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东哥今天哪里飙。





林臻东屁股下坐着的是他的次爱车,曲起一条腿,另一条腿在车头前面摇摇晃晃脚尖点着地。

“东哥,啥时候能带我飙一下啊?”哥们忍不住开口了。

“等个人。”林臻东戴着墨镜玩手机,“别急嘛。”

哥们靠在车门边看林臻东颇为悠闲地坐在车前盖上,觉得像看见了在商场门口等女朋友试衣服的男人。

“轰——”

林臻东一听引擎声就知道是自己的爱车来了,前几天练习的时候决定油门变得有点硬,加速时不但费劲还费脚腕。

跳下地,走过去看驾驶座上的人慢慢把车停好。

“怎么样?”林臻东拍了拍车门。

那人下了车:“给你调了下加了点润滑,我开过来觉得还行,你踩踩试试。”

“成。”林臻东弯腰坐进去,“调座位了啊。”

那人一愣:“…往前调了点。”

林臻东踩下油门让车轮胎在原地打转,满意地点点头,觉得可以上路飙一下了。

哥们一直想开一次山路,正好,林臻东有一条经常开的路线,就带他来飙一次试试。

林臻东下车甩上车门,用大拇指点了点身后的人跟自己哥们介绍道:“我领航员。”

领航员点了点头:“你们玩,我把另一辆车开回去。”

林臻东先向前走一步勾住哥们的肩,拍了拍他胸口:“诶,你不是一直想开我车来着,那辆,给你开了。”

哥们一脸惊喜:“真的假的?真的给我开啊,我……”

“你再说一个字就算了。”林臻东说。

哥们抱了个拳朝那辆车小跑过去。

领航员停了脚步,觉得林臻东是故意的,插着口袋说:“那我就在这儿等你们吧,一趟下来也就十几分钟。”

顺便看看刚才记下的路线。

“这路我不怎么熟。”林臻东脸也不红地扯着谎,“不过你熟对吧,人肉GPS嘛,带带我?”

哥们兴奋地一吹口哨,朝林臻东竖了个大拇指:“东哥,你这车够劲!”

废话么这不是,改车用的钱都能买几辆好车了。

林臻东朝他挥了挥手,又看着自己的领航员:“上车吧?”

领航员在身后吐槽:“自己都不熟还敢带别人,谁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林臻东一甩车门,“赶紧啊,正好试试车。”

领航员也上了车,戴好头盔:“你等会儿慢点踩,这油门轻了。”

林臻东还真就听话地慢慢踩,比街边刚学会骑自行车的小孩都开得慢,就这样慢慢地开到哥们那辆车的前头去。

哥们朝他喊一声:“待会儿开慢点啊,我跟着你!”

林臻东把手伸出车窗外竖了个大拇指。

车窗都关好了,引擎开始发热,踩下离合,挂档,油门。

身体被惯性带着往后退。

“油门确实轻了很多,看来还是得实际开一开。”林臻东说,“吃饭了吗?”

领航员一时间无法从油门变轻转换到这么日常的提问中去。

“…啊?”

“饭还没吃吧,等会一起吃饭啊。”林臻东熟练地一档一档地加上去,看了看后视镜,有车跟着他,于是放心地又继续加速。

“…开车呢,说什么吃饭。”领航员提醒他,“注意减速,前面有……”

“有S弯是吧。”林臻东看到前面弯曲的护栏。

这不是熟得很么…领航员腹诽道。

迅速向左打方向,人往右边倒,刚放平身体,又往右狠打方向,人往左倒。

林臻东趁着惯性还没消失,两人之间的距离无限接近的时候,把手指伸进副驾驶座那人的头盔,在脸颊上轻轻一戳。

“干嘛?”领航员一脸莫名其妙。

林臻东目视前方:“你说你这人……就想着路了。”

“不然呢?”

“又不是比赛,轻松点儿。”林臻东注意到领航员在摇晃间一直盯着路书上最近看过的赛道,估计是在想之后比赛的事,“要不你别看路书了,看看我也行。”

“……”领航员刚想说话,又是一个急转弯。

你确定你那哥们跟得上你么…领航员看了看后视镜,居然真的跟上了…也是可以,不知道该夸人还是该夸车。

“…你那哥们车开的挺好啊。”领航员说。

“嗯哼。”林臻东瞥了一眼后视镜,“以前没做职业选手的时候我俩经常飙车,到处飙。”

“哦。”

路线开多了脚和手自己都会先动起来,林臻东还能分点心思调戏调戏他的副驾驶。

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哎,你说这油门……”

“油门怎么了?”领航员看了看他踩油门的脚,“太轻了是不是?”

“啧,你说这油门都轻了。”林臻东轻轻咳嗽一声,“你怎么不跟我再亲一点啊?”

能亲一个那就更好了。

领航员说一句“有病”,扭头去看窗外急速后退的树影,头盔下的脸渐渐红起来,跟斜射进车前窗的夕阳有的一拼。




评论(25)
热度(223)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