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顺懂】论狂犬病的潜伏期

-

毫无逻辑的沙雕短篇罢辽

继续啃老...



===========================


最近食堂里养了一只猫。

军舰上本规定是不准饲养任何动物的。

在食堂大妈和师傅们的极力请求之下,才勉强给通过了。

为什么呢?因为食堂后厨好像闹起了鼠灾。

徐美丽,三号窗口负责打饭的阿姨。

一天正擦着不锈钢的台子,倒上水,准备往上搬饭菜。

“诶哟!这啥啊?”后厨师傅指着台子说。

徐美丽赶紧凑过去看,圆形的黑色颗粒,因为碰了水而沾成一团。

用手捏起来一看:“这......好像是老鼠屎?”

别的窗口的阿姨听到,如临大敌,纷纷擦了手前来鉴定这到底是不是老鼠屎。

“好像是啊!”

“这可咋办?去看看菜有没有被咬坏!”

于是大家又散开,去储存食材的那个仓库里检查。

翻出一颗被啃烂的白菜:“诶哟!”

又一根被啃到一半的胡萝卜:“诶哟!”

“完了完了。”

食堂的气氛顿时低入谷底。

连带着感染了前来打饭的庄羽。

“怎么了阿姨?今天脸色好像不太好啊。”

今天给的菜也比平时少了点。

“唉,我看后厨是闹鼠灾了。”阿姨愁眉苦脸地说道。

“啊?那怎么办啊,撒点药什么的?”庄羽提着建议,“糖醋排骨也来点儿。”

“这不是担心带到菜上吗,毒到人就不好了。”

“那放点粘鼠板,捕鼠器?”

“放了,现在还没抓到一只呢。屎倒是又发现了几颗。”

李懂走过来:“说什么呢?”

庄羽说:“阿姨说食堂闹鼠灾了。”

“要不跟上级反映一下?”

三个人面面相觑。

最后徐美丽慢慢地点点头:“我试试吧。”

 

老鼠的来源是阿姨搞不明白的问题。

莫非是顺着管道爬进来的?现在的老鼠都这么会游泳的吗?

还是运菜进来的时候就藏了几个小鼠仔?

越想越让人起鸡皮疙瘩。

于是阿姨们带着后厨师傅,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提建议。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反正最后是同意在食堂里养一只猫试试,期限是三个月。

关于挑什么猫,阿姨们也七嘴八舌地讨论了很久,最后选了一只全身雪白的猫,并取了个十分接地气的名儿:小白。

 

这天训练完,庄羽伸着懒腰。

“啪”。

外套的扣子突然蹦了出去,掉在了小白的食盆后头。

“早该缝上的。”庄羽嘟囔着去捡。

手还没够到扣子,小白“喵”地一声跳起来给庄羽来了一道。

“诶?”庄羽把手缩回来,皮被划开,迅速泛红,然后渗出血来。

顾顺也走过来,看到庄羽呆立在那。

“怎么了?”顾顺去看他手上的道道,“被猫抓了,小心得狂犬病啊。”

顾顺原来想吓唬吓唬他,没想到庄羽当了真。

“真的吗?我妈以前给我看过一个视频,得了狂犬病以后的小姑娘贼吓人!”庄羽看到李懂走过来,“懂啊!我是不是要得狂犬病了?”

李懂抓过庄羽的手看看:“我陪你去趟医务室吧。”

庄羽赶紧点着头走了。

“唉。”顾顺叫住李懂,“不吃饭了?”

“一会儿的。”李懂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啧。”顾顺看着还在进食的小白,拿个盘子去打菜了。

 

“医生,这没啥事吧?”庄羽紧张兮兮地问着。

医生给人擦了酒精消毒,并让人用肥皂水冲洗伤口。

“没啥事儿。”医生说。

“啊?真的吗,我听说狂犬病的潜伏期可长了。”庄羽还是不放心。

“一般来说,只要那只猫一星期内还活着就没事。”医生淡定道。

“一般?”庄羽还想再问清楚点,李懂扯着他去了隔壁洗手间。

摁了几下洗手液,用水打湿搓出泡沫覆在伤口处。

打开水龙头冲洗着。

庄羽仍旧忧心忡忡:“看来这一星期我要多关注关注那只猫了。”

 

第二天。

庄羽提早到了食堂,蹲下来观察小白的健康状况。

小白根本不鸟他,自顾自地晒太阳。

阳光被庄羽党住,又挪着步子踱到暖阳处躺下。

看来今天也是活力满满呢。

庄羽看看自己虎口处的痂,给小白的食盆里倒上了猫粮。

“多吃点啊。”

顾顺进门的时候看见庄羽还蹲在那。

“嘿。”轻轻踢了下庄羽的屁股,“伤怎么样了?”

庄羽抬起手给顾顺看。

“医生怎么说的?”

庄羽托腮:“一般没事儿,如果只要这猫一星期内还能活蹦乱跳,就是彻底没事儿。”

顾顺乐了:“你就打算这样观察一星期啊?”

“啊。”庄羽点点头。

 

鼠灾还没有消停。

阿姨特地专门把猫抱进放食材的仓库。

过一会再去看,发现这猫自己从角落拖着一颗白菜咬得正欢,地上都是碎菜叶。

“作孽啊!”徐美丽捶胸顿足。

也不知道上一次的浩浩荡荡是为了啥。

粘鼠板都快没了黏性,只好再换一块。

这老鼠是真没见着影儿,可屎还接着拉。

 

李懂点了三菜一汤,在庄羽面前坐下。

“你别担心,我觉得肯定没事儿。”李懂安慰他。

庄羽心事重重地往嘴里塞糖醋里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顾顺在一边煽风点火,“有些事可没准儿。”

庄羽的眉头又紧紧皱在一起:“我好像吃饱了。”

站起来蔫蔫地走了。

李懂瞪顾顺一眼:“你干嘛?”

“我说实话而已。”顾顺很坦荡荡,“等着呗,估计这几天他就住食堂了。”

李懂狠狠地踩了顾顺一脚。

“哎哟,你干嘛?”顾顺把脚缩回来。

“脚滑了。”

 

陆琛安慰道:“我看能送到军舰上的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病,你还是把心放回肚子里好好训练吧。”

像被扎了一针镇静剂,庄羽安下心来。

 

早上起来。

徐美丽照旧去擦台子,看见小白在角落里不知道在玩什么。

走过去一看。

“哎呀!耗子逮着了!”徐美丽大声一叫。

给人盛饭菜的时候也多了一半。

也许耗子的数量不仅仅局限于一,但怎么说,这场攻坚战也算是拉开了序幕,有了些收获。

庄羽知道后很开心:“我就知道小白可以做到的!”

跟阿姨一块乐,像自家亲戚的孩子考了学校第一似的。

庄羽还专门在纸板子上写了个“捕鼠英雄”,就竖在食盆的边上。

 

一天,小白躺着睡觉。

顾顺瞥一眼,想吓吓庄羽:“诶,庄羽,你看那猫,是不是死了?”

庄羽立刻站起来去看。

戳戳肚子,猫不理他。

抱起来摇摇,猫终于不满地睁开了眼睛“喵”了一声。

“哈哈哈哈哈哈!”顾顺笑着看庄羽。

“小白,抓他!”

小白立马起身在顾顺的手上划了一道。

“......”

俩人都愣住了。

 

李懂陪着顾顺去医务室。

擦酒精、洗手。

“让你作死。”李懂骂他。

顾顺很受用地点点头。

走出医务室之后转个弯。

顾顺趁人不注意把李懂推到墙边,李懂立刻作势抬手去挡。

顾顺把头穿过人的臂弯,然后牙齿磕上李懂脆弱的脖子。

“靠,你干嘛?”

“我狂犬病发作了。”顾顺笑着露出虎牙,“不行啊?”

 


评论(16)
热度(303)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