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曹斌X程勇】泄气


夏天快乐哈!






==============================

-

人活着,总有泄气的时候,拿什么去堵?

 



曹斌觉得程勇有点儿不太对劲。

直到他看到程勇第三次洗完头不擦也不吹从浴室里走出来就打算躺床上睡觉。

俗话说事不过三,曹斌本来就是睁一只眼闭一眼的,本来局子里的脸色就有够看的了,回家还要看一人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浑浑噩噩从你身前走过去,顺便还挡住了电视屏幕上正在播出的警匪片。

等程勇走过去的时候刚好播完一集进了广告时间。

曹斌忍不住站起身扯着他的后衣领,拽着把人甩进了雾气腾腾的浴室。曹斌心里想这不是关心啊,只是怕弄脏了床单还得扔洗衣机里搅。把毛巾放在程勇的头上:“擦干了再进屋。”

程勇把毛巾拿在手里慢慢搓着头:“我找到房子了,明天就搬出去。”

曹斌脚步一顿,广告还差十秒钟就要开始播下一集,上一集刚好被掐断在最精彩的时候。

“这么快?”曹斌问,“很急啊。”

“刚好最近有人搬走了,东西也不用怎么动。”程勇朝他点点头,“最近这几天麻烦你了。”

曹斌看着他停下来的手,背后传来电视剧的片头曲,心里莫名有点火大。行啊,急着走是吧,待烦看烦了是吧。

一把抓过程勇手里的毛巾,对着程勇的头顶就是一阵摩擦,还揪起几根头发,程勇的脸随着他的动作在镜子里变得又扭曲又好笑。

“你干嘛!”程勇赶紧退开,“有病啊?”

“我有病,你打我啊?”曹斌靠在墙壁的瓷砖上笑了笑,很欠揍,“我告你袭警啊。”

程勇也冷笑了一声,头发还没有全部干,前额贴着几根湿头发,像空气刘海。

“我还他妈就袭警了!”上前揪起他的衣领就从上往下地看见了曹斌的鼻孔,刚想以自己的辈分来教训教训这小子,没了姐夫和小舅子这层关系大不了还有年龄来凑,“你.....”

话没说完就被曹斌拧着手臂按在身后,一阵疼,这分明是欺负平民百姓啊!

曹斌伸出一根手指刚想跟他理论一下,眼角余光看见电视剧已经开始播放了。

“饶你一次。”

曹斌走出浴室,刚看了一会儿的电视剧局里的人就打来电话说有活儿了。

穿上外套,对看电视的程勇说了一句“明天告诉我剧情。”就出了门。

 

第二天回家的时候,刚进门说了句有什么吃的吗,却无人回应。

厨房没有开火的痕迹,程勇的房门开着,曹斌走进去,发现已经空了。

这人搬得不仅快,还很彻底。

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床单上有水渍。

掀起被子一看,几个大字。

“曹斌个小赤佬!”

感叹号又粗又长,猥琐。

“操。”

 

周日的时候曹斌去了一趟程勇的爸爸家,一是他知道程勇周日的时候都会去,二是姐姐远程指挥他买点保健品给老人送过去,三嘛,是他自己的那点小心思。

好像有四五天没见着程勇了,人也没有告诉他自己现在住哪儿。

程勇给他开门的时候显得有点吃惊:“你怎么来了?”

“不能来啊?”曹斌提着手上的保健品亮了个相,“我叔叔来的又不是看你。”

挤进门里,看见老人躺在床上,床头还放着一碗菜粥。

“您身体还好吧?”曹斌把保健品给老人看,“给您买了点东西来。”

程勇把东西放好,又端起碗来,介绍了一下:“曹斌看你来了。”

“晓得啊,我又没有昏头。”老人张着嘴,“喝粥。”

程勇给他喂粥,回头看了看靠着墙壁站着的程斌:“你拿把椅子坐一会儿吧。”

“我喜欢站着。”曹斌说,“也不放点肉什么的。”

“用鸡汤煮的。”程勇回过头去,“透透鲜的是伐?”

“你出国也没有带点好吃的回来啊?隔壁的小芳啊,去了趟国外带了好多巧克力。”老人说着眼睛看向曹斌,“你给人拿点吃吃啊。”

程勇看了眼曹斌:“人家不喜欢吃的。”

“谁说了?”曹斌笑得一脸无辜,“我最爱吃了。”

曹斌看见程勇转过头有点错愕的神情和老人“看见伐”的责骂声中找回了那么一点点偷腥般的快乐。

 

曹斌嚼着巧克力觉得有点牙疼。

和程勇一起扶着老人从床上下来,老人窝在轮椅上显得有点开心。

“又出去遛弯了啊?”路过的人纷纷问候道。

其实也不远,前面一个小小的公园,老人很多,坐在一起聊天晒太阳。

阳光晒在头发上反倒变成了彩色的。

曹斌眯起眼睛看着程勇的后脑勺,原来他都比自己矮了。

高中那会儿,和同学打架,老师要叫家长,曹斌闭着嘴死活不肯开口。最后老师要去掏电话簿的时候,他报出了姐夫的电话号码。

可能因为数字是连串的好记,又可能是因为那位姐夫刚刚上门来见过面,一脸挤出来的笑容让人非常不爽。

像一个充足了气的气球,在他眼前飘飘然地就上了天。

程勇赶过来的时候仍旧是笑嘻嘻地跟老师道歉,按着曹斌的头一起鞠了个躬,曹斌的脖子梗得很硬,程勇没少使劲。

走出校门的时候程勇问他为什么打架。

曹斌插着口袋说了一句那傻逼踩我鞋。

“就这?”程勇低头看了看曹斌鞋子上的印儿,蹲下来帮他擦了擦,又变成了白色。

曹斌低着头看见程勇的后脑勺,冷不丁地跟他对视。

“打得好啊。”

啊?曹斌一愣,什么家长啊这是,班主任听见了肯定又要大费周章地在家长会上大说特说了。

程勇问他要不要吃肯德基的巧克力圣代,曹斌嗤之以鼻,我才不吃那齁甜的玩意儿。

程勇自己买了一个舀着吃。

曹斌有点牙痒。

 

曹斌突然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程勇这颗气球泄气了。

社会上的四处碰壁在他身上开了许多洞,四处漏气,补不上的就继续放着气。

就比如,最近手机上接了个骚扰电话,卖房的,程勇都能耐心地听他说完然后说一句不需要谢谢啊。

还戒了烟戒了酒,曹斌好像也找不到什么能打开话匣子的口儿。

 

最近某个地方准备了一个四不像的“泼水节”,说是消暑的,场地是申请下来了,就在一片街区里头。

人多就会有踩踏事件,局里让他有事没事盯着点。

其实也不怎么归他管,穿了便衣在人群里乱晃。

他好像突然看见了程勇的背影,一闪而过,跟拍电视剧似的。

人群熙熙攘攘,抓不住去向。

他挤过去,程勇也被人挤懵了,被挤回来。

两个人撞在一块,程勇赶紧回头说:“对不起啊。”

“客气了。”曹斌抓着他的胳膊扯出人群,“你来干嘛?”

“啊?我以为这里这么多人有什么活动呢。”程勇问,“什么活动啊?”

不知道谁一吼:“开始了!”

“什么开始了?”程勇一脸懵。

“你看着就知道了。”

大家的武器都一并亮了出来,水桶水盆水枪,从最中间掀开布的大水池里舀水泼人。

曹斌在墙壁上摘了几个水气球,对着程勇的后脑勺砸过去,立马湿了一片,贴着头皮,水流到后脖子里。

“凉快吧姐夫?”曹斌在身后大笑。

“你小子.....”程勇立刻明白过来,“阴我是吧?等着!”

曹斌立刻又一颗水气球出了手正中门面:“等个屁!”

程勇追在曹斌身后,一路上不少的水泼在身上,抹了把脸就看见曹斌手上的那一颗红色的水气球在视线里模糊着变成了斑驳的色块。

追着那一块红色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全身都湿完了。

直到眼睛完全睁开以后才发现追错了人,一个小男孩拿着红色的水气球扔在他的胸口,炸开来。

“大傻子哈哈哈!”然后又跑开去砸别人了。

“听见没,大傻子?”曹斌抛着手中的红色水气球,一颠一颠的,弯腰从一大盆水下穿过来,“追个人也能追丢。”

程勇看着他不甘示弱:“你又不是美女,有什么可追的。”

“牛逼啊。”曹斌笑笑,“这就是你追了个小孩这么久的理由,你他妈恋童癖?”

程勇趁机把藏在身后的水气球狠狠砸在曹斌的头上:“看招!”

曹斌没料到他还有这一手,满脸都淌着水,抬起手抹了一把脸,盯着程勇一脸恶狠狠的神情。

程勇以为他要还击,赶紧拿着手臂挡上。

曹斌一把把他的手臂抓下来按在腰上,手中的一颗水气球按在程勇的胸口,然后抓着程勇的衣服把人往他这里一带。

两个人撞在一起,蓝色的水气球在挤压中炸开来,胸口一片凉。曹斌低下头去吻住程勇湿漉漉的嘴唇,头发上的水珠一颗颗地滴下来,流进彼此的口腔里。

 

冰凉又温暖,夏天的味道。

 

分开的时候曹斌盯着程勇呆住的脸。

“你家住哪儿?带我去。”曹斌说,“不然我就告你袭警。”

程勇反应过来,狠狠擦了下嘴唇,追着曹斌的屁股就是一踹:“操你大爷!”

 

 

人泄气了怎么堵?

用嘴啊。


评论(27)
热度(347)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