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林臻东X洪阔】入戏


-

瞎几把写写!



-

林臻东没有想过有一天事情会整个儿颠倒过来。

脑子里的东西被倒空了,只有身边的那人的声音在引擎声中像一颗颗石子扔进来,车前盖抖动着播放起重金属音乐,头盔撞击着脸颊的两侧,不用看镜子就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应该很丑,去掉应该。

车前轮胎碾着路边的碎石,把它们弹到很远的草丛里,惊散了一群正在搬家的蚂蚁。

手套里闷着汗,总让他想起蒸笼里的馒头,长途跋涉之后的手掌被震得发麻,在不断攀升的高温中慢慢发酵,发胀,然后越来越软。

“林臻东,喝点水!”洪阔同样口干舌燥,在噪音中拔高音量,声音都有些劈叉。

小拇指碰到一个开关,舌头勾住吸管咬进嘴里,功能饮料,同样被晒得滚烫,好像在喝刚端出来还冒着热气的豆浆。

-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洪阔那会儿的年纪虽然比他大,但是个子还是矮了一头。林臻东还记得院子里大家一块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手指在粗糙的墙上刚画完一个“王”,有人拍了他的肩膀,迅速转头,却只冲着一个人去。不小心被地上的一个坑绊倒,抓住那人的脚踝摔在一起。

他知道洪阔人好,换了别人可能又要哭着鼻子向大人去告状。

又或许,洪阔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好。

林臻东晾着手肘上边涂的红药水,躺在院子里那棵树下铺着的凉席上打盹,突然觉得屁股蛋一片冰凉,往后摸了摸,摸到一支棒冰。

林臻东坐起来看见洪阔咬着一支绿豆棒冰朝他笑,膝盖上也是一块红药水。

“你追我干嘛?”洪阔挪着屁股过来踢了踢他的腿,“我又不是离你最近的那个。”

“我就抓你,还需要理由吗?”林臻东两颗门牙被棒冰冻得发酸。

“然后就这样了。”洪阔指了指他的手肘,林臻东抬起来看了看。

“男人就是要受点伤才酷。”

洪阔漫不经心地从身后掏出一罐可乐,抠下拉环:“尊老爱幼懂不懂。”

“谁要你爱了。”林臻东的眼珠子转到洪阔被水大湿的手指上。

妈妈是不怎么让他喝可乐的,说是对身体不好。

洪阔常常拿这玩意儿引他,他也常常上当。

趁其不备,林臻东起身伸长手臂去拿那罐可乐,洪阔被他撞翻在凉席上,手却伸直了,可乐被晾在太阳底下呲呲地冒着泡。

手肘上的皮肤又聚拢成褶皱,跟拉手风琴似的,林臻东“哎哟”了一声,洪阔坐起来弯腰看他的手臂,林臻东趁机拉住他的手灌了一口,洒了一脸,有些还倒进了鼻孔里。

呛着呛着还朝人打了一个巨响无比的嗝。

洪阔装作很嫌弃似的立刻离他很远,手挥着空气:“酒鬼啊你?”

林臻东抹着嘴站起来,看见洪阔还坐在凉席上,腿上的绒毛在阳光底下变成金色。

“以后我喝酒肯定比你厉害。”

-

他总是莫名其妙地想听洪阔的话。

或许是十八周岁的生日会上被施以魔法。

昏昏沉沉地从车上下来,大屏幕播报着赛事情况,林臻东把萝卜似的把头盔从自己的头上拔下来,差点连头也一起从脖子上掉下来。

车队的其他人已经涌上来说着祝福的话,“牛逼”和“冠军”。

他从被汗打湿的发丝中间看见洪阔发红的脸,像那年夏天莫名其妙出现在胳膊肘上的红药水。

称完重以后出来,等着颁奖。

“别晃他了,都给晃懵了。”洪阔拧开一瓶水,先递给林臻东,“喝水。”

林臻东接过来先猛灌了半瓶,还要继续喝的时候被洪阔抢下来。

“你干嘛?”

莫名其妙。

洪阔把瓶口塞进自己嘴里,林臻东就看着他的喉结动来动去的,像一座小小的会移动的山丘。

洪阔把瓶盖拧回去,捏扁,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刚想说去那边等着,然后被林臻东一把揪住衣领塞进怀里。

“操,第一名!”林臻东说。

林臻东的手掌在他背后狠狠地拍了拍,洪阔也狠狠地拍了拍他。

领奖台上一起举起奖杯,香槟冲开瓶塞洒在身上,搂在肩上的手被打湿。

林臻东把酒倒进奖杯里,就着这场雨,先喝下半杯,然后转个向给洪阔。

他看见洪阔的脸埋在里面,酒从嘴角流出来打湿衣领。

林臻东舔了舔嘴,突然有点想喝可乐。

-

入了这行之后,林臻东默默地学了很久。

等到他终于可以参加参加拉力赛的时候,他选了洪阔做他的领航员。

大家都说你们俩以前都一块长大的,肯定特有默契吧。

林臻东笑笑没有说话。

上车之后答应得好好的事都忘记了,洪阔敲着窗框让他停车,摁开安全带,一个人下了车,车门都不给关上。

“去哪儿啊你!”林臻东把头伸出车窗往后看。

没有等到回答,林臻东暗骂一句,又把头塞进车里,关了门,被安全带勒回座位。

飞速倒车掀起一阵风沙,然后在停下来慢慢跟着洪阔的速度。

“上车啊!”林臻东企图从车窗里捕捉到洪阔的表情。

洪阔顿了一下,又转身绕到车头,走到林臻东那边,林臻东赶紧踩了刹车。

“一句话,你听不听我的?”洪阔居高临下地问他。

“行行行,听你的。”林臻东说,“赶紧上来。”

洪阔拉开门坐在他旁边。

“比女的还难哄......”林臻东企图用引擎声把自己的小声吐槽给盖过去。

“嗯?”洪阔翻开手上的本子,“你说什么?”

“没什么,今天天气挺热的。”林臻东说,“等会儿请你喝可乐。”

“冰的。”

“保证冰的,还带碴子你信不信?”

洪阔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笑:“开车。”

-

某某牌的润滑油请他们拍广告。

俩人本来条件也不差,打扮打扮拍出来的硬照还挺像样。

林臻东觉得洪阔好像有点晒黑了,脖子不抹粉的时候和脸有色差。

两人照着摄影师的要求摆着造型,背对背靠在一起,一脸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笑容。

结束以后金主爸爸还送了润滑油,握手说继续下回合作。

林臻东觉得自己的屁股有点痒,不是欠打的意思。

而是起了红色的小疹子。

“你挠屁股干嘛?”洪阔把外套挂在衣架上问他。

“我屁股上好像长痱子了。”林臻东拧着眉毛,“你没长吗?”

“没有啊。”

林臻东说:“我不信,给我看看。”

“???”

洪阔被林臻东按到沙发上,裤子上抽绳被解开。

林臻东问:“润滑油呢?”

洪阔说:“不是放车库里了吗?”

林臻东“啧”了一声:“谁问你那个润滑油了。”

起身翻了翻抽屉,从角落里翻出一个小瓶子,掂在手里抛了抛。

“我说的是这个。”

-

林臻东总觉得自己的梦想和爱情都很顺利。

林臻东转头问洪阔:“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一部电影里的两个角色啊?”

“啊。”洪阔捧着他的脸上下看了看,“这脸拍电影,票价起码四十元起。”

林臻东扑过去:“那是拍爱情电影还是动作电影呢,还是爱情动作电影呢?”

“洪阔。”林臻东俯下身去吻身下人的嘴角,“不好意思,我先入戏了。”


评论(29)
热度(329)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