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顺懂】樱桃辣椒2

-

前文

1


=======================



李懂赶紧退回去把那个赞取消,若无其事地回:没有啊,老师你是不是看错了啊?

过了一会儿。

-甜口樱桃子:[图片]我截图了。

李懂:可能是我手滑了

甜口樱桃子:呵呵

李懂: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来拿下周的原稿啊?

秒回的甜口樱桃子突然像断了网很久都没有回过来。

等到李懂刷了卡,进了地铁站以后,再拿出手机时,屏幕上一排亮起来的消息,前面的图标是微博。

嗯??这是怎么了,自己万年都不发一条状态的微博莫不是被什么人盗号了?

地铁刚好进站,李懂被人群挤进车厢,靠在地铁门边。

打开微博,消息是两位数。

-或许您是樱桃子老师的男朋友么??

-夭寿啦!樱桃子老师关注列表的神秘人士+1

-祝99~

......

什么玩意儿?退出去,突然发现自己的粉丝数也涨了,妈耶,这个微博只是用来吐槽一下自己生活里的各种破事儿的,最近的一条还是他刚刚入职时候发的一条“以后要加油了!”

再打开樱桃子老师的微博,发现左下角的已关注变成了互相关注,页面上樱桃子最近的赞里面是他的那一条傻逼兮兮的微博,获赞数最高的那一条回复是甜口了樱桃子的。

“一起加油哦![可爱]”

时间是两分钟之前。

微信上还没有新的消息。

李懂回过去:???老师你在吗

甜口樱桃子:隐身了。

李懂:老师,你微博关注我了啊?

甜口樱桃子:没有啊

李懂:[图片]

甜口樱桃子:手滑了吧。

甜口樱桃子:赶稿了,勿扰。

留李懂一个人独自面对潮涌而来的质疑和祝福,还有人私信他。

李懂只好发了一条新的微博。

“我不是樱桃子老师的男朋友,我只是一个小编辑而已啊!”

点赞数+1。

同样是来自甜口樱桃子。

李懂:老师?你不是在赶稿吗?


第二天去上班,主编先叫住李懂问了问和樱桃子老师之间进展是否顺利。

李懂说:“老师人挺好的,现在已经开始画下个月的连载了。”

主编点点头:“那就好。”

从抽屉里掏出一本杂志递给李懂。

“这本杂志你知道吧?”

李懂接过来打开翻了翻,“嗯,这是另一家出版社的吧?”

是一本主要以小说为主的杂志,里面也有一些漫画彩插。

钢炮老师之前就是在那家出版社画的漫画,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封笔了一段时间,再开新坑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家出版社了,只是在微博上稍微提了一下让大家专注看漫画本身就好。

“是这样的,我们两家杂志社最近打算合作一下,就比如请各家的老师互相画点封面或者内插之类的,如果樱桃子老师有空也感兴趣的话呢可以让他看一下。“

“哦哦,好的,我会问一下的。”

李懂除了办公室就给顾顺发了消息。

李懂:老师你在吗,还在赶稿吗?

甜口樱桃子:嗯。

李懂:.....(难道漫画家的手速都这么快的吗?)

李懂:是这样的,有一本商志想请您画内插,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呀?

甜口樱桃子:多少钱?

李懂又敲了敲门,探头进去:“老师问多少钱。”

主编给李懂比划了一个数字。

李懂照着回复过去。

甜口樱桃子:知道了,过几天你把那个杂志拿过来我看看。

李懂:好的。


上门的那天李懂刚陪着一位新来的编辑跑了一趟印刷厂,是最近一位老师要出单行本了,大家又开始忙起来。

出了印厂的时候满头大汗,机器发热带着空气也一起发起热来。

去隔壁的便利店买了瓶冰的矿泉水,就着冰碴子就灌下去。

想着打个车吧,刚收了汗没一会儿开了车门又开始哗哗往外冒。

李懂按了门铃,顾顺给他开的门,进门的时候瞧了瞧。

“你这是跑过来的?”

“没......”李懂转身合上门,“我今天刚跑了趟印厂,给,那个杂志。”

顾顺接来背过身随手翻了翻:“哦。”

李懂点点右下角的页码:“主编说您可以试试这篇。”

“嗯。”顾顺路过客厅茶几的时候从抽屉里掏出一包湿巾抛给李懂,“擦擦吧。”

顾顺兀自进了工作室,没有带上门,李懂在客厅待了会儿,刚打算在沙发上坐下吹会儿冷气。

“喂!”顾顺在工作室里面一喊,“过来啊?”

李懂又赶紧起来:“来了!”


第一次进漫画家的工作室,有些许忐忑和期待,心里想着钢炮老师的工作室大概也是这样的吧。

进去有三张桌子,大概是给助手们的吧,说起来还没有见过老师的助手,难道都是在临近截稿日的时候才过来的吗?

右边有一扇门,进去就是顾顺自己的地盘了。

一个大大的书架塞满了各种书籍,漫画书偏多,还有许多原画册子和讲解画画技巧的书。

桌子也很大,一把电脑椅,桌面上什么都有,各种笔粗的细的,墨水瓶啊纸张啊数位板啊什么的,还有一个很大的显示屏。

李懂看了好一会儿,顾顺在他眼前挥挥手,又打了个响指。

“分镜画完了,你看看。”

“哦哦。”李懂回过神来,结果几张纸看起来。

看来要让广大读者们失望了,因为好像里面的两位主人公完全没有要亲上的意思。

顾顺坐下来,拿出一张纸开始打草稿,李懂看了看,原来这是才开始画么.......

顾顺看了他一眼:“给我拿瓶饮料来。”

李懂放下分镜稿走到冰箱前,打开来,里面各种各样的饮料瓶出现在眼前。

“老师,你喝什么啊?”

“酷儿。”

这个选择倒有点意外,李懂以为顾顺会喝点冰啤酒什么的。

把饮料毕恭毕敬地放在桌子上,李懂在一边静静地看顾顺的手在纸上画下各种线条,就这么轻轻一带,就是一朵花、一片树叶、一只将要起飞的鸟。

看了好久顾顺才开口打断他沉浸在欣赏中的情绪:“你下午没事了?“

李懂回过神来才想到回去还得处理点事儿:“啊,没,那我先回去啦?“

“嗯。”

李懂回到杂志社的时候大家已经忙得差不多了,主编拍拍他的肩膀说辛苦了。

李懂说:“对了主编,老师同意接那个内插的活儿了。”

主编给他点了个赞:“可以啊小李。”

同事转过椅子来:“听说樱桃子老师好像挺久没有接除了连载的活儿了诶,说是为了专注自己的漫画。”

“啊.......”可能是缺钱了吧......

打开手机,怎么又是这么多的评论和转发??

樱桃子老师又干啥了??

李懂迅速跑去视奸。

甜口樱桃子:谢谢我的新编辑~比心~[图片]

图片里是李懂给他拿的那瓶冰镇酷儿。

-66666

-哇!老师和新编辑的关系好好哦!

-划重点,老师在画新连载了!

......

回到微信界面。

李懂:老师,你别搞我啊......

甜口樱桃子:ojbk

李懂又回到微博将甜口樱桃子设为了特殊关注,这样他一发什么李懂就能迅速收到。


截稿日前夕,李懂在微信上连续轰炸,无果。

咬牙,在微博上发了一句“大家有空能帮我催催老师的新稿子吗?”

过了一会儿。

-甜口樱桃子:你搞我?

李懂:没有啊,老师,您画完了吗?

-甜口樱桃子:[图片]自己看

看到右下角的页码,还剩最后一页,李懂舒了口气。


第二天,李懂上门拿稿,终于见到了老师的那两位助手。

甜口樱桃子又两位助手,一位负责背景,一位负责人物,两位都是女生。

进门的时候,李懂看到两人在桌子边上埋头苦画,就知道是在描细节。

“大家辛苦了。”李懂拿出塑料袋里买的饮料放在桌子上一人一瓶。

左边的女生拧开瓶盖:”你就是新来的编辑吗?“

李懂点点头:“嗯。”

右边的女生笑了笑:“都从老师的微博上看到了。”

李懂尴尬......


负责背景的助手1(左边的那位)喝了一口饮料:“顾老师最近好像在自己工作室里呆的时间更久了耶。”

负责背景的助手2:“是为了最近接的那本商志的内插找素材吧?毕竟老师也很久没有画过少女漫了。”

李懂拉过椅子在一边等稿子出来,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插进去:“老师还画过少女漫啊?”

助手2点点头:“是啊,之前老师就是画少女漫的,还出过单行本呢,我给你找找。”

起身去书架上抽了本册子出来递给李懂。

这华丽的画风,这细节抠的,李懂看到封面的名字:一坨蛋糕酱。

“老师还换过名字啊?”李懂翻来翻去。

“嗯,是啊,画耽美漫以后才换的名字。”助手2继续画。

助手1八卦道:“到底是什么动力驱使着老师后来去画耽美漫了啊?“

助手1和助手2抬起头对视一眼:“嘿嘿嘿。”

李懂无语。


工作室的门被打开,顾顺黑着脸揉着手腕出来,李懂严重怀疑他听见刚刚的对话了。

把手上的漫画放下,站起来:“老师!您辛苦了!”

顾顺点点头:“嗯。”

李懂进去看稿子,按着页码一张张叠好。

助手们在外面继续细化着,等到所有稿子都完成的时候大家都舒了一口气,顾顺开了瓶冰啤酒喝一口。

顾顺在李懂准备出门的时候拉住他:“诶,你等会儿去完印刷厂还有空吗?”

李懂回头:“有的,怎么了老师?”

顾顺说:“没什么,你路过商场的时候买条lo裙回来,我要参考。”

李懂疑惑:”电脑上的素材没了吗?“

顾顺喝一口啤酒:“眼睛疼。”

李懂点头:“好的。有没有什么指定的牌子啊?”

顾顺想了想:“也没什么,好看就行,有一个你注意一下,尺码买大点儿。”

李懂内心吐槽难不成是你自己要穿,但是口头还是回道:“呃好的,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顾顺说:“得让人穿上我再看啊。”

李懂四处看看:“谁穿??”

顾顺点了点李懂:“你。”

李懂大惊:“不是,这里还有两位小姐姐在呢?”

助手小姐姐们听到这句话之后,坐在沙发上吃零食作围观群众状。

顾顺回头看了看像在看空气:“她俩一会儿就下班了,跟男朋友约会去,你有男朋友吗?”

李懂:“.......没有。”

顾顺把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那不就得了。”

李懂:“.......”

助手小姐姐们(内心嘿嘿嘿):“不是,老师,其实我们晚回去一会儿也行的。”


李懂跑到印厂的时候,这期的内容都差不多排好了,再把老师的稿子插进去。

又打了辆车直奔商场。

略过一排排的商铺,总算在一家卖lo裙的店前面停下来。

李懂直奔主题:“你们这儿有最大号的裙子是哪件?”

店员礼貌微笑:“请问是给谁穿呢?可以的话能不能说一下大概的身高体重?“

李懂一咬牙:“就,我能穿下的那种,有么?”

李懂提着包装袋在店员复杂的表情下出的门。

没事!你这都是为了工作!不买老师就画不出来,画不出来就交不了稿,交不了稿就要被主编骂,被主编骂就有失业的危险!

李懂脑内循环了好久之后才敲了敲门。

顾顺打开袋子看了看:“你能穿?”

李懂僵硬地点点头。

顾顺说:“行吧,你换一下我看看。”


助手1赶到地铁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人字拖,赶紧回去拿高跟鞋。

顾顺家的门是指纹锁,之前是给她俩录入过的。

助手1把手指按在上面开了门,偷偷地进了工作室,没有人。

摸到桌子底下的那双高跟鞋正要出门的时候。

里面的那个房间传来声音。

李懂:”我去.......这,好紧啊........“

顾顺:“我靠,不是很大了吗,还这么紧啊?”

李懂:“.......”

顾顺:“你吸气。”

李懂:“不行啊....我觉得要裂了......“

顾顺:“撑住撑住,就快好了。”


助手1摸出手机,在微信上迅速打字:“我靠,老师和编辑有情况!!”


=====================


原来想让钢炮老师出场的,但是又写长了

那就等到下一章再揭秘好啦


评论(49)
热度(303)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