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彭浩X程勇】野狗


-

什么CP都搞一搞。


=============================


/1

程勇觉得彭浩很像一只狗。

当然,是褒义的。

/2

程勇的脸贴在冰凉的桌面上,肩膀被彭浩死命按住,眼前的各种名片和文具都摇晃起来,离桌沿越来越近,再顶一下就要掉下悬崖粉身碎骨。

程勇咬着牙伸出手臂把它们往自己怀里一捞,这么一捞就捞出事儿了。

彭浩掐着他的腰俯下身狠狠在他肩膀咬了一口。

“啊!”程勇叫出声来,然后又捂住自己的嘴,偏过头看了看紧闭着的卷帘门。

今天早上跟彭浩一块去拿货,然后搬到店里四处看看拉上门准备清点药品的时候,彭浩闷声不响地从身后欺上来,拧着程勇的皮带扣就开始解。

“哎哎哎。”程勇往后面躲着,伸手挡住货架上无人问津的神油们,“你干嘛?我不知道你还有看人内裤什么色的癖好啊。”

彭浩的刘海很长,程勇早就看它不顺眼了,好好的一个小伙子就非要整成个非主流。他原来以为那是一顶假发,不知道那天喝嗨了伸手摸了摸,摸到头皮了才知道是真的。

彭浩手不停,抬起头看程勇一眼:“硬了。”

“硬了就硬了呗,怎么着,还要我给你找片儿去啊?你们这些小男生,片肯定比我多吧?”程勇还想开玩笑,手臂被彭浩一拽就整个人倒在桌子上。

脱,再脱。

脱完别人再给自己脱。

程勇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所以他觉得彭浩真的很像一种动物,只遵循内心最本能的欲望,硬要说的话就像只狗,还不能是家养的,是野狗。

程勇觉得眼皮上的汗水都要迷进眼睛了,风扇没有被转过来,对着没有人的地方一通猛吹。

心疼啊,都是电费。

电话铃声突然在耳边炸开来,程勇一惊,菊花一紧,连带着身后的人也倒吸了一口气。

接还是不接,这是一个问题。

程勇想了很多个可能性,比如,房东来催房租了,又或者是什么房地产公司来找你搞投资了。

彭浩替他做了个决定,抬手就把电话挂断了。

“诶你…”

“你要接?”彭浩在电话上又按了几下,看起来像是把电话又拨回去,听筒按在程勇耳朵的软骨上,“接吧。”

“不接不接!”程勇后撤,身后的人也等着他,顺势又是一阵猛烈的进入。

彭浩还是把电话挂了。

程勇直起腰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连裤子也不会穿了。

思慧和老吕在外面拍门的时候,程勇拖着脚步去开门,转身看见彭浩很个没事人儿一样蹲在地上慢慢地数着药。

操,真他妈的…

操!

3/

自从彭浩入伙之后他还挺喜欢黏着程勇的。

思慧看出来了,老吕看出来了,阿门也看出来了。

程勇倒是没看出来。

在酒吧喝多了酒就想上厕所,觉得身后有人贴着他一块进来,回头一看是彭浩。

“你也上厕所啊?”程勇迷迷瞪瞪地解着腰带。

“嗯。”彭浩站在他旁边也开始解裤子。

程勇眯着眼睛斜着看他一眼,嚯,小伙子还可以啊。

搬货的时候程勇觉得自己一人两箱没什么问题,就是挡了视线,得看着点脚下的路。

看着看着手上的重量消失了,视线也清楚了,呆望过去,眼前只有彭浩的背影。

有事儿没事儿喜欢在晚上看足球,程勇吃着下酒菜好奇着明明是个病人还这么活力充沛。

“哎,你早点回去睡觉吧。”程勇说,“你不会赌了球吧?”

彭浩看了他一眼,又被电视里的解说员激情澎湃的“进球了”拉回去,忍不住跳起来砸了一下沙发背。

“我操,你真赌了啊?”程勇把那个凹陷下去的海绵抹平,“多少钱?”

彭浩比了一个5。

“靠,500??”程勇算着,“发了啊。”

彭浩摇摇头:“50。”

“我去。”

关了电视,转身决定睡觉了的时候,彭浩还在收拾桌上的垃圾。

程勇走过去拉住他:“不用不用,明天再说。”

彭浩看了看他停下手:“那我走了。”

“走吧。”程勇离得近的时候觉着闻到了他身上有点隐隐的生肉味,“记得洗个澡再睡啊,都闻见肉味了。”

彭勇抬起手臂闻了闻。

真像自己小时候养的那只大黄狗,程勇想。

4/

事情的变化就是这么快。

就比如吃一顿火锅,热气还没散人全都走完了。

程勇觉得自己抽的烟不是烟,都是一股股气。

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有什么可气的。

气自己怕坐牢,气张长林没良心,气药价贵,气自己为什么都快四十了还他妈这么穷。

彭浩对着酒瓶喝完一瓶的时候,捏着空酒瓶,程勇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朝自己的脑门上砸过来,这也很像他会做的事。

然而他只是捏碎了杯子带走了满手的玻璃渣。

桌上淌的血,像火锅里的辣汤,一滴一滴,顺着桌沿滴在地上。

后来他想再接着干的时候去找彭浩。

刘海底下的眼睛满是戾气,盯着他很久,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滚”字。

像一只满脸写着生人勿近的野狗。

下一秒就会往你的脖子狠狠来一口,见了血才痛快。

/5

所以程勇手上的重量再一次消失的时候,他看到眼前的人还是有些惊讶的。

但也不需要什么煽情的对话,类似于电视剧里的“你回来了啊”“嗯”

两个人有默契,把箱子都搬完了。

彭浩坐在副驾驶上,头和手都往车窗外伸。

程勇看了看提醒他:“你当心边上有车啊。”

彭浩说了一句“你管我啊”,但后来还是乖乖地把自己塞进车里安静地坐好。

再一次一块搬货的时候,彭浩剪了头发。

小黄毛变成了圆寸。

整个五官都大大方方地路在外面仍人打量。

“你…剪了头发啊?”程勇问。

彭浩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不是你一直说剪的吗。”

“我打算回一趟家。”

程勇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好。”

走开去上厕所,无意间听见门口保安和人通风报信。

他慌了。

看看这边,又看看程勇那边。

程勇从没他握过方向盘,下屁孩驾照考出了再说吧。

“让我开一次会死啊?”

原先是走着,后来就变成了跑,越跑越快。

程勇扭头看他问怎么了。

彭浩觉得自己的眼睛很热,眼睛也会出汗吗。

“没事。”

挂档,踩油门。

他的车技确实很差劲,但是遭不住开得快,歪歪扭扭,横冲直撞。

彭浩对着追过来的曹斌挑衅地一笑,原来想比个中指的,但是怕把握不好方向,只好作罢。

他觉得自己真他妈酷啊。

像电影里的英雄。

不过那个英雄后来怎么样了,活着逃出去了还是死了呢?

彭浩只管踩油门,撞开了门以后开上街道,回头看后面的车追上来没,忍不住大笑起来。

一辆大卡飞驰而过,将这个笑容撞得破碎。

/6

程勇再一次见到彭浩,是在医院的太平间。

彭浩现在是真的安静下来了,不会一下子坐起来拽着人的衣领二话不说地就开打。

程勇总是忍不住想起他小时候养的那只狗。

被车撞飞的时候,耷拉着半截脖子喘着气。

也是很多的血。

/7

“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啊?”

“是啊。”

“曾经是。”

程勇走在前面,冷不丁身后传来一声“汪汪汪。”

跳着脚躲开,看见彭浩笑得开心。

算了吧。

程勇也跟着笑。

“有病啊你!”

/8

要是能养一只叫彭浩的狗就好了,程勇想。

这次,自己一定要护着他。

一生平安。

评论(16)
热度(218)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