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瑜昉】去掉

-

校园AU

-

OOC严重警告

=============================


“诶你快看,那人又来了….”

“唉…..”

大家互相对视,唉声叹气。


烈日炎炎下,一群人的影子在干燥的水泥地上越缩越小。

打头的那个人站到台阶上,摆弄着手机:“大家还是和以前的一样吧?”

后面的人都抹着脸上的汗应着:“诶,一样吧。”

那人打开手机备忘录,把上面记的一长串点单亮给尹昉看:“喏。”

尹昉刚看了几眼,扫到珍珠奶茶不加珍珠,去冰五分甜、冰淇淋红茶多加个球三分甜加奶霜......

然后手机被那人收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尹昉往上面录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备注:“都记上了吧,不过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你不是中文系的么,背东西肯定很厉害吧?”

确实不是第一次来了,算上今天,应该是这周的第三次了。

尹昉礼貌地说一句“请稍等”,把打出来的标签贴在空杯子上。

“你要不坐会儿?”尹昉转身跟店员们一起做饮料。

“行。”那人说,“咱们先坐会儿,等会继续打球去。”

一群人挤进来,拣空位都坐满了。

店员从机器后边偷偷看了一眼,轻声对尹昉说:”学长,他跟你之间到底发生啥事儿了啊?“

尹昉低头舀糖浆加料:”没什么,可能是奶茶太好喝了。”

店员缩了缩脖子,心里想:好吧,你不想说,我也能猜到......


那人叫黄景瑜,是个体育特长生。

其实尹昉本来不会跟他有什么交集,顶多是坐在看台上看球赛的一个观众罢了。

那是一场篮球友谊赛,中文系的男生本来就屈指可数,这里拉一个人那里拉一个人才拼凑出一个篮球队来,大家觉得输人不能输阵啊,虽然赢得可能性就只有指甲盖那么一丁点吧,但也得打出气势来。上半场结束的时候,比分感人。大家搂着肩互相加油打气,突然后卫捂着肚子说不行了,其实我憋了好久,紧张得肚子疼。往板凳区一看,唯一的替补队员不见了,一问才知道是临时有了事一时半会回不来。

就在那一个瞬间,尹昉和篮球队长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了。

“哎,那不是尹昉学长么!”

一队人马往看台上冲:“学长,江湖救急啊!”

尹昉被这阵仗吓了一跳,队长拉着他的手直流汗:“我们中文系需要您来拯救啊!”

黄景瑜正拿毛巾擦着汗,被身边的拍拍肩指着看台那边的骚乱:“看来是搬救兵去了啊。”

拿过水杯仰起头,视线里尹昉被他们拉起来簇拥着往下走,黄景瑜眯了眯眼。

尹昉被拉到后面的换衣室,怀里被塞进一件荧光色的背心:“诶,你们人刚不是够的吗?”

“来不及解释了学长。”队长不知道从哪里扒出一双球鞋,看了看尹昉脚上穿着的拖鞋,“学长,把鞋换了吧,这个应该和你的码数差不多的。”

尹昉拎着那双鞋瞅了瞅:“这谁的鞋啊?”

“不知道。”

大家齐声说。


尹昉莫名其妙地成了篮球队的一员,莫名其妙地和别人勾肩搭背地喊了加油加油加油,莫名其妙地排队出去接着比下半场的赛。队长把临时换人的事跟裁判一说,裁判说问一下另一队的队长吧。

黄景瑜走过来:“换人啊?”队长挺了挺胸:“啊。”

黄景瑜看了看尹昉,一脸无所谓:“我没问题。”潜台词是看起来就打不过我。

尹昉纯粹是被拉来充人头的,至于拯不拯救是另一回事了。


对面的大多数都是体育生,肌肉线条亮出来都羡慕死个人,脚上的战靴都是一溜的AJ,腿长手长,被他们拦截的时候都看不到自己这边的队员,只能靠听声辨位,哪里有拍手声尹昉就往那儿传球。

这场球赛考验的不是技术,而是听力。

尹昉又被拦了,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黄景瑜盯上了,上半场的时候还是盯着队长的,下半场换策略了?那看来刚刚的那句无所谓还是有点水分的。尹昉刚把球拍了几下,往黄景瑜的胯下这么一扔,球弹起来被身后路过的队员接上,再传给已经挤到篮筐下的队长,一跃,进了个篮板球。

队长立刻学着电视上的那些个篮球明星亲吻自己的球衣,还冲过来抱了下尹昉,手狠狠地拍在尹昉的背上说学长传的好。尹昉看了看远处刚跟队员们开完小会的黄景瑜,对方也刚好看了看他,很快转过身去回到自己的位置。

其实差距也很难挽回了,接下来的几乎是对方的个人秀,疯狂被人盖帽。


黄景瑜接到传过来的球,看了看篮筐,打算来个三分结束比赛,算好距离,刚准备跳起来的时候,尹昉突然在身后撞了他一下,身体一歪,球脱了手,打在框上被弹了出去。终场的哨音被吹响,比赛结束,当然是手长脚长队赢了。

握手环节,尹昉觉得黄景瑜会不会太用力了点,还是体育生的握力都是这么惊人的,手汗都要融到一块去了。

宿舍区门口有一家奶茶店,尹昉室友本来在那里打工,但是最近打算回趟老家,让尹昉帮他代下班。

黄景瑜有一次打印完东西路过的时候觉得里面的店员有点眼熟,又仔细看了看,没错,就是撞了他的人。打完球以后,说要请大家喝奶茶,于是一球队的队员们都在微信群里点单。

黄景瑜看了看10号队员的珍珠奶茶,提议:“珍珠吃多了消化不好,你还得打球,要不珍珠就别加了吧。”

又看了看23号的冰淇淋红茶,提议:“天气挺热的,再补充点糖分吧。”

于是本来简单的点单多出了其他的备注。

黄景瑜去了奶茶店,等他报出那一长串的单的时候觉得自己脑子有点缺氧。

尹昉听着,突然觉得黄景瑜是在记他那次的一撞之仇。也是啊,设身处地地想想,在最后几秒钟的三分球要是进了该多酷啊,这么一撞,不是故意的也会被想成是故意的。


但尹昉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能是那双球鞋的底被磨得有些久了,容易打滑,尹昉跑过去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刹住车,再加上脚那么一滑,尹昉低头往下看,才发现鞋子侧面的耐克标志是他妈倒着的。

还是双盗版球鞋。

黄景瑜问:“多少钱?”

尹昉说:“251.”

黄景瑜说:“可以支付宝吧?”

尹昉说:“可以”

黄景瑜刚把自己的付款码亮出来的时候,尹昉突然说等等,我给你打个折吧。然后黄景瑜看见屏幕上数字的最后一位从1变成了0.

“我扫你。”尹昉看起来态度很好。

“滴。”

屏幕上明晃晃的250出现在黄景瑜眼前。

黄景瑜看了眼尹昉:“这折打得挺有意思啊。”

尹昉说:“刚上班,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请您多包涵。”

“可以。”黄景瑜靠在柜台上转着手机,“那我就多包涵包涵。”

然后就有了第二次,再有了第三次。


店员们倒是叫苦不迭,一下子这么多单涌过来,做也做不过来,有新客人来听说要等这么久也出门去了别家。

尹昉说:“没事儿,他们过几天不是要参加市级的比赛么,到时候赞助一下,让他们拿着我们店的奶茶打打广告。”

黄景瑜他们要去参加比赛的那一天,大家都排队往大巴车上走,黄景瑜清点完了人数,跟在最后面。被人拍了拍肩,转过头去看。

尹昉提溜着两袋奶茶:“按你们之前的点单做的,路上喝啊。”

黄景瑜收起手机,扒开袋子看了看,一杯杯被封上了口摆得整整齐齐。

“这回是多少钱了?”黄景瑜抱着手臂问。

“免费的。”尹昉说,“我代表奶茶店全体店员祝你们为校争光。”

尹昉提着怪累的,心想黄景瑜怎么还不接过去。

黄景瑜看了看他,扭头朝车上喊:“还有没有空位?”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有!”

黄景瑜又转过头问尹昉:“那你顺便也代表下奶茶店全体店员看看我们怎么为校争光的呗?”

“啊?”

黄景瑜接过他手上的一袋,看着另一袋:“拎上来吧。”


尹昉又莫名其妙地上了车,再莫名其妙地被黄景瑜按在了他旁边的座位上,想问一下路程有多久,黄景瑜已经闭上眼靠在椅背上休息了。后面的队员从座位的空隙里伸过手来拍拍尹昉的肩:“谢谢学长的奶茶。”尹昉朝他点了点头,我们店也算是靠你们队养活的了。

尹昉发短信请了个假,看看全车的队员们都在休息,自己也不禁困起来。

后来是被拍醒的,黄景瑜说:“到了,下车。”

照样一人拎着一袋奶茶下去,进了体育馆,黄景瑜让尹昉跟着教练他们去看台前排等着。

两队队员入场,握手,抛硬币选边。

黄景瑜的额头上多了根发带,把额前的碎发都箍起来,正在跟队员们讨论战术,一脸认真的样子。

尹昉莫名地跟着紧张起来,这可不是友谊赛,也不是虐菜局。

哨声吹响,黄景瑜跳起来把球往自己这边一拍,比赛正式开始。


这场比赛是有解说的,尹昉盯着篮球场上跑动着的球服,球鞋跟地板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过了好久尹昉才听出来身后好像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尹昉疑惑地回了头,居然看到了朝他挥手的篮球队队长。

尹昉走上去,坐在他旁边的那个空位上:”你怎么也来了啊?“

”我还想问学长你呢!“队长在他耳边问,”你怎么有这么前面的位子啊?“

”呵呵,说来话长......“尹昉打着哈哈,心想自己是靠奶茶开后门进来的。

”那就长话短说,学长,你是不是也是.......“队长冲篮球场上边奔跑着的人们指了一下,”他的粉丝?“

”谁?“

”非要我说出来!黄景瑜啊。“队长刚说完话,黄景瑜就进了个三分球,”靠,进球了!“

队长赶紧塞给他一块牌子:”刚好我旁边那人上厕所去了,你帮忙举一下!“

”什么啊?“尹昉打起来一看,牌子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瑜“字。

”我数123,大家一起举啊!“队长对周围的人说。

”什么情况啊?“尹昉还是不太明白。

”1、2、3!“

”等......“尹昉的手已经被队长一块举了起来。

”黄景瑜你最帅!黄景瑜你最棒!“

尹昉往身边看了看,大家都举着一块牌子,连起来就是一行大字:黄景瑜最最帅!

对,连感叹号都没有落下。


黄景瑜低头用领口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抬起头刚好看见那一行字和牌子下面一头雾水的尹昉,不禁笑了一下,朝他们招了招手。

队长立刻用牌子捂住自己的下半张脸:“他是不是跟我在招手呢?是不是认出我来了?上回跟他打了场球,他是不是也觉得我很牛逼?”

“我觉得很有可能。”尹昉说。

中场休息的时候,那位上厕所的人回来了,尹昉又重新坐到了前排去,觉得队长羡慕的目光黏在他身上。

大家散到旁边,黄景瑜刚想拧开水喝,突然又放下,走到看台下边朝尹昉要奶茶:“奶茶呢?”

尹昉把脚边放着的奶茶拿下去:“给。”

黄景瑜递一袋给队员,然后从第二袋里掏出一杯给尹昉:“吸管帮我插上,手酸。”

尹昉哦一声,拿出来把吸管插好再给黄景瑜,等着他接过去自己就松手。黄景瑜却直接捏住他的手腕,低下头吸了两口,又还给尹昉。

“嗯??”

尹昉看着黄景瑜走过去的背影又是一脸懵。


下半场比赛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比分拉开,对方明显有点急了,后防线崩溃,黄景瑜一个压哨空心三分球直接结束了比赛。

尹昉在一片欢呼声中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决赛啊。

大家搂在一块合影,把奖杯捧得很高,尹昉又充当了摄影师,把一个个笑容都框在镜头里。

队长也下来,激动地握了握黄景瑜手。

回去的时候,尹昉问能不能捎上队长啊,黄景瑜看起来也挺累的,点了点头。

尹昉帮着收拾了一下垃圾,队长先上车,看着黄景瑜身边的空位,小心翼翼地问:”我能坐这儿吗?“

”哦,这里有人了。“黄景瑜往后看看,”后面应该挺多空位的,你随便坐吧。“

”哦......好吧。“

尹昉回来的时候还拿着一杯奶茶,黄景瑜又闭上眼休息了,尹昉在旁边坐下来,黄景瑜睁开了眼:”回来了啊。“

”嗯,对了,这奶茶你还没喝完呢。“尹昉说。

”先不管奶茶。“黄景瑜勾了勾手指,”你坐近点。“

”哦。“尹昉挪了下屁股。

黄景瑜把头靠上尹昉的肩膀,解了发带以后的碎发都哗哗地往额钱倒。

”别动啊,我睡会儿。“

合着是让我做靠垫啊......

尹昉捏着奶茶,觉得它已经从去冰变成了常温。

清了清嗓子:”有水么?“

黄景瑜眼睛都没睁开:”喝奶茶。“

这不是你喝过的吗......

尹昉看了看还剩一半的奶茶,喝了一口,咬着吸管,从车前窗照进来的夕阳敲把人的脸搓得通红。

突然心里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算不算间接接吻啊。


到了学校,大家都收拾好东西互相告别回宿舍。

黄景瑜把手上的奶茶全部喝完,捏扁了扔进垃圾桶,转身看尹昉:”走吗?“

”走呗。“

两人并肩走在一起,路过的队员们都跟他们打招呼,尹昉觉得这种气氛有些奇怪,但是又找不到话题。

看到迎面走来的同学手里拿着杯奶茶。

”对了,奶茶好喝么?“尹昉问。

”不好喝我还买?“黄景瑜反问。

尹昉放心了,原来他没在记仇啊。

”你今天打得挺不错的。“

”嗯,不错在哪里?”

跑挺快,跳挺快,抛挺准.......

还有人挺帅。


突然手机响起,尹昉接起来,是店员的声音,背景音有些吵闹。

”学长,你回来了没?我们这儿忙死了!”

“啊,那我过来吧。”尹昉挂了手机,对黄景瑜说要去奶茶店帮忙先走了。

黄景瑜点点头。

看着尹昉跑走的背影,想起今天他举着自己的应援牌一脸我是谁我在哪里的表情。

路过的队员们看见自己队长对着空气微笑,都以为是得了第一名的缘故。

这天,队长找到尹昉,问去不去玩密室逃脱。

尹昉刚把论文给写完,关上电脑:“怎么突然要去玩这个?”

“嘿嘿,我偶像请我的。”队长笑得一脸羞涩。

“你偶像?黄景瑜啊?”

“对啊。”队长在尹昉旁边坐下,“我就说嘛,他肯定记住我了。”

“那不是挺好的,去呗,叫我干嘛?”

“人不够嘛。”

“他们篮球队这么多人,还会不够啊?”尹昉喝了一口水。

“他们队不是帅哥多么,都陪女朋友去了。”

尹昉问:“黄景瑜没女朋友啊?”

“嗯!我以粉头的名义可以保证。”

“哦......”尹昉说,“去呗。”


几个人在密室逃脱的店中央会合,黄景瑜看了下时间:“进去吗?”

选了个主题,大家都进去,灯光昏暗,可以打着手电筒在墙壁上找线索。

尹昉不小心撞到旁边一个人:“不好意思。”

黄景瑜闷闷地笑了一声:“你总是撞到别人么?”

“啊?也没有......你还记得那次呢?”尹昉突然不想找线索了。

“记得啊。”黄景瑜说,“忘不了。”

“我那时候脚滑了,是真的脚滑了,鞋不是我的......”

有人突然喊道:“我知道密码了!”跑到输密码的机器旁边一顿操作,开了一扇小门。

“牛逼啊兄弟!”

“这么小?一次只能进一个人吧?”

黄景瑜过去弯腰看了看:“我第一个吧。”

尹昉说:“那我第二个吧!”

大家都同意了,于是黄景瑜先爬进去,尹昉跟在他屁股后面。


前面有一个拐角,黄景瑜艰难地转了个弯,尹昉也跟过去。

“停,后面的先别过来。”黄景瑜突然说。

尹昉也一愣:“怎么了?”

“又有啥事了?”

黄景瑜看了看前面:”一次只能过两个人,我和尹昉先过去,然后你们再过来。”

大家都相信了,于是停下来等着。

尹昉伸着脖子看了看:“为什么只能过两个人?”

黄景瑜转过身子,突然离尹昉很近,呼吸都撞在一起。

“因为.......”黄景瑜在黑暗中笑了一声,轻轻地凑在尹昉耳边说,“我要干件坏事。”

尹昉不明所以地“嗯?”了一声,只觉得黄景瑜的嘴唇从脸颊上擦过,然后迅速贴在自己的嘴唇上。

心脏在狭窄的黑暗中爆炸,跳出来星星和月亮。

尹昉的后脑勺撞到通道的顶部发出很响的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

黄景瑜淡定地回话:“没事儿,前面窄,撞到了。”

尹昉红着脸捂住后脑勺,只敢很轻地吼:“你干嘛!”

“你不是说你狡猾吗,谁更狡猾?”黄景瑜说,“是不是我?”

继续往前爬。

黄景瑜觉得自己的屁股被戳了戳。

“嗯?”

“你这不是狡猾。”尹昉低声说,“你这是胆子大。”

“你撞我一下,那我也撞你一下,扯平了。”

“根本就不平。”


黄景瑜停下来,尹昉又没住刹车,撞在他的屁股上。

尹昉在他转过来的一瞬间往后退,又被搂住了脖子,强行被拉近,黄景瑜的嘴唇撞上来,磕在尹昉的牙齿上。

黄景瑜搂着他,朝后面跟着的人喊:”可以过来了。“

大家出来以后是一个有灯的房间,队长问:”学长,你脸怎么红了?“

”通风不好,闷的。”尹昉没好气地说。

黄景瑜是怎么在黑暗里准确地亲在自己的嘴上的呢?

尹昉光想这一个问题,都忘记还要解谜了。


奶茶店旁边又开了一家奶茶店,据说还是家网红店。

刚开业的时候人就很多,人从门口排到尹昉他们店的门口了。

“这下买的人会少很多吧?”店员们坐在椅子上低头玩手机。

尹昉也低头玩手机。

有个人穿过人群,站到了台阶上,尹昉抬头一看,又是黄景瑜。

”要点什么?“尹昉以”我俩什么关系都没有“的官方口气问。

”25杯珍珠奶茶,都加冰,正常甜。“

店员们听完都愣了。

尹昉了愣了会儿:”怎么这回的要求这么简单?“

”简单还不好?“黄景瑜笑了笑,”跟别校的队打球呢,请他们一块喝。“

”哦......就是要等会儿,我们人少做起来比较慢。“

”可以。“黄景瑜挑了个正对着柜台的位子坐下来,撑着下巴看尹昉。

”你怎么不去隔壁的奶茶店啊?“尹昉问。

大家都装作很忙的样子,实际上竖着耳朵听黄景瑜的回答。

”没你做的好喝啊。“

”嘁.......“不是因为便宜吗。

奶茶做好了,尹昉把它们都打包起来,黄景瑜问:”多少钱?“

尹昉看了看屏幕:”521.“

黄景瑜突然笑了:”这回还打折吗?“

尹昉怔了一下,黄景瑜一下一下地转着手机:“这个一块钱,去不去掉反正都一样,都一个意思。”

店员们好奇地张望了一下,尹昉赶紧移过去挡住。

“咳咳,不去了.......”

黄景瑜把手机收起来放进兜里,还有最后一杯奶茶没有打包好,索性双手撑着下巴盯着尹昉:“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尹昉抬起头迅速看他一眼:“你等一下。”

然后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立刻又有一张标签打出来,尹昉把它撕下来,小心地贴在原来的那块标签上面,没有放进袋子里,而是直接递给了黄景瑜。

黄景瑜接过来看一眼,笑了。

上面写着:珍珠奶茶正常甜,加冰,再加点你。


“等会有什么安排吗?”

奶茶做完了,客人还在柜台前没有走。

“干嘛?我忙得很。”

“忙么?不就我一个人吗?”

“不知道我们还送外卖的吗?”

“是吗?”

“不是说和别校打球赛吗,还不走。”

“等你一块走啊。”

“.......”

店员们一脸懵地看着尹昉解了围裙,然后说要去上一下厕所,出去了。

听见身后店员们喊着“学长,厕所的方向走反了啊!”,尹昉的脚步加快了。

黄景瑜在旁边笑得肚子疼,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尹昉的耳朵。

“学长,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早知道就不把那一块钱给你去掉了。”尹昉别扭地说。

“一块钱倒是无所谓。”黄景瑜说,“反正,你别想把我从你这儿去掉了。”


=====================



尹老师生日快乐



评论(45)
热度(427)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