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纸扎电梯。



-
文/杏鲍菇



一个鬼故事。









我在奶奶家吃完饭,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到沙发上摆着各种花色的纸。

我走过去拿起来看,是纸裁成的小衣服,和我们平时穿的没什么差别,还有配在一起的裤子和鞋。

奶奶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从小我就喜欢在她旁边看她做各种各样的玩意儿,那时候用的浆糊还是拿黏黏的米煮的。

挖一小坨,把纸片们粘在一起,展开来就是一件漂亮的衣服。

我说奶奶你又在做这些东西了啊。

突然想起来,已经是七月半了。

七月半也就是我们说的中元节,鬼门开,祀亡魂。

忌夜晚出门。

台风来了,树枝乱晃,像一团又一团的鬼影。

我打开楼道门,等着电梯下来,数字显示是我家下面的那一层,3。

电梯门打开,走进去。

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味。

不是抽烟以后的烟草味,而是烧纸钱时的那股味道。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地面,没有烟灰的痕迹。

也是,谁会在密闭的电梯里烧纸啊,除非是想自杀吧。

也许是别人刚烧完之前带进来的味道吧,刚刚不是显示的3吗,大概是三楼的人吧。

电梯门打开,漆黑一片,楼道的灯坏了很久了,早该叫人来修了。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到门牌,303。

怎么回事?怎么是三楼?

我看了看电梯上显示的数字,4。

电梯是不是坏了啊?

不敢再上电梯了,我决定走楼梯。

水泥地在雪白的灯光下显得有点阴森,一阶一阶地上楼,我看到平台上有一圈灰黄色,那是烧纸钱的痕迹。

晦气!

我绕过去接着上楼,终于到了自己家所在的楼层。

家门口用来蹭鞋底的地毯上,赫然一堆纸灰。

靠!哪来的神经病把纸灰倒我家门口了?

我赶紧用地毯包着纸灰先扔到楼道里,开门进去,拿了扫帚把家门口打扫干净。

晚上我没有睡好,总觉得还能闻到那股烟味。

早上起来,我打算找小区物业调监控。

我说我要调四层晚上的,物业奇怪地看我一眼,您是不是搞错了?建楼的时候为了避讳,我们这儿的楼都没有4层的。

我指责他们,有人围过来说我有毛病。

我突然发现他们的脸突然变得很白,嘴唇很红,眼睛无神。

再往下看,身上穿着的,竟是和我奶奶做的纸片衣服一模一样!

我哆嗦着跑到侧面,却发现他们只有薄薄的一层!

他们一齐望向我,发出纸张折叠起来的声音。

我尖叫着跑走了。

按了电梯进去,我又闻到那股味道了,越来越浓。

好像是从我身上传出来的一样。

我低头一看,我也穿着纸扎的衣服。

我晕倒了。

醒来的时候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医生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我们小区里都不是人,还有那电梯!有鬼!

他们说我疯了。

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我给奶奶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我用医院里的纸扎了个一个长方体状的电梯,偷了个打火机把它烧了,希望晦气远离我。

医生喊着快灭火把我关在房间里。

我在里面笑了,我把晦气烧死了。

低头一看,脚边是一堆纸灰。


我弯腰往床底下看,满满的全都是穿着衣服的纸扎人。

评论(3)
热度(30)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