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杏鲍菇

我可能很好吃

【曹斌X程勇】月涌大江流

-

文名很酷,文不酷。


一个旅游宣传片罢辽


有个私设

================================


 

 

 

莫名的一段生活空白期。

曹斌说你先缓缓。

三年,不短也不长,但感觉出来之后就有点脱了节似的。

程勇上街买菜的时候遇上一家旅行社门口有人发着传单。

一天也就赚个几十块钱,程勇想了想就顺势接过来了,还真是图文并茂,程勇翻到后面在右下角的一小块地方看到一则旅游咨询。

“贵州凯里,百节之乡......”云云。

配一幅苗族女生身穿民族服饰捧着一碗米酒微笑的图片,关键是,这位女生还挺好看的。

回了家先把饭煮上。

水没过米一点,放进电饭锅里按下煮饭的按键。

程勇撸起袖子洗了洗手,然后把塑料袋里的食材都拿出来,菜归菜肉归肉。

倒油,下肉,握着锅把一转,肉的边被烤上金黄色,再倒下蔬菜,颜色变得好看起来,趁着菜在锅里加热的时候,转身去案板上切点小米辣。

翻着铲几下,加上辣椒,出锅。

照样画葫芦般做了三菜一汤。

 

直到跟曹斌在桌上面对面吃饭的时候,程勇还不知道要不要往他的前小舅子的碗里夹点菜。

夹肉还是夹蒜薹?

程勇的筷子停在空气里,曹斌夹了一筷子的蒜薹和肉一起放到碗里,然后看着程勇:“你怎么不吃啊?”

“啊,吃了吃了。”程勇说,“你多吃点。”

工作辛苦了。

程勇把剩下的话在心里都消化了,一筷子蒜薹在嘴里喷喷香。

可能油放多了。

曹斌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两罐酒,放一罐在程勇面前:“喝?”

程勇拿过来打开,一阵气泡出来的声音。

曹斌他不刮胡子的吗?程勇看着曹斌下巴上的胡茬想。

难道是为了审问犯人的时候显得更有威胁力一点儿?

“看我干吗?”曹斌把啤酒罐放到桌上,下巴抬起来点点程勇的饭碗,“吃啊。”

“嗯,我这都第二碗了。”程勇扒了几口饭。

程勇做饭,曹斌洗碗。

这个工作一开始就分配好了,程勇住到曹斌家里的第一天曹斌就和他摊牌说我不会做饭。

程勇看了一圈客厅问他那你以前都吃什么啊?

泡面,外卖。曹斌在沙发上坐下来,什么都吃。

那你喜欢吃什么啊,程勇说,我也不怎么会做饭,就最普通的那种炒菜会一点。

那就最普通的,越普通越好。

 

程勇颇有点“寄人篱下”的味道,可他又不是林黛玉。

曹斌洗好碗擦了手,走到客厅坐到程勇身边,一起看着地方台上报道的新闻。

“那个,曹斌,我想跟你说件事儿。”程勇开口。

“嗯?”曹斌的手搭在沙发背上,程勇往后靠就相当于进了他的怀里,于是程勇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

“我打算去旅游。”程勇说。

“去哪?”

“凯里。”程勇翻出今天收到的那个旅游册子给曹斌看。

“彭浩老家?”曹斌接过来翻过去,“你一个人去?”

“嗯,散散心嘛,我看了,那里风景很好的。”程勇说。

“嗯哼。”曹斌拿食指弹了弹那个宣传单,“美女也挺多的。”

程勇看了他一眼没接茬。

曹斌按着程勇的肩膀把他按在靠背上:“一个人去不太好吧?要不一块去。”

程勇只当他在开玩笑:“别逗了,你那么忙,上厕所都得掐着时间吧?”

曹斌懒洋洋地回了一句:“可能天太热,人都懒得出来作案了。”

电视上刚好放到地铁上有人抢劫被人捉住按在地上的新闻。

两人都沉默了。

 

直到在车站取了票,程勇看着身边低头看杂志的曹斌还有点不太相信。

这人居然真的放假......

虽然说旅游的时间也不长,也就三四天的时间,地方小,玩起来也挺快。

无非是山山水水,花鸟鱼虫,风土人情。

没有动车,坐的火车,八个小时多的旅途,程勇打了一半时间的瞌睡。

曹斌耸了耸肩才把程勇给弄醒。

“一点都没防范意识。”曹斌看了看程勇手里拿着的包,“被人抢了估计也还不知道。”

程勇有点尴尬地拉开背包拉链瞧了瞧。

“下车。”曹斌指指窗外,“到了。”

“啊?这就到了。”

天已经黑了,出了车站,风携卷着热气携而来,扑得程勇一阵头晕。

打了车,曹斌告诉司机订的民宿的地址,抱着手臂靠在车后座上休息。

远处的山腰上灯光点点,车窗边掠过一排排路灯,在曹斌的脸上投下一片橙黄之后又变黑暗。

程勇看了会儿,在心里感叹道这位前小舅子长得是真好看,有鼻子有眼的,怎么这会儿还单着呢。

曹斌的眼皮动了动却没有睁开来,嘴一张就让程勇心里一惊:“看我干嘛呢?”

程勇转过头去假装四处看风景。

可能是太累了,也没有好好看看自己订的民宿,晕晕乎乎地冲了个澡,然后又迷迷糊糊地掀了被子睡着了。

像一个被设置好了程序的机器人。

 

第二天一早被曹斌拍醒,还好不是拍的脸。

程勇刷着牙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脸又肿了,拿手拍了拍,也是无济于事的。

今天要去苗寨。

虽然不算是旺季,但是人也绝对不能说是少的,民宿里的散客很多,大多数的旅游团都去了酒店。

估摸着要租辆车过去,程勇拉住一个人问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那人说打算去苗寨。

程勇问远不远啊?怎么去。

一溜的问题下来,走到曹斌身边说他们打算拼车过去,咱们要不要也一块?

曹斌看了看远处的散客群又看了看程勇,很随便地说了俩字儿:随便。

程勇过去交了钱和别人一块上了车。

曹斌挤在他边上,两人边上再坐两个人。

大家都互相问从哪里来,听到上海都觉得是大城市来的,纷纷问起上海现在的发展怎么样。

扯着淡就到了寨子口。

建在山上,下了车,先呼吸到的是没有灰尘的空气,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绿,掩映间是一片一片的木质建筑,让人心情很好。

今天水汽充足,还晃晃悠悠地飘着几片雾。

停车场已经停了几辆大巴,看来旅游团已经进去了,远远能望见不同颜色的旗子在人头顶上晃来晃去。

寨子口站着许多穿了苗族传统服饰的女人们,手中端着一碗碗的米酒。

苗家人爱喝酒,也擅酿酒。

程勇几乎是被怼着鼻孔给灌下去的,在T恤上留下几个不规则的水渍。

“够了够了。”程勇推着碗指着里面,“去里面再喝。”

跟别的游客似的走走停停拍拍照,不过拍的都是风景照。

木头建筑,湿润的土壤,淌过的河水和上面漂着的花瓣。

当程勇把手机放下来的时候他看见曹斌在垃圾桶旁边点了根烟。

“忍不住了啊?”程勇看看他,“跟我一样戒了多好。”

“我还不信塞你嘴里你也不吸。”曹斌这话说得有点挑衅,程勇立刻上了当。

“不信你试试。”

曹斌笑了一声,把烟蒂塞进程勇嘴里。

等燃了一段,灰摇摇欲坠的时候曹斌才把烟重新塞到自己嘴里:“牛啊。”

 

日至午后,高原地带空气也稀薄一些,日头更加猛烈,上午的水汽被驱散,地上的水洼都不见踪影。

两人跑到饭店里吹冷气顺便解决一餐。

酸汤鱼,又酸又辣又鲜,老板娘很自豪地说起鱼都是他们自己从江里捉来的,程勇问哪条江啊?

老板娘手一指,出去以后再往哪哪走一段路就可以看到了,还是长江的一段咧。

老板娘的普通话不太标准,不过很喜欢加上一些语气词,显得轻快又活泼。

这么厉害的啊,那等会要去看看的。

还有什么糯米饭,小黑药炖鸡之类的苗家独特的菜肴。

曹斌问这个小黑药炖鸡是什么啊。

老板娘说是种草药,清肺排毒滋阴补肾的。

曹斌被米酒给呛到,拿筷子点点,对着程勇说:“哥,那你得多吃点,补肾。”

程勇在桌子下踩了曹斌一脚。

 

跟在旅游团后面蹭导游的讲解,说这里还有最长的一座风雨桥。

手指着远处河上面的一座木质飞檐的桥,喏,就是那个了。

沿着河一路走,一路有摆摊的人,都穿着民族服饰。

石板路的缝隙里都是绿绿的青苔。

凯里真的是一座很绿的城市,绿得让人很舒服。

河水也是淡绿色的。

或许是强对流的天气,程勇买了一个手摇式的风扇对着自己流汗的脸颊猛吹,曹斌也凑过来蹭点风。

过了一会儿天气转阴,大家都说着要下雨了。

摊贩们很有经验地把遮雨的工具拿出来挡着商品,一边还吆喝着让游客们来买。

打了第一声雷之后不久雨就开始下起来,然后越来越大,水泥地面已经全部变黑了。

颇有些狼狈地跑到风雨桥上避雨,人已经很多了。

曹斌拉着程勇的胳膊不让他被人流给冲散,眼睛瞥到一处,一个人正趁着人多偷偷摸摸地往别人的屁兜后面摸过去。

曹斌朝他喊了一声以后,那人着急忙慌地想跑,但是人太多也无处可逃。

直接被钱包的主人转过头抓住了手腕。

程勇看着曹斌,把自己身后的背包移到胸前。

曹斌看他笑了笑说:“别人也不会偷你,一看就没钱的样子。”

 

晚餐是在民宿吃的,程勇问了问民宿的老板还有哪里好玩的。

老板说明天晚上苗寨有篝火晚会,跳舞烤肉喝酒热闹得很,可以去看看。

跳舞不行,烤肉和喝酒可以考虑考虑。

洗了澡,从钱包里摸出彭浩和家人的那张合影和车票。

对着灯光看了看。

不禁想起彭浩顶着一头黄毛穿着民族服饰的样子,忒不搭。

忍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觉得自己肚子疼了,笑完以后发现自己是真的肚子疼了。

催着曹斌赶紧洗好他要进去方便。

第二天没什么具体可说的。

两个大男人一块旅游就有点点奇怪,再加上二人之间的那一层关系就更加奇怪了。

程勇倒是想有点艳遇呢,无奈人小姑娘都盯着曹斌问这问那的,装着借钱还要人的微信号。

程勇掏出纸币说我有啊,问他借干嘛。

人姑娘还给他一白眼。

曹斌搂着程勇的肩膀笑着对姑娘说:“难得我哥不抠门啊。”

“去去去。”程勇把曹斌的手从肩膀上抖下去。

 

篝火晚会从下午就开始准备了。

广场上先是堆起木柴堆来,小孩子们好奇地围观,伸手去摸了摸又被父母给拉开。

程勇进了一个看起来还挺有民族风味的小店,卖手串卖明信片啊啥的,管店的是一个年轻姑娘,从大学放假回来帮家里人看店。

程勇看了看说挺好的,问姑娘你们这里能不能寄存东西啊?

姑娘问什么啊?

程勇掏出照片和车票说,我捡到的,你把它放明显一点的地方好不好?

姑娘想了想说好吧,看了看车票说这不是已经过期了吗?

程勇说没事儿,帮着一起找找主人呗。

夜晚将至,空气突然凉下来,像变成了一块夹心薄荷糖。

广场中心燃起火的时候,程勇和曹斌还在吃完饭,啃着个鸡腿看着店外的人都跑往一个方向去。

程勇也赶紧啃完,然后把手一擦,付了钱就拽着曹斌看热闹。

远处已经开始传来歌声。

程勇挤进人群,在缝隙里看见苗寨的阿哥阿妹们手拉着手唱着歌谣跳着苗族独一份儿的舞蹈。

也有人不甘示弱地加进这个圈子里,于是圈子变得越来越大。

程勇也忍不住跟着鼓起掌,有个跳广场舞跳惯了的大妈还到中间来了段solo,引得大家又笑又叫好。

待了一会儿,曹斌觉得头疼,拉着程勇到一边:“我们去看看江吧?”

“哪有人晚上看江的啊!”程勇像是喝米酒喝嗨了一样,火光照着半张脸都是红的,“看人美女跳舞多好。”

然而还是被扯着绕到了江边。

今天的月亮倒是很圆,但又不算整个儿都是圆的,仔细看有一点凹进去的地方,不过不碍事。

月影投到江水里的时候,就变成破碎的黄色,在水面上起起伏伏,像一幅很高雅的画。

程勇扶着栏杆往远处望。

“这就是长江了啊。”程勇感叹,“真牛,长江真他妈长.......”

“大家都是喝一样的水长大的。”曹斌背靠着栏杆看着程勇,“明天就回去了吧?”

“嗯。”程勇点点头,眼睛跟着月亮的影子起伏,“你说水底会不会也有个月亮。”

“嗯?”曹斌转过去,“嗯。”

“能不能给个确切的答案!”

曹斌无奈地看着他面前耍性子的前姐夫:“有。”

程勇又安静下去,偏着头,好像在听江水流淌的声音。

被江底的石块分开水体的声音,江中逆流的鱼好像吐了一圈泡泡,水里的月亮为它们照着前进的道路。

“那我也问你个问题,你也给我个确切的答案呗。”曹斌说。

“说。”

“我喜欢你。”曹斌看着水面上两个人黑糊糊的倒影,“你喜欢我吗?”

“......”

“刚刚谁中气十足地要我回答,现在又怂了?”

程勇从鼻子里挤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声音:“嗯.......”

曹斌装作没听清,凑过去:“嗯?”

“我说嗯!”程勇突然提高了音量,“嗯嗯嗯嗯!!”

“我也没让你在这儿拉屎啊。”曹斌憋着笑,“咱们回房间再拉,乖。”

 

-

“爸,今天赚了这么多。”姑娘把今天的收入给爸爸看。

“嗯,不错。”爸爸抬起头看到了那张照片和那张车票,愣了一会儿,拿下来问女儿,“这谁给你的?”

“啊?今天来的游客。”姑娘说,“怎么了吗?”

爸爸急急忙忙地跑出去,敲响了一家的门。

“老彭!这照片上是不是你?”

彭蠡拿过老花镜仔细看了看,捏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这,哪儿来的?”

“我姑娘今天看店,说是一个游客拿过来的。”

“诶诶老彭!”

彭蠡跑出门四处张望,只剩下天上的一轮月亮倒映在地面的水洼里。

像个很亮的电灯泡。



==================================

题名出自杜甫《旅夜书怀》中的两句:“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古诗里的江一般都指的是长江。

很神奇的是,我起初想到这句话的时候只是觉得这句诗很酷,后来去查一查才发现还是有些缘分的。

贵州凯里位于清水江畔,而清水江又是长江支流沅江上游河段。

虽然没去过,但是想来也是个很美的地方吧,真好。

“彭蠡”出自王勃的《滕王阁序》,纯粹地很喜欢这篇文章,就用作了彭爸爸的名字。


我每次写一对新的CP的时候都会既高兴又忐忑,高兴是因为可以给自己喜欢的cp写文,忐忑是因为怕写不好会ooc。

要是您能多在评论写下您的感受和建议就太好啦!


最后,这个CP的名字能确定一下就好了.....方便嗑粮


评论(35)
热度(410)

© 油炸杏鲍菇 | Powered by LOFTER