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顺懂】盲爱(十八)

前文

1-17


======================


可能昨天睡得不太自在,顾顺被闹钟吵醒的时候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

突然意识到身边还睡着别人,手摸过去摸到李懂睡衣的一角。

小张的电话紧接着就打过来,震动震得桌面嗡嗡响。李懂背过身把被子拉到头顶遮住,顾顺掀起被子下床,拿着手机赶紧逃到洗手间去。

“喂?”顾顺捂着手机听筒,一手拿着牙膏挤出来。

“喂喂喂,顾哥,我今天是不是得到那个旅馆前面等你啊?”小张说。

上回把自己搬出家的事情告诉了小张和小李,俩人互相安慰道熬过这一段时间就好,起码你妈不会催着你找对象了嘛。顾顺一想,觉得还挺对,于是又乐呵呵地开了瓶酒。


“呃,啊,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顾顺咬着牙刷模模糊糊地说,“你先走吧。”

其实李懂家离上班地点还算近了许多,大概是不用开车的。

“啊?那个旅馆不是有点儿距离吗?真不一块走啊?”小张那里传来喇叭的嘀嘀声,“诶哟,人催我了,那我就不过来了啊?”

“嗯,走吧走吧,我一会儿就来。”顾顺呸地一声把嘴巴里的水给吐掉。

“你用我牙刷干嘛?”李懂靠在门边揉着眼睛。

“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顾顺侧着脸把牙刷柄看了又看,“我操......”


真拿错了嘿。昨天李懂给他拆的那个牙刷柄是绿色的,现在还好好地放在另一个牙杯里,手上的这个是紫色的.......

“嗯?我咋听见你那有人说话,你住的不是单间么.......”小张在嘈杂的车流声中准确捕捉到这一个八卦点。

顾顺装作信号不好喂喂了俩声,说一会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咳。”顾顺把牙刷拿在手上,不知道是要把它放水龙头下边冲干净还是交给李懂处置,“我......看岔眼了。”

“算了。”李懂挤进洗手间,拿过另一个牙杯,拆了个新的牙刷,“我昨天刚换上的,也算是个新的,就是浪费了而已,要不你就带走吧,总要比宾馆里的好用一点吧。“

“哦,嗯。”等到擦脸的时候,顾顺认真辨别了一下上面的花色才确定这是昨天李懂拿出来给他准备的,用之前还跟李懂确认了一下,李懂含着牙膏沫点点头。

顾顺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他的牙膏沫沾到了鼻头,反正一会儿洗脸的时候也会洗掉的吧......

毛巾打湿了,往脸上胡乱地抹了几把,把昨天洗弯的房卡放到衣服兜里,还不忘给猫的食盆上添点猫粮,顺便祝福它最近可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来,他可罩不着它。


顾顺刚打开门出去,想到一件事,又把门关上了。

李懂刚打着哈欠,捂着嘴下巴还没合上,跟顾顺泪眼朦胧地对视着。

“那什么,你不去公园了,以后去哪儿啊?”顾顺装作毫不知情般地套着李懂的话。

“去你心里啊。”李懂笑了笑。

“啧。”顾顺脚尖不小心踩碎一颗从盆里掉出来的猫粮,“正经的呢。”

“我最近正准备着呢,以后就跟你说。”

“什么事儿还得准备啊?”顾顺问。

李懂见他真的很想知道,走到客厅的茶几边上从抽屉里掏出一叠牌。

“整完封建迷信现在又整赌博了是吧?”顾顺皱着眉走过去,正打算要好好数落数落你这眼睛都不太好使的人还跟人玩牌以后裤子输了都不知道上哪儿哭去。

眼睛对上牌面,就发现这不是扑克牌,画得图案看起来挺复杂的。

李懂给他看了一眼就又收回去了。

“这啥啊?”顾顺指了指抽屉,“啥玩意儿?”

“以后你不就知道了么。”李懂瞥一眼顾顺手里的手机屏幕,“有人给你打电话了。”

顾顺看手机一眼,又看李懂一眼:”你这会儿眼睛倒是挺好使的啊。“

接起来喂喂两声就往外走了。


今天上头果然派人来检查了,内部消息还是没什么错的,所以顾顺前几天就让那些流动的小摊贩趁着最近天气热赶紧歇息两天再说。

跟着领导大热天的在街面上扫荡,拐进一个个店铺里检查检查卫生、电器和各种证件。

大家都搓着手看着顾顺在后边使脸色,都不跟人说方言了,操着一嘴蹩脚的普通话,听得小李和小张直憋笑。

早餐店的徐老板搅和着面前的一锅热豆浆,非要招呼着领导喝一杯,领导不好拒绝,喝着滚烫的豆浆还要装作一脸享受的样子,里面都快烫起泡,出门的时候让顾顺去边上的便利店拿根冰棒塞嘴里冰镇一下。

再拐个弯,就到了新开的那一家咖啡店,看起来刚开没几天,门口的招牌还写着开张优惠。

顾顺进了门,冷气还挺足的,老板走出来:“诶诶,领导好,来坐坐啊,要不要喝点咖啡?诶哟,顾队!你好你好......”

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不是之前跟媳妇闹了矛盾以后在李懂那儿取经的那位男士么!

“啊,这你开的店啊?”顾顺问。

“是啊,哈哈,媳妇一直想开个小资点的咖啡店,这不是满足她愿望么。”老板搓着手笑笑,“你们坐会儿啊,我叫人给你们做几杯咖啡。”

领导表面看着不用不用您费心了我们马上就走,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边不动了。


顾顺也跟着坐下来看看四周的环境,心里琢磨着李懂到这儿来干什么?喝咖啡?他不是喝速溶咖啡么,不是还嫌出门麻烦么?也不对,一个人都敢到新开门的植物园去晃悠了,这也不算这么事儿。顾顺想到植物园那会发生的事又有点感觉不爽,那之后小雨还给他发照片过来问照片打印出来要不要送他一份,估摸着又是又一次要约会的意思,如果说快递过来会不会太伤人,但是给人希望也不太好.......

领导喂了几声顾顺都皱着眉没有听清,知道小李捅了捅他的腰。

“嗯?”

“小顾有心事啊?怎么了,是跟女朋友吵架了吗?”不知道领导哪里来的自信这么笃定地认为顾顺有了女朋友。

“啊,没有啊。就是,家里的事。”顾顺扯谎道。

还好咖啡上来了打断了接下来的对话,领导和老板继续谈着,小张凑到顾顺的耳朵边上小声问:“早上你房间的另一个人是谁啊?”

“酒店服务员啊,还他妈能有谁?”顾顺说。

“顾队,你别撒谎啊。”小张笑嘻嘻地看着他。

“干嘛?我哪儿撒谎了?”

“我发现你一撒谎,耳朵就会红。”

顾顺一拍小张的后背:“你他妈!别是暗恋我啊。”

“可不敢可不敢......”小张躲着顾顺的手说,“你可是名草有主的啊。”

一行人出门的时候,老板拉住顾顺:“顾队,我跟你说啊,我把李半仙请到咱们店里了!”

“啊?”顾顺停下脚步,示意着你们先走,“他来你们店里干什么啊?难不成你要让一盲人拉花啊?”

老板摆摆手:“不是不是,李半仙就晚上来,他不是眼睛不好么,到时候开这里开派对,你也可以来玩啊,我请客!”


等到所谓派对的那一天,咖啡店摇身一变又成了一个小小的酒吧。

顾顺找了他的那位gay哥们儿一块去,反正老板给了两张券呢。

哥们儿问:“拉我去看你那个小情人啊?不怕我把他给勾走么?”

顾顺踹他一脚:“放什么屁!我就是想让你帮我看看,咳,就是,他,是不是真的那啥我啊。”

哥们儿看顾顺一眼,心里都明白了。

还不是你都那啥上他了么......

进了店门,顾顺一眼就看到李懂站在吧台里面,前面还坐着一个男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说就说吧,怎么还上手了?那男的拿着李懂的手这里摸摸,又翻过来看看,然后又跟李懂说话,李懂还他妈笑了笑,好像还要摸那个男的的手??

顾顺走过去,拍两张优惠券:“诶诶,这位服务员。”

李懂看过去,也装着跟顾顺不认识:“您好,有什么事么?”

顾顺心想,行吧,装不认识是吧。

“给我那什么,咖啡拉个花,你会吧?”指指身边的哥们儿,“两杯。”

左边的那个男的看了看他们:“你们不知道他眼睛不方便么?”

顾顺打量打量他,啧,他眼睛好不好使,你知道个屁啊。

李懂笑着说:“没事儿,我找别人。”

那个男的看见李懂转身,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看了顾顺一眼就走了。

哥们儿看了看李懂,又看了看顾顺,吹了下口哨:“嘿,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顾顺问。

“我的菜啊。”哥们儿逗他。

顾顺却当真了,说:“你小心我跟你男朋友打报告啊。”

哥们儿按下顾顺戳他的手指:“开玩笑开玩笑。”

李懂拿了两杯咖啡过来,拉花是两颗爱心,哥们儿拿肩膀撞撞顾顺让他看。

顾顺喝了一口咖啡,奶沫儿都粘嘴边上了,李懂好心拿了张餐巾纸给他。

“先生,有没有兴趣测一测姻缘啊?”李懂问。

“他测他测!”哥们儿替顾顺回答。

“测就测,要钱么?”

“不用。”李懂掏出一堆牌,就是顾顺上回看到的那堆不是扑克牌的牌,分成三堆,”麻烦您各抽一张然后放在桌子上。“

顾顺随便抽了三张,然后李懂让他打开,把牌面上的字告诉他,还要说是正的还是倒的。

“塔罗牌啊这是。”哥们儿说。

“你挺懂啊。”顾顺又看着李懂,“诶,你怎么又玩上牌了,你那心算不靠谱了吗?“

“先生,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李懂微笑。

哥们儿看到顾顺吃瘪,心情很好地拍拍顾顺的肩膀说兄弟牛逼。

顾顺喝了口咖啡,点点桌子:”测出来了吗?“

“您现在的感情状态就是处在自我怀疑之中,犹豫着是否要做出改变使得某一段感情变得更好,这张牌呢,又指出您的这段感情成功的比率很高,当然是要在您做出改变的情况之下。但是这种改变呢又是很缓慢的,双方都是愿意去等待的,有时候还会出现一位贵人给予你有帮助的建议。”

哥们儿轻声说:“这位贵人是我么?”

“边儿去。”顾顺清了清嗓子,“我怎么觉得这些话都是你瞎编的呢?“


哥们儿的电话响起来,是他男友下班到了家,理所当然地重色轻友地鸽了顾顺。

“你朋友?”李懂不动声色地把牌收起来。

“不接着演下去了?不是跟我装不认识吗?”顾顺问。

“哦。”

“你转行了么现在是,刚刚那段话哪儿背的,还是现编的,一套套的。”

“没编,不信你自己去百度。”李懂一脸冷漠,转身就走。

“诶诶。”顾顺跳下椅子绕过去,开了吧台的小门拽住李懂,“跑什么?”

“我下班了。”

顾顺一愣:“你真在这儿上班呢?”

“不行吗?有空调吹,有咖啡喝,不得比那公园好么?”

“我发现你今天说话带刺儿啊。”顾顺眯了眯眼,抓着李懂的胳膊。

“我就是刺儿。”李懂的手指捅了捅顾顺的腰,“扎死你。”


推开门就要走出去。

其实顾顺拿的优惠券够喝好多杯酒和咖啡的。

想了想,还是跟着李懂出了门,热浪瞬间扑过来,李懂的墨镜上都结了汽。

顾顺绕到李懂前面去非要问出个为什么。

“你刚刚,算不算那什么啊?”顾顺小心翼翼地开口。

“那什么是那什么?”

“就是,吃醋啊......”顾顺挠了挠后背,“算吗?”


========================


快了,顾顺快弯了!!!

(太久没更新自己都忘了剧情的作者我本人)

评论(32)
热度(202)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