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汉堡亡我。







顾顺在搞砸了第不知道几次的相亲之后被老妈扫地出门。

到了外边想找个地方潇洒一下的时候才发现银行卡被冻了。

打电话给妈。

“好好想想!人姑娘说好热,你居然不给人买杯冷饮或者扇扇风,还说出点汗挺好的有助于排毒??不会说话就别说!”

“诶…”

“……”

“卧槽?挂了?”

支付宝里还有前几天和哥们儿一起打牌赢的钱。

路过汉堡王,进去买了个汉堡吃。

门外等着一只狗,白乎乎的,萨摩耶么?

顾顺坐在椅子上,看它坐着是在等主人的意思。

犯贱了,想逗逗它。

“嘿。”把汉堡咬一口在狗鼻子下晃悠,“吃吗?”

狗闻了闻,顾顺又把汉堡拿过来一点,咬一口。

“香吧?”顾顺继续犯贱,“啧啧,瞧这肉,两层的诶…”

然后狗嘴一张,一口咬在汉堡上。

“卧槽?“顾顺惊了,狗咬着汉堡往后退,顾顺一只手拿着包装纸,芝士都被挤出来。

李懂走出门的时候就发现顾顺跟狗在抢吃的。

“松口啊你!”

李懂走过去:“坐。”

狗松嘴,屁股放地上了。

“嗯?”顾顺差点摔个屁股墩,转头看。

卧槽??这不是他前男友么?

“…你的狗啊?”顾顺问。

“不,你的狗。”李懂说。

顾顺想起来了,那是好的那会儿送给李懂的,它长这么大了吗??之前跟个汤圆似的,都怕给它踩着了…

顾顺还想在问点话,就看见背后一个人走过来。

“懂哥,买好了,我们走吧?”一男的,怀里也抱着一只狗,手上提着汉堡王的袋子。

卧槽?新男友?

顾顺打量了一下,看起来比自己小。

“嗯。”李懂转过身。

顾顺的“儿子”(也就是那只狗,以前是这么叫的)往那个男的的腿上窜,去闻他手里抱着的那只狗。

卧槽?还给我的儿子配好种了?

“这位是?”那个人疑惑的眼光望过来。

李懂看了看:“哦,一个朋友。”

顾顺手上还拿着烂掉的半个汉堡,听这话就不乐意了。

“你好你好,我是他前男友。”

评论(44)
热度(178)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