家秀了一点。

稀稀拉拉的一滩,跟人做出来的完全不是同一道菜。

顾顺拿着番茄炒蛋去敲李懂的门。

“炒完了?”李懂看看那盘子里红色和黄色交杂在一块,“番茄炒蛋么?”

“嗯。”

把菜摆上桌。

顾顺溜到厨房看李懂。

今天做的是蚝油生菜,新鲜翠绿的生菜衬着李懂的手指,显得特别好看。

厨房台面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看不见油污,瓶瓶罐罐也按照各自的作用排列整齐。

“帮我拿一下蚝油。”李懂说。

顾顺去看上面的标签,找到以后拿下来。

递过去的时候李懂刚要接,顾顺又把手一缩。

“亲一个再给。”顾顺笑得很无耻。

“......”李懂看着锅里的菜,“别闹,等会菜煮老了。”

“没劲。”顾顺只好把耗油递过去。

然后在李懂还没转过脸的时候迅速在他的侧脸落下一个吻。

“你不亲我,那我亲你好了。”

 

“快尝尝我的西红柿炒蛋啊!”顾顺着力推荐自己今天新学会的菜式。

李懂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你自己尝了么?”

“没呢,咋了?”顾顺也夹了一口,“咳咳,盐放多了。”

 

吃完饭,顾顺帮李懂一块洗盘子。

“你去写小说吧?我来洗呗。”顾顺撩起袖子说。

李懂想起了沙发上的那堆T恤:“你洗不干净的,我来吧。”

顾顺干脆把李懂的手套抢过来:“我行啊。”

李懂只好告诉他要先挤洗洁精,再用洗碗刷刷干净泡沫。

 

李懂又坐回电脑桌前,为小说里的情节而苦恼。

杀人的手法往往是令人头疼的一部分,为了做到毫无破绽,他要先在脑海里演完一遍,但又觉得缺了什么。

厨房里的流水声逐渐稀落下来。

“洗完了?”李懂走过去看。

“啊。”顾顺正在擦台面,“洗完了啊。”

盘子被凉在架子上,还在往下滴水。

李懂在一边看着:“你等会有事么?”

“没事啊,怎么了?”

“那什么”李懂摸了个咖啡杯冲了冲,“等会陪我演一下小说里的情节吧,我有点把握不准。”

“行啊,陪你多久都行。”

 

顾顺背对着李懂站在沙发旁。

“嗯,你现在是女主,我是凶手。”李懂卷着纸作为“凶器”。

“我什么都不用干么?”顾顺问。

“你现在已经是迷迷糊糊的状态了。”

“哦,行。”

李懂轻轻地从顾顺身后靠近,然后左手按着他的肩膀,右手举着直筒刺向后背。

顾顺干脆顺势倒在面前的沙发上。

“然后,你应该要挣扎......”李懂的右腿半跪在沙发上。

“挣扎啊......”顾顺突然伸出手揽住了李懂的腰,翻个身把人按在身下。

“喂,你演的是女主。”李懂还沉浸在自己构思的情节之中,丝毫没有发觉身上人脑海里的危险想法。

“你不是让我挣扎嘛。”顾顺笑着把脸凑过去,“亲一个再演呗。”

客厅只有一盏落地灯亮着,亮度调的最暗,昏黄的灯光,李懂看不清顾顺的表情。

“不亲。”李懂把脸扭过去。

“凶手哥哥亲一个呗,算给我的演出费行吗?”顾顺把李懂的脸扳正,然后俯下身去。

“你......漱口了么。”李懂突然问。

“漱了漱了。”顾顺说完立刻把嘴唇贴上去。

微凉的唇瓣摩擦着,顾顺的脸转一个角度吻得更深。

李懂攥紧了手里的纸筒。

用嘴唇描绘着形状,顾顺不禁伸出舌头去舔弄李懂的牙冠。

“别”李懂推着他的胸口,“不准伸舌头。”

“啊.......”顾顺不满地舔舔嘴唇,他的演出费还没赚够呢。

把头埋在李懂的肩膀里,能闻到淡淡的酒精味。

顾顺张嘴咬李懂的锁骨。

“你干嘛!”李懂伸手把他的头从自己的肩上拿下来。

顾顺盯着李懂的眼睛:“舌头不准伸,我咬都不行吗!”

“不行。”

唉,这被欺压的日子还得持续多久呀。

顾顺好烦。

 

今天编辑说要来讨论一下连载的事。

在正式发表之前,会在一本杂志上先刊载几章节。

门铃被按响。

“顾顺,你去开一下门!”李懂正在往洗衣机里塞衣服。

顾顺借着周末写论文的借口又在李懂家里蹭空调。

打开门,编辑的表情瞬间僵硬。

怎么回事?李懂不是从来不让别人进自己家门的么?就连我也从没进过,这人谁啊,弟弟?

“你是编辑吧?”顾顺问。

“啊,是的,请问李懂在么?”

“在的,他在洗衣服,你等一下吧。”顾顺让开点位子,“进来么?”

编辑摆摆手:“老师从不让别人进门的......”

“哦......好吧。”

编辑突然被点燃了八卦的心:“冒昧地问一句,您是?”

顾顺往洗衣房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朝编辑勾勾手指,俩人的头凑一块。

“我是他男朋友。”

编辑的脸上混合了怀疑、尴尬和震惊三种表情。

李懂擦着手出来:“......怎么了?”

“没什么。”顾顺对编辑使了个眼色,“你们聊。”

编辑拿眼睛瞥瞥李懂,又瞅瞅顾顺。

“?”李懂看着自己的编辑,“稿子有问题么?”

“没有没有。”编辑赶紧低头去看稿件,“这样顶格发可以吗?”

“可以。”李懂拿着纸巾一根根手指仔细擦拭着。

编辑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就说吧。”李懂叹了口气。

“那个。”编辑点点远处的顾顺,“你们的关系很好吗?”

“还行吧。”李懂说,“怎么问这个?”

“哈哈哈。”编辑干笑几声,把稿件装进文件袋,“那老师我先走啦,等杂志出来我给你寄。”

“好的。”李懂目送编辑进了电梯。

关上门。

“你跟他说什么了?”李懂走过去问。

“没啊。”顾顺装傻道,“就说咱俩是邻居啊。”

李懂懒得理他,给自己倒了杯水:“你今天又打算赖在这儿?”

顾顺打游戏的手停下来:“什么叫赖啊,多不好听,我等会写论文呢,下周得交。”

“嗯,打游戏写论文,你挺厉害的。”李懂拉开椅子坐在电脑桌前打开文档。

“唉,行吧。”顾顺关掉游戏界面,“那我现在写啦。”

故意把笔记本上的word界面打开亮给李懂看:“看看!我真的开始写啦!”

“赶紧的吧。”李懂侧着身子躲开。

 

俩人各自占据着一张桌子打字。

空气里只能听见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

顾顺写到一半的时候昏昏欲睡,伸了个懒腰。

看到李懂还在聚精会神地敲字。

果然大大就是大大,自己看上的人就是牛。

顾顺偷偷溜过去,把头搁在李懂的肩上。

李懂转头看一眼:“论文写完了?”

顾顺撇撇嘴:“还没,先来充会电。”

 

晚上蹭完饭,顾顺拿着笔记本回家。

钥匙放进小筐,踢掉球鞋。

想要开个灯把沙发上的那堆T恤给叠了。

用手肘按下开关,“哒”。

没有反应。

“诶?”顾顺又按了几次。

才想到这个月电费还没交上。

愣了一会,突然在黑暗里笑起来。

立刻转身出去,敲了李懂的门。

李懂刚刚洗完澡,刚把头发吹干。

“煤气灶又打不开了?”李懂问。

“不是,这回是停电了。”顾顺嬉皮笑脸地说,“今晚收留我一下行吗?”

李懂叹了口气:“你这人......”

顾顺赶紧示好给人捏了捏肩膀:“大大你最好了。”

 

顾顺去看李懂的电脑屏幕。

“她身着红裙,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仰起头与男人接吻,品尝爱情的甜美。突然她睁开了眼睛,喉咙有一种被灼烧的痛感,无法喘息。‘你......’她的身体靠着墙壁慢慢滑下去,那朵玫瑰开始枯萎。”

“这是,把毒藏嘴里了吗?牛啊......”顾顺咋舌道。

“嗯。”李懂去厨房泡咖啡。

深咖色的液体滴到壶里,颜色澄澈,香味蔓延。

倒一杯咖啡走到客厅,顾顺躺在沙发里玩手机。

“你要睡了?”李懂问。

“还没啊。”顾顺说,“今天不用演戏了么?”

“......不用。”

顾顺翻身坐起来,倒一颗清嘴含片到手心,含在嘴里。

 

李懂正靠在墙边捏着眉心思考着故事情节。

身前的光被遮住。

顾顺把李懂的脸捧起来:“演吧,啊?”

拉近距离,李懂皱皱眉:“别闹了。”

“哥。”顾顺把舌尖上的含片翻个个儿,“我想‘杀你’。”

李懂被这一声“哥”叫得有点懵。

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夺去了嘴唇。

“顾......”李懂刚说出一个字就被顾顺又重新堵上。

舌头滑进口腔,带着含片的浓浓的薄荷味。

咖啡的温热还存在着,含片迅速融化。

就像杀人用的毒药。

李懂的身体僵硬着任由人索取。

顾顺用额头抵着李懂的额头。

“你死了。”

 

顾顺半夜起来上厕所,沙发的空间太小,身体伸展不开。

脖子怪疼的。

偷偷溜进李懂的房间,蹑手蹑脚地上床。

李懂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人上了床,手往后摸了摸。

顾顺赶紧拉住:“是我。”

“干嘛......”

“睡一会。”顾顺把人圈到自己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总算舒服了。

 

李懂的书最终出版了,寄来了样刊。

顾顺帮忙拆开快递,迫不及待地看起来。

瘫在沙发上看了一下午,终于看完了。

翻到后记那一页。

李懂讲述了自己的灵感来源,官方地感谢出版社和粉丝。最后还写了一段话。

“你是一把剑,斩断了我的过去和现在。

你是一双手,将我拖离无尽的孤寂和黑暗。

你是我的爱人,你是我的光和我的未来。

我愿意将自己的心交给你,并嘱托你好好保管。

我爱你。”

顾顺用指尖点着一句句看完。

然后跑去厨房问李懂:“这写的是谁啊?”

李懂发现他的爱人不仅迟钝还很傻。

翻动着锅铲,番茄和鸡蛋相互染上颜色。

顾顺还挥着书:“咋的了,你的心在哪呢?”

李懂关上火,转身。

抓住顾顺闲着的那只手按在自己的左边胸口上。

“这儿呢,给你了。”

顾顺突然愣住。

然后抓过李懂的后脑勺狠狠吻上去。

腰磕在灶台上有点发痛。

李懂把手围在顾顺的腰上仰着脸回应。

 

房东疑惑着顾顺那屋怎么这么久不交电费了,人也不在。

于是敲了李懂的门。

顾顺去开。

“诶?你怎么住这儿了?”房东问道。

“啊,电费是吧,我过几天去缴了。”

“你那屋很久没住了吧?”房东往屋子里探头。

“嗯,最近都住这儿。”

“我看你跟人商量商量住一块得了。”

“快了快了。”顾顺的表情意味深长。

 

看来那条线,大概是彻底消失了吧。




========================


然后,顾顺的家庭问题和李懂洁癖症的由来我都还没写到


以后有空接着写完8

评论(14)
热度(203)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