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瑜昉】罐装爱情

文/杏鲍菇


*

罐头人的梗来自世界奇妙物语里的一个故事 美人罐




-
如果爱情是一次性的。


[元芳,你有点好看]

七夕节,各处都在打折。

甚至菜市场都买一送一了。

黄景瑜走进家附近的便利店里买盒饭,时间有点晚了,今天又加班。

没得挑,就一种味道的炒饭了。

黄景瑜顺带捎上了一罐咖啡,去结账。

店员一边滴着塑料包装袋上的条形码,一边跟他说:“先生,要不要您再去买点东西,凑到52元可以拿一个赠品哦!”

“什么赠品?”黄景瑜从口袋里掏着手机。

“这个。”店员弯下腰从柜台下面掏出一个圆柱形的罐头,“爱情罐头!”

“……”黄景瑜看着那个罐头,“不用了。”

店员撇撇嘴:“好吧…”

把盒饭加热以后放进塑料袋里,店员在黄景瑜提起来的时候顺手把那个罐头塞进去,冲着他眨眨眼:“我们有指标的,不好意思啊…”

黄景瑜表示理解地点点头。

回到家,打开灯照亮房间。

坐到饭桌前咖啡配饭,另一只手在笔电的键盘上查看邮件。

朋友圈的大家们都在秀晚餐秀恩爱。

不就是个普通的工作日么,饭店等座时取的票上写的第520桌也可以晒…

黄景瑜把垃圾收拾进袋子里,才发现袋子底部的那个罐头他还没有拿出来过。

反正都送的了,看看吧。

罐头上写着两个英文字母和几个数字。

YF-0827

不懂,转个向,还写着使用说明。

爱好…做饭,跳舞,旅游。

一个罐头,还有爱好了?黄景瑜笑一声,继续往下看。

把里面的东西倒进水里…容器要尽量大一点,比如浴缸。盖上板静置一夜,中途不要自行打开。使用期限是十一天。

哦嚯。黄景瑜看了一眼洗手间,摇了摇罐头,好像是装了什么东西似的。

在洗完澡之后,他擦着头发,把罐头打开了。

看起来是一包粉末,不会是洗浴剂吧…

算了,倒进去好了。

粉末在水里化开,也并没有起什么气泡或者变色。

黄景瑜随便扯了块布盖在浴缸上面,出去关上了门。

第二天是周末。

黄景瑜自然醒,太阳透过窗帘照在后背。伸了个懒腰,突然听见外面传来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靠,小偷?

黄景瑜掀开被子,穿上拖鞋出去。

真的有人!他看见有一个后脑勺在厨房里晃来晃去。

拿起手边的拖把,黄景瑜悄悄地走近。

“靠…??”等黄景瑜看清那个人的时候突然又愣住了。

因为厨房里的男的,就穿了件围裙,露着个屁股蛋对着他。

“你谁啊!”黄景瑜吼一声,“在我家干嘛?”

那人转过来,手上的还拿着锅铲,煎蛋在里面滋滋冒响。

“我……”那人看了看地板上黄景瑜昨晚没有扔掉的空罐头,拿起来放在自己脸边指了指,“我是罐头里的。”

“????”

现在的科技,已经可以罐头造人了么?

黄景瑜过去拿过罐头看了看,跟他昨天看的一样样的啊。

直到吃到罐头男给他做的鸡蛋之后,黄景瑜还是想不明白,那个罐头看起来跟平时买的午餐肉罐头什么的也没什么差别啊,怎么午餐肉罐头里就蹦出个猪仔出来?

黄景瑜一抬头就看见罐头男打算解下围裙,赶紧出手制止:“你赶紧找衣服穿上。”

“好。”

黄景瑜吃了一口鸡蛋,什么时候蛋可以这么嫩的?绝了......

罐头男出来,穿了一套黄景瑜的旧睡衣,袖子和裤腿都有点长。刚才都没有那么仔细地看过罐头男的正脸,现在对着阳光仔细一瞧,觉得这罐头虽然是赠品,但还是挺值,至少不像外面卖的普通罐头那样实物和图片不符。

双眼皮,大眼睛,左眼皮上还有颗痣,这罐头厂的老板怕不是个细节控。往下,鼻梁,人中到嘴唇。黄景瑜咬了一口盘子里的煎香肠。

“你叫什么名字?”黄景瑜问。

“不知道。”那人摇摇头,指了指罐头,“上面没有写么?”

“就写了串符号似的东西......”黄景瑜又看了看,“YF0827,编号?”

那人拉开椅子坐下来,手撑在下巴上:“你叫什么?”

“我?黄景瑜。”

“嗯。”那人笑了笑,拿筷子戳了戳还在流黄的鸡蛋,“好吃么?”

“挺好吃的……”

“是不是人人都要有一个名字?”那人问,“要不你帮我起一个吧。”

“啊??”

YF……衣服,运费,乙方……

想到乙方,黄景瑜的头就很痛。

“元芳,你就叫元芳。”黄景瑜很满意地点点头,“怎么样?”

“可以。”

黄景瑜吃完后擦擦嘴,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接受罐头人这一个设定了。

真可怕啊。

黄景瑜偷瞄元芳一眼,好看的脸蛋真是会迷惑人。

仔细研究了一下,原来这个爱好,说的就是罐头人的爱好啊。

做饭,跳舞和旅游。

做饭他是见识过了,黄景瑜很久都没有在自家厨房里开过灶,真是现实版的田螺姑娘啊。店员把罐头塞进袋子里的时候说的什么?爱情罐头,等等啊……难道,这个罐头造出来,是卖给单身狗的?

那也标上性别行不行啊……

其实如果出来个女性的话才更加糟糕吧。

上面还写着,使用期限十一天,黄景瑜不禁想到了某些不能被放出来的画面。

“咳咳咳!”黄景瑜被咖啡呛到。

“没事吧?”元芳抽了张纸巾过来,“给。”

“谢谢啊。”

元芳打开冰箱:“你都不买菜的吗?”

“我不怎么自己煮饭。”

“那你吃什么?”

“外卖啊,盒饭啊,泡面啊。”

元芳听了以后摇摇头,解开衣服扣子:“走。”

“啊?有话好好说,别乱……”黄景瑜有点慌张,“去哪儿?”

“超市。”元芳说。

黄景瑜开车去了一家大型超市:“买什么?”

“你喜欢吃什么?”

“我?”

周末超市人很多,黄景瑜不小心被身边的大妈挤了一下,元芳扶了扶他的肩膀。

“先走吧,边走边看。”黄景瑜推了辆购物车开道。

买点罐头吧,诶,不知道这种罐头在超市里有没有卖的。

黄景瑜拐到罐头区,一排看过来,三文鱼青花鱼螃蟹肉松午餐肉都见过了,就是没有那种,能蹦出个活人的罐头。

“这个吃么?”元芳举着一个被塑料膜封起来的白色,又粗又长的玩意。

看了看标签,杏鲍菇。

“这个炒一炒很好吃。”

“买。”

哎,不管了。

 

[是谁先动心,老年活动中心]

第四天。

元芳被黄景瑜安置在书房里住。

元芳很喜欢看书,还喜欢拍照。

元芳的侧脸很好看,所以黄景瑜在工作结束之后会偷偷地朝书房里看一眼。

元芳炒的杏鲍菇很好吃。

黄景瑜出门去上班,嘴里还嚼着一片没有咽下去的杏鲍菇。

“我走了啊。”黄景瑜说,“钥匙我放在这儿,你出门别忘记带。”

“好的。”元芳笑笑。

黄景瑜出了楼道门,听见楼上有人叫他。

“黄景瑜!”

抬头朝上看。

元芳低头看他:“晚上吃什么?”

“都行!”

黄景瑜突然觉得元芳没有手机也挺好的。

小区的老年活动中心外面正在贴公告,黄景瑜凑过去看了一眼。

原来是要招一位舞蹈老师,教小区里的大爷大妈们跳跳舞。

黄景瑜想到了元芳。

“哎,这个舞蹈老师给我留个位啊。”

“你会跳舞啊?”大妈上下打量了一下,“人这么高的呀。”

“不是不是。”黄景瑜摇头,“是……我朋友。”

“晓得了哦。”

 

黄景瑜回家的时候顺手捎了点水果。

老年活动中心前面有几个人外面看公告,黄景瑜过去问:“怎么了,招到人了么?”

“还有人在面试吧。”

黄景瑜跑回家,拍门。

元芳给他开了门:“你跑回来的啊?”

“快快,你先跟我走。”黄景瑜喘着气去拉他的手腕。

“我还在煮东西。”元芳一脸诧异,“什么事啊?”

“关了先。”

黄景瑜拉着元芳在小区里跑起来,刚下过雨,潮湿的空气自己会贴到皮肤上来。

“你是不是喜欢跳舞”黄景瑜扭头对元芳说。

“嗯。”

黄景瑜拉着元芳进了面试的房间,向大妈介绍:“我朋友。”

“哦哦,好的呀,跳什么?”

黄景瑜看向元芳:“跳什么?”

元芳笑了笑:“音乐放什么我就跳什么。”

“噢哟,还搞freestyle类!”

“我看这个小伙子很有自信啊。”

音乐响起,是黄景瑜没听过的曲子。

他看着元芳在中间把手脚舒展开来的样子,窗外的天空是粉色的冰淇淋,脚下踩的地板变成软糖。

黄景瑜看着元芳,想起他囿于厨房时揉起来的背影,现在就像是泡面里的脱水蔬菜一样,在水里慢慢涨开来变回原来鲜亮的颜色。

游戏里的人物破了纪录,在最后一天用掉了优惠券,瓶子里还剩两粒薄荷味的口香糖。

天空被折叠起来变成只有窗户那么大的方块。

射灯从头顶照下来留下一个光斑。

掌声响起来。

黄景瑜看见元芳从手臂下的空隙里露出脸朝他笑了一下。

飞机从平地起飞,把云层钻出一个洞。

 

 

[第二人半价]

元芳正式成为了老年活动中心的舞蹈老师,早上去教人跳舞,晚上的等到黄景瑜下班跟他一块溜达回家。

冰淇淋第二支半价,奶茶第二杯半价,两人同行一人免单。

这些黄景瑜曾经没有享受过的优惠,终于可以尝试一遍。

元芳转头:“过几天,打算在小区广场上办个舞会,你来么?”

黄景瑜说:“不加班的话。”

“你这个味道好不好吃?”

黄景瑜低头看看自己手里快要融化掉的冰淇淋:“好吃的。”

“我可以尝尝吗?”

“可以啊。”

元芳凑过头去,卷起舌头舔了一口,冰淇淋凹下一小块。

黄景瑜看着元芳的薄薄的耳廓,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用什么名词来形容。

小区的树树枝上挂起了一串串的小彩灯。

音乐通过一个黑色音箱放出来,像开了三百六十度的环绕效果。

黄景瑜跟着音乐就到了广场,大爷大妈们都穿起了正装,两两一对在中间跳起来。

围观的小孩们牵着妈妈的手也进去蹦跶,开着扭扭车在里面画八字。

元芳站在一边,黄景瑜走过去:“你不是老师吗,都不进去跳啊?”

“等人呢。”元芳向他伸出手手心朝上。

“一起跳吗?”

黄景瑜别扭地绞着两条长腿像在绞毛巾,心跳快得像是坏掉的灯泡,闪烁个不停。

脑子里在放PPT,是身体各个部位接触在一起的特写,一幕一幕闪回。

在人群的边沿转一圈,又回到原点,脚印连起来是一个无限的符号。

第八天。

要是真的到了第十一天会怎样呢,再变成一堆粉末?

他看见元芳在路灯下和老人们告别的背影,抱着一束花朝他走过来说回家吧的样子。

突然有点害怕。

怕自己手机里的第二人半价的优惠券再无用武之地。

当然是乱说的。



[人鱼公主]

他们去了水族馆。

没什么,就是二人同行可以打折的那张券快到期了。

巨大的玻璃墙壁里面是工作人员扮演成的人鱼公主,鱼群绕成一个小旋风。

元芳拍了好多张照片。

黄景瑜让他站在前面拍照,只有半张脸的黑色侧影,一条鱼正好游过来,看起来像是在接吻。

元芳领了两根咸鱼棒棒糖,递给黄景瑜一根,咬碎了露出里面小鱼干尖尖的头来。

咸津津的鱼肉味在嘴里化开来,尝到了海水。

下午去看海豚表演,看它们钻圈,载着人环绕一圈,在水里摇动着讨要掌声。


第十一天。


元芳从冰箱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蛋糕,捏一根蜡烛插上去。

“你生日?”

“嗯。”元芳点燃了蜡烛,“8月27嘛,罐头上写着的。”

“那你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元芳摇摇头:“可能不需要吧,没有被输入过这段信息。”

两个人坐在饭桌边,像以前那样。

轻轻唱起生日歌。

“呼”。

蜡烛摇晃着被吹灭了。

黄景瑜在黑暗里问:“那你明天……”会怎么样啊。

空气黏稠得像一块果冻。

“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煎蛋……还有香肠。”黄景瑜说,“生日快乐。”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黄景瑜在桌子上看到了他昨晚点的餐。

摆成一个笑脸的样子。

元芳不见了。


跟童话里的小人鱼那样,变成了泡沫,跟着风不知道飞到哪个地方去了。


[第二次]

黄景瑜去问了便利店的店员,又找到了店长。

通过店长给的电话号码,找到了提供罐头的人。

他说,罐头工厂早就倒闭了,因为有太多人投诉了,搞成赠品呢也是希望这些罐头快点被人拿走吧。

黄景瑜问,那有没有办法让他回来?

他说,其实吧……

黄景瑜怒了,别他妈卖关子了。

他说,其实,这些罐头都是有参照模板的。那时候很多人报名,觉得新奇好玩嘛,提供自己的性格还有兴趣爱好什么的……

黄景瑜问什么意思?

他说,就是现实中也有这么一个人在。

YF是名字的缩写,为了保护个人隐私。

数据库早就被销毁啦……哎哎哎,你去哪儿啊?

黄景瑜出了门,沿着公园跑了一圈。

一年以后,他去美术馆工作。

许许多多的摄影展举办过。

但他始终没有找到和元芳长得一样的人。

其实找到了又怎么样呢。

那人又不会有短短十一天的记忆,他不会记得半价的冰淇淋和过得最后一次的生日。

一次大型的摄影展要决定在这家美术馆里举办,据说收录了许多新生代摄影师的作品。

黄景瑜一张一张地整理过去,右下角的姓名和电脑屏幕里的对起来。

“诶,这人名字奇怪啊。”

“尹昉?”

黄景瑜拿起一张照片,是大海里跃起的鲸鱼。

主办方对所有来看展的访客进行登记,黄景瑜去统计人次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摄影家的名字。

在一堆潦草的书写中特别好看。

时间显示是在半小时以前。

今天要准备闭展了。

黄景瑜绕过一墙壁的照片,看到一个人站在那里,好像站了很久的样子。

大海被静静地挂在墙壁上,掀起的水花溅出来落在黄景瑜的脸上。

黄景瑜抹了把脸,慢慢走过去。

那人转过来:“是不是要闭展了?”

“你是尹昉?”

“啊,对。你认识我?我这么火了么?”尹昉笑着放下手里的相机。

“我好像见过你。”黄景瑜也跟着笑了笑,转过去看照片,“拍的真好。”

“谢谢啊。”尹昉看了他一眼,“你也喜欢大海?”

“嗯。”黄景瑜说,“我认识的一个人拍照跟你一样好。”

“有空可以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尹昉看了看表,“马上就结束了吧。”

“嗯。”黄景瑜点头,“你有没有兴趣,参加下个月的摄影展?”

“你是工作人员吗?”尹昉说,“对了,聊这么久了都没问你的名字……”

“黄景瑜。”

“你好。”

黄景瑜握住尹昉的手,害怕小人鱼再次变成泡沫。

他也不想做王子。

亮起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今天的日期。

“今天,是不是你生日?”

“你……”尹昉眯起眼,“是我脑残粉啊?”

黄景瑜忍不住笑了一声,“算是吧。”

“美术展外面的那个冰淇淋车第二个半价啊。”尹昉说,“我请你?”

“还是脑残粉请你吧。”黄景瑜说,“你等我一会儿啊,别走。”

“行。”

黄景瑜匆匆忙忙地收拾东西走出来,看到尹昉站在美术馆门口低头抠着手机。

从来没有觉得天气这么好过。

-

爱情是有保质期的罐头。

总有人要做外面的那一层铁皮。






奇妙爱情故事


没有逻辑

评论(31)
热度(345)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