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曹斌X程勇】又一春

瞎写。

=======================


程勇坐在客厅里想了一个早上。

就想一个问题。

曹斌早上出门的时候问他你以后打算干什么?

乐意继续卖保健品的话咱们再想办法把那个店给盘下来,毕竟在那片地儿呆久了,人也认识他。

程勇去看过,那里现在开了一家叫“枕边游戏”的店。

原来以为是卖游戏的,后来进去一看,得,卖情趣用品的,又灰溜溜地钻出来看了看店名。

现在取名还真他妈隐晦啊,哪像之前自己的。

去银行里查了查卡里的钱,最后从里面出来点了烟都一点点地吸。

 

曹斌说他有个认识的朋友最近想出手一个店面,不大,价钱嘛好商量。

程勇问有多好商量啊?

曹斌看了看他,说放心吧姐夫,不成我先垫你一些。

程勇犹豫地开口道不太好吧........

曹斌说来案子了,先挂了。

程勇问你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了啊?

曹斌说嗯,在局里吃了。

程勇说好吧。

曹斌挂电话之前,程勇又诶诶地叫住他。

怎么了?

那个,你小心点啊。

曹斌笑了笑,翻着手里的案卷,回一句知道了,姐夫你年纪大了也记得早点睡。

程勇不服地喊起来你这小子......

然后电话被挂断,留下曹斌的名字在来电显示里耀武扬威。

 

程勇和曹斌一起去看店面。

确实不大,卷帘门拉起来推开玻璃门,里面桌子积了灰。

“这之前是干什么的啊?”程勇挥了挥眼前的灰尘。

“火锅店。”曹斌说。

药和火锅。

都是入嘴的东西,一个治病,一个治饿。

程勇盘算了一下,里面收拾收拾都能用,二楼有两个包厢,再用另一个房间当做自己的睡觉的地儿。

想开火锅店,先得起个名字。

“勇哥火锅怎么样?”程勇提议,“要不叫勇哥小火锅,还显得谦虚一点。”

“都行都行。”曹斌夹着手机对着同事挥了挥手,“你打算怎么搞?”

“要不请个大师写一写,大气一点。”

“请我啊,还不要钱。”

程勇想起来,往年过年写对联的时候都是曹斌。

毛笔蘸墨,红纸一铺,手腕一动就是恭喜发财之类的喜庆字眼。

小澍之前还吵着要跟舅舅学写字。

不过估计这会儿写的都是洋文。

 

招牌这事儿解决了,程勇又去找了能供货的肉厂。

不知不觉地就走到彭浩之前工作过的那家厂,找到厂长这么一说,厂长比了个数字,程勇看着里面拱来拱去的猪,一咬牙:“能不能再便宜点儿?”

在店门口贴了个招聘广告。

不久以后,程勇打扫着店铺的时候一个小伙子探着头进来。

“还招人吗?”

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傻乎乎的,问什么都支支吾吾,本来不考虑他的。

“诶,你哪儿人啊?”程勇拧了一把抹布,污水滴进水盆。

“我?凯里......”那人说,“你可能不知道在哪儿,在......”

“贵州。”程勇把抹布往桌上一按,“对吧?”

小伙子点点头。

“还愣着干什么啊?过来擦桌子啊,没眼力见。”

“我被录用了吗?”

“你废话再多就被开除了。”

小伙子放了包赶紧帮着一起打扫起来。

后来又雇了一个片肉的后厨师傅,一个湖南的眼睛很大的小姑娘。

 

正式开业的那一天,程勇放了好多的炮,引得人都前来看看这新开张的勇哥小火锅。

曹斌给程勇打了个电话:“姐夫,晚上包厢有吗?”

“有啊。”程勇一边面带笑容地招呼人进来,“怎么了?”

“留一个给我呗,请同事一起来吃。”

“没问题啊,我请客。”

“行了,别装大款了。”曹斌笑笑,“钱还够么?”

“行了,你也别总操心了,够,你就尽管来吧。”

“好。”

曹斌过来的时候还自带酒水,说就不消耗店里的存货了。

跟大家介绍着这是他姐夫,还得加个前字。

程勇只好笑着,在背后猛掐一把曹斌的腰。

片好的薄薄的五花牛肉被盛在生菜叶上,菌菇堆在一起还带着水珠,丸子先下锅吊起鲜味,浮起一层油。

酒瓶被打开,液体倒在一个个杯子里。

被人举起来碰在一块,小飞沫就掉进咕噜噜滚着的热汤中间消失不见。

喝到一半的时候曹斌去上厕所。

下楼找程勇,手撑在楼梯栏杆上往下看见程勇穿梭在一片烟雾腾腾之中,下面的桌子坐满了人。

“姐夫!”曹斌在上面喊。

程勇四周望望没看到人,只好给客人加了汤以后再找。

曹斌拍拍栏杆:“上面。”

程勇抬头看:“啊?怎么了?”

程勇以为他们要加菜,就赶紧指挥着那小伙子去。

结果小伙子还真的没有眼色,走到程勇边上问:“有事吗老板?”

“不是我有事!”程勇指指上面:“那人有事!”

“哦哦。”

小伙子找到曹斌问有什么需要,曹斌让他给程勇传句话,说是厕所马桶的冲水不好使了。

小伙子又噌噌噌地下了楼凑在程勇的耳边这么一说。

程勇说知道了,你赶紧去2号桌看看他们的菜上齐了没。

上了楼,曹斌指了指厕所:“冲不下去。”

“你屎还在里面啊?”程勇急忙过去,怕污染了客人的眼睛。

店小,也就一个马桶。

开了马桶盖,却是干净的。

“这怎么......”回事俩字儿还没有蹦出来,程勇被人一推,手背蹭着冲水把手,又是一个漩涡在他脸前展开,好像要把他给吸进去一样。

曹斌把背后的门一关,蹭着程勇的腿,手就摸上了他的裤裆。

“我操!你骗我?”程勇一脸震惊地转过头。

“骗你怎么了?又没骗你钱。”曹斌隔着牛仔裤的布料揉了揉,“哥,生意挺好啊,恭喜发财。”

“去你的.......”程勇用肩膀用力地顶开曹斌的桎梏,刚想破口大骂,就听见门口传来那位没眼力见小伙子的声音。

“老板?能冲水吗?要不要找人来修。”

程勇看看曹斌,曹斌看看程勇,一脸我看你怎么回答的表情。

程勇心想,我还就豁出去了!

“没坏!我那什么,拉屎呢!”程勇说。

曹斌靠着他的肩膀闷闷地笑起来:“真逗。”

“滚。”

 

第二天,门被打开,程勇的欢迎光临被梗在喉咙里。

弟妹抱着孩子进来:“听说你开了家火锅店。”

“诶诶。”

前台姑娘看见自家平时口才很好的老板这会儿变得支支吾吾起来,还弯着腰把人引到桌面。

“火锅就不吃了,孩子不能吃。”弟妹说。

“粥行不行?”程勇搓着手,“喝粥吧。”

跑到后厨赶紧让师傅煮碗青菜肉粥。

师傅说我不是片肉的吗?

程勇说懂什么,来这儿就要什么都会做,给你加钱。

师傅开心地应一句好嘞!

别的客人进来看见有人在喝粥,看起来还挺香,想自己也点一碗。

程勇拒绝道:“一天限量一碗。”

 

晚上的时候,思慧和牧师也来了。

楼下没有座,程勇把他们接到包厢里。

思慧说勇哥,咱们就俩人坐包厢不太好吧?

牧师也点点头说要不咱们等着叫号吧。

程勇把他们拦回来:“等什么等,你们就坐这儿,VIP席位。”

等菜上齐,程勇在空的那两个座位前面各道了一杯酒。

像三年前的那个雨夜,吃到翻脸的那次不愉快的火锅宴。

雾气腾腾,却永远少了两个人。

程勇看着两个座位,总是想起以前那会儿老吕朝他露出的那个讨好的笑容,接着到来的画面是他在病房里憔悴地咬着毛巾的样子。

“橘子吃伐?”

小伙子上来给他们送水果,学一口蹩脚的上海话。

要是彭浩在的话,或许过年他们可以一起搭着伙儿回家。

 

火锅的味道蔓延了整个店铺,等到程勇想要掀开被子准备躺下的时候,被褥里都是那股火锅味。

下楼,打开门打算透透气。

街对面停着一辆墨绿的吉普车,车头靠着一个人正侧着身子抽烟。

“喂!”程勇愣了一下朝他喊话。

曹斌转过脸来,也叼着烟朝他招招手。

程勇裹着外套看看周围的车辆,跑过去:“你来干嘛?”

“刚好下班,路过顺便看看,灯还亮着。”曹斌吐了一口烟,“就知道你没睡。”

“不顺路吧这也......”程勇看了看他手里的烟,觉得自己也很想抽一根,“还有烟吗?”

“没了,就一根。”曹斌把烟从自己嘴里拿下来,塞到程勇的嘴边,“凑合着吧。”

程勇可没有忘记他上回在厕所里干的那些个破事儿,但在烟面前也只好先委屈地吸了两口。

“哥,我想了想,要不你还是去我那儿住吧。”曹斌说,“你这儿可以给那个小伙子住,看人外面租房子也挺费钱。”

程勇看了看曹斌,觉得他的提议有些不怀好意,但是现在又就不出错处来。

“不方便,你也不顺路。”程勇摇了摇头,“算了吧。”

曹斌抬手搂住程勇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怎么不方便,我反正挺方便的。”

嘴唇擦过耳垂,微微发痒。

程勇没把烟抽完就落荒而逃。

曹斌在身后笑,还对着他喊:“再考虑考虑啊!”

 

直到看见程勇跑进店里,二楼的灯熄灭的时候,曹斌才把烟扔在脚底踩灭。

上了车,调头开走了。

 

程勇把头闷在被子里,还是火锅味。

直到把被子里的氧气全部消耗光,掀开被子呼吸一口外头的空气。

才觉得自己的老脸有点发烫。

 

该不该再考虑考虑呢?

程勇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梦里,“勇哥小火锅”五个大字手拉手地在他耳边说,同意吧同意吧。

 

春天快到了。

程勇的事业迎来了第二春。

他的感情,好像也是。


评论(35)
热度(524)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