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巍澜】在人间

-

随便写滴

有车车来的



===========================


家附近开了一家超市,一家大超市。

最近才开的,正遇上六一八,LED屏360度环绕说着大减价。肉区几几折,蔬菜区几几折。

赵云澜的车开得快,只瞥了几眼就过去了,没有仔细看。

和沈巍同居的.......谁知道第几天。

开了门踢了鞋,用脚拢起来摆好,拉开外套甩在椅背上。

大庆从窗台上跳下来,猫爪子不满地拍拍地板:“我的猫粮呢,我的罐头呢?盆都空了!”

赵云澜用脚把它拨拉到一边:“一会儿的啊。”

溜到厨房里看沈巍,人正在看着手机上的菜谱琢磨着。

冰箱里仅剩的食材估计只够拼凑出一盘菜,赵云澜也凑过头去看手机屏幕上的图片和文字。

沈巍一转身,肩膀撞上他的下巴。

“诶哟喂。”赵云澜面带痛苦地托着自己的下巴,“差点被迫咬舌自尽啊。”

沈巍赶紧放下手机揉着他的下巴:“没事吧?”

“有事儿啊。”赵云澜抬着头眯着眼,“要沈老师亲亲才能好。”

“别闹。”沈巍的耳廓有点微微发红,镜片后面的眼睛垂下来,“想吃什么?”

“随便吧,我看这要弄出顿饭也挺难的。”赵云澜转过身打开橱柜,“要不,吃泡面?”

沈巍看了他一眼。

“唉,开玩笑嘛,炒个饭得了。”赵云澜从冰箱里拿出来几个鸡蛋和昨夜的冷饭,“我看见附近开了家超市,等着什么时候有空了去逛逛,添点东西什么的.......”

声音停下来,沈巍转头去看。

“你吃葱么?”赵云澜捏着一小把葱晃了晃。

“吃。”

“那,你吃醋么?”赵云澜笑了笑,仿佛话中有话。

沈巍在这个笑容里愣了会儿神。

“.....吃。”

 

把葱切吧切吧,再把大蒜啊火腿肠啊切吧切吧。

鸡蛋在碗沿上一磕,哟,双黄蛋嘿。

赵云澜哼着歌儿用筷子把蛋液搅匀了。

沈巍在旁边看了会,撸起袖子打算帮忙。

赵云澜用肩膀硬是把他挤出门外:“炒饭这种简单的活儿我行,你在外面等会哈。”

两盘炒饭端上餐桌。

绿色黄色红色和白色,飘着各种食材的香气。

大庆跳上饭桌闻了闻:“好香!”

赵云澜又端出一个小碗放在他鼻子前:“吃吧,加餐。”

潜台词是肥死你。

大庆听不出来,乐呵着就开始埋头苦吃,又被烫得直吐舌头。

赵云澜盯着沈巍吃下一勺子满是料的饭,然后问:“好不好吃啊?”

“嗯。”沈巍拣出几块碎了的鸡蛋和火腿肠放在赵云澜的那堆饭上。

 

两人还是挑一天出门去逛超市。

可能是因为最近人比较多,所以各个食品区的降价时间还不一样,比如可能现在打折的是蔬菜区,再过一会儿就是肉食区了,打折的食品上都贴了个标签,付款的时候就看着这标签给你这算钱。

赵云澜随手抽了张小册子看:“诶哟,这超市搞得跟迪士尼乐园似的,啧啧。”把册子递给沈巍看。

沈巍接过来翻页,看了看自己腕上的手表说:“离现在最近的打折区是肉食区,一会儿就到蔬菜区了,这样,你先去肉食区等着,我去蔬菜区那里,一会儿等他们把标签贴上就好了。”

赵云澜满意地拍拍沈巍的肩膀:“要不怎么当上教授的呢,一套套的。行,那咱们晃悠过去?”

期间赵云澜还用脚接住了一个小屁孩踢到路中间的足球。

溜达到宠物专区的时候,看到狗粮和猫粮,赵云澜开玩笑似的说一嘴:“要不要给大庆买点儿,让它拉拉稀好歹能减点肥。”

沈巍看了看,然后打开手机亮给他自己的手机屏幕:“我买好了,最近淘宝打折,还挺划算的。”

赵云澜握住他的手往下滑了滑:“我去,这罐头贵啊,平时都不咋给它买的,啧啧......”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沈巍,“对它这么好啊?”

沈巍收回手来:“跟一只猫还争啊?”

赵云澜拖长声音“嗯”了一声:“吃点小醋。”

沈巍假装咳嗽了一声:“咳,走吧,快到了。”

冰柜的冷气是具体可见的一团团烟雾,赵云澜看着眼前一片红花花白花花的突然不知道要买些什么。

“各种肉都买点吗?”赵云澜捏了捏塑料薄膜下还有弹性的肉块,“不懂啊......”

沈巍指了指:“就买这个和这个吧,好像我们也吃不了太多。”

“我们?”赵云澜挑高音量故意臊他,“我们好,我们好,多买点,不怕坏。”

沈巍看了他一眼,无奈地笑笑:“随便你买吧,我都吃的。”

“嗯哼。”

打折时间到了,果然,随着超市的广播播报,人群纷纷往这块区域涌过来。

赵云澜捏着那几盒肉,催着旁边的工作人员给贴上标签,挤出人群的时候塑料薄膜都差点撕去一层。

推了个车把肉肉们都放在里面,然后去蔬菜区域找沈巍。

沈巍很好找,在一群大妈阿姨们中间最显眼的那一个,现在还在帮一个眼睛不太好使的老婆婆看价格,然后耐心地解释着超市的打折规则,用龙城这边的方言。

 

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泡在一团温水里慢慢发胀。

身边的吵闹好像都与他无关。

超市的大减价播报、阿姨们互相的推搡、导购小姐的推销。

他看见沈巍低头掂量着两颗白萝卜,慢慢走过去,好像听见沈巍在跟他说:“这个萝卜上有个黑痂,要不就买另一个吧?”

愣愣地看着沈巍的手指摸过那块黑色的痂,他突然忘了自己刚刚开玩笑似的说的要买超市里的猫粮给大庆的那些个废话。

在沈巍“嗯?”的一声里回过神来。

走过去与沈巍在柜台前肩并肩,细小的水雾缓缓地从管子里喷出来,像是舞台上的干冰,溢出来流到手背。

明明地上沾着粘稠的黑色脚印还有一些人们掰下来的不好的菜帮子。

却像走过了千万年的时光。

他摸着沈巍的手指,也摸过那块硬硬的黑痂。

 

这万年流过的血结成痂,再撕掉,再结上。厚厚的,一层又一层。

拿过那颗萝卜。

“多好啊,就它了吧。”赵云澜笑一笑,推着沈巍转身,“走,还要买点别的么?”

跟别的过着琐碎生活的家庭一样,会拣着减价的时候来超市,会捏着水果的表皮去推测里面的内容物是否新鲜。

赵云澜觉得自己心情挺好的。

 

晚上,约了特调处的人一块来家里吃饭。

做的都是诶屁屁里面看来的菜谱,不知道好不好吃。

祝红夹了一颗炸蚕蛹在郭长城的面前直晃悠,吓得他往楚恕之的身后直躲,眼睛却也不嫌着,从晃晃悠悠的那团金黄色旁边绕过去看喝汤的王徵脖子上的红线,想着汤水会不会漏一点出来。

一顿饭吃得吵吵闹闹充满烟火气,赵云澜和楚恕之拼酒,拼得心跳加速。

送众人出门之前,手还搭在沈巍的肩膀上,人站没站样。

祝红说你早点睡觉啊,赵云澜回一嘴知道了,婆婆妈妈的,祥林嫂啊?

亏得祝红还穿着拖鞋,要是换了那双恨天高,啧啧啧,那滋味儿......

关了门倒是清净下来了。

桌上的的碗盘刚刚都被两位女同志收拾进了厨房,擦干了晾着。

赵云澜摸到洗手间漱口,薄荷味儿的漱口水让他的脑子直接从昏昏沉沉的状态瞬间清醒过来。

沈巍正准备把碗喝盘子收进橱柜里,正要打开柜门的时候被赵云澜从背后搂住,下巴垫在肩膀上。

“干活儿呢?”赵云澜戳戳沈巍的脸,嘟囔了一句,“也不关心下我......”

沈巍扛着赵云澜,把碗筷一样一样地收好。偏过头再看,赵云澜枕着他的肩膀都快睡着了,嘴唇半张着,一股子薄荷味。

 

活儿干完了,该干你了。


小车车

评论(30)
热度(529)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