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顺懂】盲爱(十九)

盲爱


================================

李懂摘下墨镜,掏出纸巾擦了擦,跟电影里慢动作回放似的慢悠悠地再戴回去。

顾顺在这一连串沉默的动作中先心虚起来:“那什么,今天…..月亮挺圆的哈。”

“我知道你想听什么。”李懂背着手往前走,这时候倒挺像个靠谱的算命先生的,“但是我不说。”

顾顺感觉就像钓起来的鱼刚露出水面就又被挣脱掉了,心里有点空,手一伸搂住李懂的肩膀正要跟他好好说道说道自己的好基友,就听见身后有人喊李懂。

“李先生!”

李懂在顾顺怀里动了动想要扭头去看,顾顺手一动又把他的身子给拧回去:“姓李的多了,又不是叫你。”

“我听得出他声音,店里的客人。”李懂说。

顾顺眯着眼:“哟,就那么一小会儿就认得声音了啊,耳朵倒挺灵光的嘛。”

李懂吸了吸鼻子:“哪来的醋味?”

顾顺一愣,也跟着闻了闻:“哪有,你自己身上馊了吧…..诶!”

李懂趁机从顾顺怀里溜出去,面带微笑地跟过来的人打了个招呼:“您好,怎么出来了?”

那人看了看李懂,又看了看后面跟上来的顾顺:“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空……”

“他没空。”顾顺说。

“有什么事吗?”李懂问。

“我觉得您刚才说的那番话真是醍醐灌顶,让我回味无穷啊…..”那人笑笑,“你看有没有空一起喝一杯?”

“我…..”李冬刚要开口就被顾顺捂住了嘴。

“想喝酒那店里不早就喝过了么。”顾顺说,“再说大晚上的,赶紧回家洗洗睡吧,最近这片都比较乱,别给不法分子以可趁之机啊。”

李懂在顾顺的手心下面轻声说了一句话:“你放屁。”

那人一愣:“刚刚李先生是不是说什么了?”

顾顺赶紧说:“他说我说的对呢。”

那人笑了笑:“好吧,这是我的名片,李先生如果有空的话,请您随时联系我。”

李懂挣扎着接了,拉开顾顺的手:“好的好的。”

顾顺看了眼名片上的名字:XX公司总经理 罗星

还是个大老板啊。

罗星对着顾顺也礼貌地一点头:“这位是李先生的朋友吧?其实我说的喝一杯不是喝酒,是喝茶,我知道有一家茶室,环境不错,下回可以一起去坐坐。”

“哦——”顾顺拉长声音,“谢谢了,不过呢,我们等会要去个更刺激的地方。”

“哦?”罗星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嘴,“哪里?”

顾顺又搂住李懂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按一下:“鸭店。”

 

“这就是鸭店啊?”李懂抱着手臂看顾顺在那里跟老板说话。

“怎么不是鸭店了?”顾顺拿手指一指透明柜台里的东西,“鸭脖子鸭爪鸭架鸭舌,哪个不是鸭身上的,哪个都和鸭有关啊。”

老板也不甘示弱地宣传:“再看我们前面这行字,就知道我们这个店是真的很良心了,这个鸭啊都是从专业的厂里……”

“行了行了。”顾顺拿着纸钞在老板眼前挥了挥,“不用找了。”

“好好好。”老板笑眯眯地接下,“顾队长真的是太照顾我生意了。”

“没什么,人爱吃嘛。”顾顺把钱包塞回屁股兜里,“走了啊。”

顾顺提着鸭子们,卤香味和辣椒味从没有扎紧的口袋里钻出来,填补着脑子里关于美食的一切肖想。

“送你回家吧?”顾顺说,“我这种保镖,你也雇不起啊。”

李懂呵呵一笑:“最近不是在评最美街道么,你这治安这么差还想评上?”

顾顺瞥了一眼,心想撒的谎全被看出来了,但是这时候绝对不能怂,把塑料袋的提手在手指上绕了两圈:“这你就别操心了,说起来,最近江滨公园的那条江正在做个工程,下周可能要搞个什么音乐喷泉。”

顾顺打开微信公众号,调出新闻来,看似没有心思地随意邀请一下:“那什么,你没空的话可以去看看,反正….我也在。”

哦豁,原来这个是重点。

李懂低下头一笑,接过顾顺手里的塑料袋,这走着走着也到了小区门口了。

“那我走了。”

顾顺张了张嘴,等到李懂走过第一个路灯的时候喊:“李懂!”

“干嘛?”

“我想我的猫了…..”顾顺说。

哎,这别扭劲儿。

“行吧。”李懂说,“我觉着它也想你了。”

 

顾顺跟在李懂屁股后边进门,李懂一直留着灯,一股淡淡的尿骚味。

“又拉地板上了,这猫…..”

李懂捏了个鸭脖逗猫:“我觉得你要不给它起个名字得了,下次教训的时候也不用这猫那猫的叫。”

“取名?”顾顺头疼,“取啥名儿啊….我又不是写小说的,叫咪咪?”

“哇。”李懂嚼着鸭肉,“你好色哦。”

“…….”顾顺蹲在地板上擦那摊尿,“那你起。”

“叫….鸭脖。”

“合着你是想吃了它是吧?”顾顺无语了。

“不好吗?”李懂把骨头吐到手心扔进垃圾桶,“诶,就叫顺仔吧,顾顺的仔,反正你是它爸嘛。”

“…….”

李懂拿来拖把把地拖干净:“顺仔跟你爸玩去。”

顾顺突然想起之前小雨给他传的照片:“之前去植物园的照片你要么?”

“啊?行呗。”李懂抖了抖衣领,进屋拿了衣服,“我去洗个澡,你那照片传我电脑上吧。”

“你手机呢?”

“破二手,这几天就提示我内存不够了。”

“你别是片下多了吧。”顾顺调侃道。

“滚。”

 

顾顺开了电脑,等着桌面亮起来,没想到李懂桌面上的文件少得可怜。

“李懂!”顾顺喊一声。

估计是水流声太大,李懂没听见,倒是把猫给招来了,在床脚边咬着床单的一角扯过来扯过去。顾顺拎着它的后脖子放到自己的腿上一下一下地搔着它的下巴,手上的鼠标咔哒咔哒地在各种文件夹中来回游动。

算了,直接给他新建一个不就得了......

顾顺刚想退出去,就看到一个文件夹下边的名字跟他最近追的一部小说一模一样。

巧合么?

最近那位作者没有更新,许多读者在下面留言问是不是去旅游了又或者是不是去现充了。

顾顺扭头看了看浴室门,觉得这样不太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usb线从抽屉里扯出来,分别接好。

腿上一轻,顺仔跳上桌面,顾顺在心里已经默默承认了这个名字。

“哎,你别在桌上也撒一泡啊。”顾顺说着要去抓它。

顺仔一条,前脚落在鼠标左键,后脚也跟着落上去。

文件夹被打开。

里面是一排文档,分别被命名为第一话第二话......

哈?

顾顺捏着猫的爪子在鼠标键上又连续点两下,心想,这不是我干的,是猫干的啊。

顺仔:喵喵喵?

我去,这......就是那个小说啊,难道李懂也在追?可是为什么要一篇篇地保存起来啊?脑残粉?

滑到最后,发现比网上更新的那一话又多出几话来。

顾顺突然明白过来。

李懂不是作者的脑残粉,他就是那个作者!

这么想想,书里的自己被丑化,也只是李懂个人的恶趣味罢了。

顾顺几乎能想到李懂看见他的那条留言偷笑的表情。

李懂出来的时候顾顺已经把数据线收起来了,擦着头发问他:“弄好了?”

“啊。”顾顺说,“都在新建文件夹里面。”

“好。”李懂揉了揉眼睛,看着站在那儿的顾顺,“怎么了?”

“没啥。”顾顺说,“那我先回去了,我估摸着过几天就能把猫接走。”

“接去哪儿?”

“领养中心?”

“给我养呗?”李懂说。

“啊?你要养它?”

李懂弯腰把顺仔捞进自己怀里:“干嘛,我不能养你的仔?”

“也不是......”

“跟你爹说再见。”李懂捏着顺仔的爪子晃了晃,顺仔也很适应时机地冲着顾顺喵了一声。

 

最近江滨公园很热闹。

工人们开着船捞垃圾,种各种各样的草。

大家趴在栏杆上指指点点:“哦哟,这是要准备搞那个音乐喷泉了吧。”

“我听说哦,这回上面要派人过来看的。”

“哦哦,啥时候啊?”

“下礼拜吧,我儿子上回给我看过消息的,我翻出来给你看看哦。”

“好的呀。”

小李凑到顾顺身边偷偷摸摸地打小报告:“诶,顾队,你知道小张最近快要脱单了吗?”

“啊??”顾顺一脸震惊,“他一网瘾少年,去哪儿谈恋爱,网恋啊?”

“不是。”小李往马路对面点点,“你不是之前让他盯着点那家新开的韩国料理店吗,老板娘也是客气,经常请小张吃东西,这一来二去的嘛.....”

小李两只手的食指一对上:“这不就碰出火花来了?”

顾顺总觉得有点点苦涩。

他看见小张从韩料店里出来,手里拿着三罐饮料,美滋滋地等绿灯,头一抬刚好和顾顺对视,乐呵呵地朝他挥了挥手。

顾顺也抬起胳膊朝他挥了挥。

不知不觉的,自己反而成了三人帮里拖后腿的那个人啊。

 

咖啡店的老板把李懂奉为“贵人”,虽然李懂再三解释自己只是提了点建议,真正起作用的还是老板。

老板连忙摆摆手:“诶诶,可不能这么说哈。”

于是李懂就晚上的时候去露个面,有人信这个的就找他聊聊也不收钱,但有的人执意要塞小费,李懂也只好说下回来免费。

徐佳慧有时候也溜进店里点一杯咖啡,打开电脑不知道写着什么,手腕上还戴着那串粉水晶手链。

这一天,进来一个男生,坐到她对面,俩人聊起来。

李懂看一眼,觉得男生的眼睛跟顾顺有点像。

 

音乐喷泉的地点离咖啡店很近,从落地窗望出去刚好能看见。

试运行的那天,打牌的跳舞的锻炼的唱歌的都停下来看。

“这个灯光搞的好啊,喏,还会动的嘞!”

“好高啊!脖子也要断掉了。”

顾顺靠在柜台上往外看:“怎么样?”

“挺好的。”

“这还不是全部的。”顾顺比划了一个范围,“到时候有这么大。”

“下礼拜,出来看?”

“这里也能看。”

“啧,多没劲啊。”顾顺转过头,“你来吧,我有点话要跟你说。”

“哇,别吧。”李懂凑到顾顺耳朵边上,“你要告白?”

“放什么狗屁!”顾顺赶紧往外走,“警告你啊,不要打扰我工作。”

“咖啡都喝了......”

李懂趁着人少把墨镜往下拉一小点,眯着眼睛看见顾顺左右看着车流的侧脸有点红。

咖啡总不会喝醉吧。

 

等到喷泉正式迎来它的第一波客人的时候,公园边上被拉起一圈围栏。

“大家不要挤啊。”

“慢慢来,还有半小时才开始呢!”

小张和小李满头大汗地维持秩序,仰头看看站在榕树下的顾顺:“顾队,你看啥呢?”

“我看见韩料店老板娘了啊。”

“哪里哪里?”

顾顺指了个方向。

然后顺着人流看见还站在外面的李懂,貌似是要等人群都进去以后才打算动。

顾顺跳下去,指引着人们分流:“往人少的地方走啊,都能看见。”

走到外面整了整衣服拍了下李懂:“诶。”

“诶。”李懂笑笑,“好位子都被占了啊?”

“没。”顾顺偷偷地说,“其实那里看得更清楚。”

“真的假的?”李懂顺着望过去,“垃圾桶旁边?”

“......”顾顺扯着他过去,“人少,你站上面,看看。”

“哦。”李懂站到石墩子上去,“还真的。”

天色暗下来,大家都围在江边,打开手机里的相机调整着角度。

音乐缓缓响起来。

“开始了开始了!”

无数道细小的水柱喷出,跟着音乐合起来又分开,灯光在水柱间穿梭,流光溢彩。

顾顺跟李懂并肩站在石墩子上。

“你觉得这回,最美街道有没有戏?”顾顺问。

“原来你要跟我说的是工作啊。”李懂跟着人群拍手,“有戏。”

音乐从舒缓变得高亢,无数道帘幕拉下,放起一场水幕电影。

“不是这事儿.....”顾顺说。

“那是什么?”李懂跟顾顺八卦道,“我最近看到徐佳慧跟一男生在店里喝咖啡呢。”

“啊。”顾顺皱皱眉,“她也谈恋爱了?”

“也?”

“就是,小张,你知道吧,他跟韩料店老板娘暧昧着呢。”

“夏天了嘛。”李懂说,“夏天就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季节。”

“李懂。”

“嗯?”

“我觉得,顺仔啊,就是养在你家的那只猫.....”顾顺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变成红色又变成绿色,“它....可能有我一个人还不够。”

“什么意思啊?”

“我想.....给它找个妈妈。”顾顺说得有点磕绊,“你觉着这事儿有没有戏啊?”

“哦,我看那小雨就挺好的。”李懂笑笑,“什么时候我准备一下吧,你把它送过去。”

“喂!”顾顺急了,“你,听不懂啊?”

“听懂了啊,不就是你也想谈恋爱了吗?”李懂说,“挺好的。”

“靠。”顾顺咽了下口水,“我是说,我们......”

一道水柱突然冲上天空,好像要把月亮给打湿了一样,散落下来的水珠随着风落在人们的脸上和衣服上。

像是落下一条融化成液体的银河。

顾顺站到李懂前面,水珠落在背上凉飕飕的。

“李懂,我们在一起吧。”顾顺继续往上加码,“鸭脖,我跟老板认识的,你想吃,可以.....”

打折。

李懂搂住顾顺的脖子,踮起脚仰着脸紧紧贴住顾顺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嘴唇。

天边的月亮晃了晃,像勾住了谁的心尖尖。



======================

hiahiahia没想到吧!

我原来以为时隔快两个月我会捡不起来的,没想到写得还挺顺手

我总觉得一个文手一定要有几篇拿得出手有头有尾有细节有伏笔的连载,所以偶会继续努力!坚持所有的连载都不坑!

虽然写连载真的挺累的就是了

评论(35)
热度(162)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